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这段视频你一定已经看过:

这样一顿暴揍,出人命也不意外。还好,结局没那么糟,这熊孩子只是轻微受伤,打人的郭某被处以治安拘留15日并处罚款。

打人的郭某,同情他,当然极度政治不正确,也不合情理,即使被熊孩子踢了三脚,他的报复也不符合比例原则,惩罚过重。

如果你处于郭某的处境,叫一个孩子安静一点,被回以三连踢,99%的人,可能自认倒霉,最多骂一句了事。因为你稍做推演,就知道自己的应对几乎都不合适:

说道理?听道理就不至于成为熊孩子了。

对骂对打?吃瓜群众认为你是笑话,跟一个孩子较劲。再说了,你有顾忌,不敢用力,未必能占孩子的便宜。

在熊孩子面前,几乎所有受害者都毫无办法,只能忍受,祈祷他赶快离开。而他的监护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往往还觉得他无比可爱,你不懂欣赏就是冷血的怪人。

声称自己的熊孩子可爱,与声称自己的狗不会咬人,是著名的两大自欺欺人。

这次新闻出来后,评论有许多同情郭某的,也让很多人觉得害怕,以为社会如此戾气。放心吧,他们在生活中碰上熊孩子,就算被踢了,也不会有什么过激反应。人毕竟是理性动物,权衡利弊后,总是会做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绝大多数熊孩子也能顺利长大的,其中的多数如愿长成令人烦恼的成年人。

熊孩子像生活中一切不如意的小事一样,较真,不值得,但确实又在折磨你的神经。这就是所谓的生命不承受之轻,大灾难,大邪恶,你动用所有意志与力量对抗,有的放矢,反而更能忍受。

极轻的烦恼,尖刀刮玻璃的声音,孩子踢你几脚,它像火苗一样不起眼,可是不小心点燃了炸药,后果就是毁灭。那个暴揍熊孩子的郭某,就是一个不能用常态来分析的人,可以视之精神不稳定、情绪控制能力比较弱的人,简单说,是病人。

当然,我的意思不是病人可以逃脱惩罚,而是惩罚对病人并无意义。激情犯罪,突然就把人伤了、杀了,他们平时往往是正常人,品质也不比平均值低,甚至还很聪明,但在激情的瞬间,理智灰飞烟灭,只剩下动物性的狂暴,伤人要坐牢,杀人要偿命,这些可怕的惩罚,他们当时是想不起来的。

这类人和熊孩子一样,是有一定比例的。如果你侵犯他们,那么惹来不成比例的报复,一点也不意外,你受到巨大的伤害,甚至死了,那么,惩罚他并不能改变你的悲惨。

有句套话叫做法律能够保护我们。其实并不严密,在这种激情犯罪中,法律保护不了你,你都死了,保护你什么呢?一个人保护自己,保护孩子,最重要的是选择风险较低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要教育孩子有礼貌,不可侵犯他人?这就是让他生活得比较安全,这种方式风险低。他出门不会惹麻烦,更不会去挑衅力量远胜于自己的对手。

熊孩子的特点就是绝对的自我中心,以哭闹、暴力为要挟,家长无限退让,毫无原则,并且以为别人也要如此。这样孩子缺乏边界感。他的边界感建立,必然要在受到暴力阻击后才有所认识,幸运的话,这阻击来自同龄人,力量相当,吃点小苦头。不幸的话,去挑衅更强、更躁狂的对手,那么,阻击可能就是致命的。

向孩子传递“全世界都会宠你”的信息,那是极其危险的,因为真相是,除了家人,其他人并不会宠他。被家长宠坏的熊孩子,往往是其他人憎恨的对象,风险也随之放大。

不让孩子变熊,最大的受益者,是你自己的孩子。

推荐:我为资质一般的穷孩子设定的求学工作计划

上文:连叔有请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连叔有请 | 是妈妈虚荣,还是我不孝?谁有病?

