感谢连太,和我一起逐梦的人

Henri Matisse · The Dream

这篇文章,本来昨天发更合适,不过今天也不迟,表达感谢从来都不迟。

我是独狼性格,离开谁也活得下去。但是我的人生中没有出现连太,我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开心,这句话不是撒狗粮。每天早上睁开眼见到她,我都觉得快乐,就会说一句电影台词,来自我们都很喜欢的小津安二郎的《早上好》,里面那个孩子挂在嘴上的:Good moring! I love you!

现在工作中,常接触到一些特别优秀的孩子,连太经常感叹,我们同龄时和他们比,就是渣啊。这句话我只同意一半,因为连太从小就是最优秀那群人。

我和连太开始恋爱时,都还是孩子。有几年分处两地,生活的重心就是攒车票钱,够了就坐长途车一起呆几天,穷开心。所以,我从来不反对早恋。

有一次见面,连太穿了件衬衫,蓝白相间竖条纹,布料有细微的起泡感,手感很舒服。当时我们都没几件衣服,连太见我喜欢,索性就把这件衣服送给我。这件女式衬衫,我竟然穿了好几年。

我在成长过程中,身边没有好的引导者,一切靠自己的莽撞与运气。连太身上有些天生的特质:独立,不允许他人干涉自己;大气,让她占小便宜,相当于要她的命;体谅他人,善于穿他人的鞋子考虑问题;非常懂得欣赏他人的优点。这些特质,也慢慢传染给我,在很长时间内,她就是我的引导者。她不仅送我衬衫,还送我品格。

当然啦,我也有优点的。不然怎么配得上连太呢。就算她当时看走眼了,也早离开我了。

人的禀赋不同,所以人的成长路径也不同。爱情,一起成长,一起度过一生,就是两种不同禀赋的互相引导,不同路径的交叉延伸。

我的优点是:更加冷漠的独立,不吃你强压,更不怕你装可怜,“别人都这样”、“风俗是这样”,这些话从小对我没用,我是天生的100%的自愿主义者。更大的优点是,我对坏人,有狗一样灵敏的嗅觉,那些言而无信者、极度虚荣者、墙上画饼者、占小便宜者、善妒者、寄生虫、奸诈者,我见一面,聊聊天,基本闻得出他们身上的臭味,然后与他们一刀两断,彻底隔绝。

因为看起来过于决绝,连太多次看不惯我。但我知道,她只是还不知道这是好的。她还需要时间。

只凭连太的一些描述,我常跟她说,某某某是坏人,是个坑,要尽早认清。我甚至有次判断出某一人贪污。连太勃然大怒,认为我污人清白。一年多后,贪污犯败露,连太目瞪口呆。我一瞬间闻出的恶人之臭,连太总是花上几年才接受事实。我虽然很心疼她浪费的时间精力,但也深知,我们的成长路径不同,她有些轻而易举的本事,我也得学半辈子。

连太是出色的律师,诚信一流,专业一流,受人敬重。但在这个特殊的行业,她的侠气,她总是愿意再给坏人一次机会的品质,却成了拖累,大到坏人,小到占小便宜者,善于利用这点。有些案件,连太是给面子接的,那点钱,不够她买一件衣服,吃一顿饭,扣除成本,是亏本的,有意思的是,恰恰是这些人,反而认为照顾了连太业务,特别敢打扰她。

如果是我,可能一开始就让这些人滚蛋了。但是连太做不到,很苦恼,不知如何是好。

衣服再贵,一般人也不知道,几十块也能吃牛排,你告诉他们吃一顿好牛排上千块,他们认为你骗人,见识与经验的鸿沟,无法填平,自然,你更无法把存折和房产证随身带,让人知道“你的这点钱只是小钱,是我给你面子”其实很难。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们用一个人人都知道血脉强悍的品牌,一件人人都知道身价不菲的产品,让它替连太无声地发言。连太将信将疑,但也还是接受了我的建议。

我们做了决定,一向行动很快。马上去提了一部保时捷卡宴。

开了一段时间,连太说,确实有用。鸡零狗碎的要求,果然没人提了。让别人知道你的价值,能少很多烦恼。

前几天,我跟连太提了申请,现在我也会开车了,需要再买一部保时捷,一人一部,并肩同行。还在等她批复。

如果两个雪人用力拥抱,它们将合体成为一个雪人,再分成两个雪人,就是两个新雪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就是爱吧,离开了对方的给予,我不可能更新,我不接纳对方,也就失去自我更新的机会。

一生很长,一起设立目标,然后慢慢实现,这种美梦成真的感觉,它给人的满足,超越了物质与容颜。

谢谢你,陪我一起逐梦的人。我们一起变老,还可以实现很多梦想。

那个和你一起逐梦的人,融化了你,成就了你,你有什么想对TA说的?

长按识别小程序,录下你的感谢。逐梦不独行,将感谢传递给携手同行的人:谢谢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