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后悔了,但悔得不够

Victor Zaretsky · Labor City

中国恐惧人口的时代已经结束,争夺人口的时代已经开始。

中国的人口也从增量时代进入了存量时代,无论怎么鼓励,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人口的出生率自然就是下降的,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律。中国应该很快会进入生育自由的阶段,但是人口的绝对数量,大概就那些了。

这意味着,你抢走一个人,其他地方就少一个人。而人,是最基本的创造财富的源泉。越富的城市,总是人口更多、更密集的。

近一年来,北京上海赶人,其他城市抢人,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奇特现象。

抢人的效果很好:

据武汉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大学生留汉人数30.1万人,是2016年的3.1倍;大学生在汉新落户14.2万人,是2016年的9.6倍。截至2017年底,武汉户籍人口总数853.65万。这一数据较2016年的833.84万户籍人口增加了近20万人,为历年最高值。

据成都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相较于2016年,成都2017年的常住人口增加了12.71万人,同比增长0.79%;户籍人口增加了36.4万人,同比增长了2.6%。如果将一线城市也加入比较,成都2017年36.4万户籍增加量可以排在全国第三位,仅次于深圳、广州。

据长沙和西安各自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年末,长沙户籍人口增加了27.3万人,西安户籍人口增加了25.7万。

人口流入了,或许还会流出,但是人有惰性,到了一个城市,结婚生子,买房置业,一般就会比较长久地呆在当地,争夺人口,对发展经济来说,是一劳永逸的美事。

前不久写文章,做了个猜想,中国接下来的城市发展,是北京上海控制人口,其他城市抢夺人口。后者有数据证明了。但是前者突然来了个转身,不再把人口视为负担,也开始抢人了:

近日,北京市人社局公布引进人才管理试行办法,建立优秀人才引进的“绿色通道”,支持优秀创新创业团队引进人才,加大科技创新、科技创新服务、文化创意、体育、金融、高技能等人才引进力度,其中高薪科技创新人才可申请落户。

而上海,继此前发布的人才政策“30条”基础上,又在3月26日出台了《上海加快实施人才高峰工程行动方案》,上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求人才,特别是卓越人才”。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北京上海是中国的领先城市,基础更好,机会更多,在同等条件下,对人口具有更大的吸引力,只要开放,完全不愁人口增长,轻松迎接自己成为全球最伟大城市的命运。若将人口增长,以及其自然呈现出的密集、“混乱”、压力、竞争,视为“城市病”,以致驱逐人口,那就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其他城市,巴不得北京上海长期执行“驱离北上”的政策。

北京上海的政策转向,当然体现了很强的纠错能力。这是值得恭喜的。不过,在我看来,还不够。

它们还有充分的自信,因为我是最好的城市,所以只摘最甜的果子,我对高端人才打开大门。其他的,我就不要了,你穷、你没学历、你不年轻,进不了城门。

城市的人口结构,就像金字塔,塔尖上的高端人才,必须依赖足够多的服务,没有快递小哥,没有家政小妹,早餐店全关了,高端人才不得不自给自足,浪费自己的时间精力,呆不了多久,他就会离开。城市是高端人才的,更是其他人口的,这就是城市的正常生态。

欢迎高端,拒绝低端,这种人口政策,自相矛盾,无法持久。现在城市间的人口竞争,都在犯这种错误,程度不同而已,都有种种设限。

终极的人口竞争政策,只有六个字:你想来,就落户。我的准入门槛,就是你的自愿选择。热点城市,哪一座城市有勇气、有见识做到这点,哪一座城市就将领先。

城市是人们自愿选择的产物,给的自由越多,城市越伟大。

推荐:1亿人进城?我对新城市化政策的解读

上文:鼓吹战争,是失败者的一大特征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