August Macke · Promenade

连叔,你好:

最近有个问题困扰我,很想听听您的意见。我生在一个靠近省会城市的县城。我父母的家族过去在我们县城里都算书香世家,有点脸面的。我妈妈是个小学教师,十分勤劳踏实,是非常信奉女主内传统的女性。我爸爸是个头脑聪明又有冲劲的人,早年有本职工作的同时还成功经营了许多生意,和我妈妈很搭的是他是完全主外的大男子。所以在我9岁以前,家境十分好,家里迎来送往的好不热闹。然而,在我9岁那年爸爸因病逝世了。从那以后我的成长过程里虽也不愁吃穿(其实妈妈自己有工作收入,再加上用爸爸留下的钱做点民间借贷理财,我们的生活也还算宽裕),但我自己不知道为啥也会渐渐懂得不乱花钱,很小的时候就感觉肩负重任。

14年前妈妈带我改嫁到省会城市,目前和继父一起三个人生活在一套妈妈和继父共同出资购买的商品房里。最近10年随着通货膨胀以及前两年妈妈借了大笔钱给人后被人卷款逃跑,家里的经济远不如过去富裕。

目前,妈妈已退休,领4000多块的退休金,继父国企下岗后自谋职业了几年,两年前没有继续工作,因也未到退休年龄,所以申请了失业人员补助闲赋在家。父母都不到60岁,他们自己还有十来万的积蓄。他们自己常说觉得自己还不太老,还想做点工作赚钱。我先后建议他们在小区里开个小卖部或麻将馆,或者做微商试试卖水果之类的,但都不见他们有什么反应,他们还是希望找那种固定性的工作,领个两三千的工资(上一辈人受铁饭碗模式影响真的很深)。我自己是体制内的小科员,为了赚外快还在一个亲戚的公司兼职。

过年前,开公司的亲戚想让我妈妈去一个身家百亿的朋友家里做保姆,主要工作是做卫生和煮饭,没有老人小孩需要伺候,唯一的缺点是要住家,但薪资比市场行情价要高出一两千。亲戚因为知道我妈妈是个十分勤劳负责的人及目前家里的情况,所以极力劝说我妈妈去工作。但妈妈和继父都觉得给人做保姆是件丢人的事情(包括之前继父也不愿意当保安)。妈妈说:以前年轻的时候家里雇两个保姆给我干活,现在临老了要去给别人当保姆,我丢不起这个人。何况我们家是书香世家,全家都是读书人,怎么能去干保姆呢。

虽然我不赞同她对工作高低划分的想法,但是也没坚持劝说她去工作。一是因为妈妈把我拉扯大已经很不容易,也能理解她的心理落差。现在本该是我孝敬她的时候,只怪我自己目前没能力,我没有立场和资格说妈妈任何不是。二是考虑到她身体情况可能也胜任不了太高强度的工作。所以我跟妈妈说:如果你觉得自己身体吃得消可以试试,吃不消就算了。妈妈问我:难道你不觉得我去干保姆会给你丢人吗?我说:并不会。又不是作奸犯科,凭诚实劳动赚钱,有什么丢人的?你现在的情况想干别的工作也不太可能。你完全没必要放不下过去的生活,人生总是有起伏的。也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因为讲闲言碎语的人都不是真心关心你过得如何的人。我妈说:要是让我同事知道我沦落得去当保姆,我怎么抬得起头,我以前多风光。你心态怎么这么好。我说:我20年前我爸就给我买大几百块的衣服,穿不了几次因为长高了就送人。现在超过300块的衣服我都得纠结一下买不买,如果我老想着过去我怎么活?我也没自命清高又自怨自艾,现状由不得我,我不得努力工作改变现状吗?

