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希特勒的区别……

我在内心,将遇见的人分成不同阶层。我在文章中也将人分成不同的阶层。

因为这种做法,有读者称我与希特勒无异,因为他也喜欢将人分为阶层,雅利安人好,犹太人坏。

被人称为纳粹,这当然是可怕的标签。现在的德国,是欧洲的白左发动机,爱心泛滥,英国人认为这样玩下去要破产,赶紧脱欧。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德国人怕被贴纳粹标签,他们已经不太敢表达自己对某些人的偏爱,更不敢表达自己不喜欢某些人,只能将爱心进行到底。从一个极端摇摆到了另一个极端。如果不刹车,迟早摆回另一个极端。

那么,我们能不能给人分类呢?能不能偏爱某一类人呢?

当然可以。

事实上,也存在分类。

比如,从税收的角度,分为净纳税阶层与净食税阶层。

净纳税阶层,即纳税额超过其得到的各类福利额,比如,一个人纳了100万税,得了5万福利,净纳税95万。而净食税阶层,恰好相反。也就是说,是前一个阶层在养后一个阶层。

一个国家管理者,聪明的话,自然格外爱护净纳税阶层,收割会有分寸,把他们弄死了弄残了,统治都成问题。而对净食税阶层的收买与照顾,也不会过度,胃口吊得太大,照顾得太好,彻底当寄生虫,就像现在欧洲支撑不下去的高福利国家,覆水难收。

回到个人层面,只要人在选择,他一定默默在心里将人分成上中下三等。

他认为上等的,靠近、学习、尽力维持关系。

中等的,得之不喜, 失之不悲,随缘。

下等的,避之唯恐不及,只是苦恼不懂如何拒绝。

有选择,就必有区别对待,就必有歧视。我们内心认定的下等人,我们都歧视,这没什么可否认的,声称自己不歧视人,要么虚伪,要么用了话术包装,类似奥威尔在《动物庄园》里所说的: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将人分类,或说歧视某些人,其实可以大方说的,所谓的“敢于说不”,独立的第一步,就是歧视你瞧不上的人。

孔子就大方说了:“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特别有智慧的,善于看穿事物本质的上智阶层,不容易被人左右。特别愚蠢的,也不要浪费时间,他们理解不了智慧,不要试图说服教育他们。

交流、传播的乐趣,孔子看来,应聚焦于中人以上。“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我常年实践与研究传播,认为他说得对。中人以上,保留了被说服的可能性,他们看起来被说服,其实是自身生长力、学习力的体现。

可是,人毕竟见识不够,有失误,也有香臭不分的时候,也会犯下“雅利安人好,犹太人坏”的歧视,会不会变成纳粹呢?

是的,很多歧视是荒唐的,经不起检验,这些歧视还特别固执,但是放心,这也不是纳粹。

你和希特勒最大的区别是,你无法暴力毁灭你歧视的人。只有使用暴力侵犯被歧视者的财产与身体,才是希特勒。

当无法暴力侵犯被歧视者时,错误的歧视才会被纠正,你歧视一个优秀的人,你就无法分享他的优秀,受损失的是你自己,你歧视一个持有正确理念的人,你只好继续受错误理念伤害。吃的亏多了,你的水准就会提升,就更容易准确歧视。

人与人的区别,大过人与狗。对于那些连狗都不如的人,大胆歧视,大胆说不。

歧视不会让你成为希特勒,正如喜欢绘画不会让你成为希特勒,即使希特勒也喜欢绘画。 

推荐:“观念贱民”的口头禅:你当然应该照顾我这个穷人!

上文:你为何在北京混不下去?你为何不健康?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