可能我的话刺伤到她,她回说:你是要努力工作,我都退休了我不用努力了。我多么希望你对我说,妈妈你去享福吧,怎么能给人当保姆呢?这种活儿我们坚决是不干的。

连叔,我妈这句话真是扎我的心。确实是因为我目前还没有很多钱,没有底气在好心提供工作机会的亲戚面前摆谱,嫌弃人家介绍的工作低级,也没底气拒绝一份还不错的收入(我没有想妈妈赚了钱要给我,只是想她可以有多点积蓄傍身,以防生病意外等等。我自己去年买了一份重疾险,但是父母的年龄已经太大,一年的保费要大几万,我负担不起。)同时,我也一直贯彻不要太把自己太当回事的价值观,又想体面舒服,又想赚钱的春秋大梦我从来不做,我深刻知道任何事都要付出,脑力体力甚至迂腐的所谓尊严。

妈妈最终是没去干这份工,其实这对生活没有太实质性的影响,因为没到不干这份工就揭不开锅的程度(大概也是因为紧迫性不够所以妈妈和继父虽然嘴上说想工作,但实际上还是觉得现状可以接受)。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完全没有不让妈妈再去工作的想法?我这样算不孝算自私吗?这仅仅只是因为缺钱?还是我太理性冷血?我这字里行间有没有流露对父母的怨,对生活的怨?如果真的有我又不自知,我害怕自己被这种怨吞噬扭曲。连叔,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处理如何面对这件事呢?

单亲家庭长大内心很敏感的香菇


连叔按:

今天,我作个实验,让读者来回答香菇的问题,所以叫做“连叔有请”。

我的评论区一向藏龙卧虎,这个实验,或许很有意思。

对香菇的疑问,你的看法是什么?


推荐:什么是男子气?

上文:还好事情总是容易开始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事情总是很难完成,还好事情总是容易开始

George Luks· The Wrestlers

这是第33期下周很重要,借这位朋友的留言当个由头:

没有什么值得做的事是容易完成的。

没有什么值得做的事是不容易开始的。

告诉我,也告诉你自己,告诉你的朋友,你下周要做什么值得做的事。

推荐:为何下周对你很重要?

上文:那我们骂娱乐圈吧!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那我们骂娱乐圈吧!

Auguste Rodin · Danaid

中国没有芯片,骂娱乐圈总可以吧?有人这么说。听起来也确实合理,其实很多人在骂了:你看,戏子一次出场费,高过院士一年工资!

我的答案是,即使有人该骂,骂娱乐明星也是不对的。

明星的高收入,似乎来得太容易了,打扮得美美的,摆摆pose,聊聊家常,秀一场,挣得比你一年还多,怎不令人心碎。

骂明星,也是中外皆然的政治正确,中国好像尤其正确。而且越骂越气。

论演技,太多人不行了,花瓶!

论漂亮,见过太多路人比明星漂亮。自恋一点的,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我就长得比她们美!

论私生活,明星不比我高尚!

论思想,他们能有什么思想!

那么,凭什么他们有这么高的收入?

某种程度上,凭运气。一个人能否成为明星,个人努力是完全不够的,运气很重要,北影两个同班同学,小张与小王一样漂亮,专业一样好,小张被某个导演选中,出演某个角色,大红大紫,名利双收,小王一点也没偷懒,演了很多角色,但就是从来不红,拿着平均水准的收入。所以,娱乐圈迷信一点,我是可以理解的,但凡运气很重要的行业,都容易迷信,这时候迷信是一种心理安慰。

如果我们骂一个人运气好。那么,可骂之人就太多了,富二代、拆二代,幸运精子俱乐部的成员,完全不要努力,生来就有钱,该骂。别人天生很聪明,是运气,也该骂,他读书轻松,次次考第一,我每天熬到深夜,成绩就是不如他,最后,我勉强混了个二本毕业,他却成了院士,你说,这公平吗?

人生有很多不如意,大多数人活得也辛苦,有不安全感,有焦虑,有愤怒,这些情绪特别容易转移到某件自以为正确的事情上,以合理的方式发泄出来,比如,对孩子特别严格,对他们提出极高的、完成不了要求;比如,责怪家人贪图享受,追求物质,欲望太多。

骂明星,就是一种情绪的转移。骂的人,并非真的关心芯片事业,只不过,这么骂显得特别正确,合情合理地发泄了,爽。

如果你认为中国一定要有自己的芯片,那应该骂谁呢?

骂你自己。

现在的芯片巨头,都是私企,不是哪一国的国企。中国也没有禁止你做芯片,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不做呢?

你不会?那你也可以把财产捐给你认为会的人,委托他们做。当然,最后未必做得出来,发明创新这种东西,也是大投入,靠运气的事,做不出来,你的钱没了,你得认。

我估计,骂得再凶的人,也不会捐钱。要从自己口袋掏钱,人马上就会理性起来。

凡是自愿的结果,总是最好的结果。包括各类分工,包括各种人的收入。

最后说一声,以为运气一来,成为明星,从此天天数钱,这也是错误的认知,那些能够长期走红的明星,是万事俱备,只欠运气的人,运气一来,有能力把握,有能量维持,有勤奋做大,素质不够,运气花完就没了。你以为林志玲保持身材与容貌容易?嗲嗲地说几句大家都爱听的话容易?都不容易。看看你身边那些曾经的帅哥美女,中年残成什么模样,就知道有多不容易。

这世界的残酷真相之一是,那些你骂的人,大概率比你更聪明、更勤奋。

这世界的残酷真相之二是,如果你很爱骂人,以为别人应该为你创造一个好世界,那么,世界的错误之源,往往就在你身上,中国没有芯片的责任,你是多一点的。

推荐:给家人高级一点的自由

上文:国家有难骂茅台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国家有难骂茅台

因为芯片被卡,最近骂茅台、骂地产的声音很大,大致的逻辑是,商人们都去酿酒炒地了,怎么可能会有芯片?

这种说法其实不成立,美国的酒业、地产业,一点不比中国落后,照样不妨碍人家有高科技。

单说茅台这家公司吧。其实是非常出色的,值得其他企业(包括高科技企业)学习,但是,骂茅台是中国舆论场里绝对的政治正确,骂茅台几乎等于骂腐败,骂不公不义,一件好产品,成了情绪的发泄口。

估计将来也还会这样。但你稍有市场常识后,应该就不会骂它了。

我爱喝酒,可能喝过世上大多数知名的酒。我认为,茅台是最出色的,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酒,家里没有茅台,我会慌张。也正因为有这体验,十多年来,才会始终觉得茅台股票便宜,也有定力一直持有,把酒钱全部赚回来了。

几年前,媒体炒作的塑化剂风波,几乎将中国白酒业一网打尽,连茅台也难幸免,市盈率一度打到低于10倍。现在倒回去想,那可能是一场极为高明的做空,动员舆论将小事无限放大,不加区别打击。对酒并不了解的人,又将茅台与腐败挂钩,几乎都信了舆论,认为茅台就是塑化剂勾兑出来的,同时还有点幸灾乐祸:活该你们喝这种毒品!

那段时间,有人跟我议论这事,我就说,只要会喝酒的人,都会像我一样,选择相信茅台,也劝人买进茅台股票,那是百年一遇的好机会,再也不可能以这么低的市盈率买到茅台股票。可惜几乎没人听我的,只有一个家人听我的,全力投入,持股至今,发了财。

中国是酿酒大国,有很多好品牌,茅台原来并不是最大的。它成为今天的世界第一,和它遇上出色的企业家季克良先生有关。

季先生大学毕业就分配到贵州这个穷乡僻壤的小酒厂,有定力、有远见、不焦虑,一步步做起,将酒厂由小做大,做成上市公司,做成股市里的著名股票,其中经历起起伏伏,更是抵抗住了行业里急功近利赚快钱的浮躁。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将自己的企业家人格转化成了企业“人格”,制度化、标准化了,企业的长青基业奠定,后来者只要遵守即可。

茅台酒、茅台镇,甚至贵州,如果没有遇上季克良这样一个企业家,都会减色不少,甚至,茅台品牌烂掉,也有可能。

这就是企业家的重要性,可遇不可求,计划不出来,也不是集中力量就必然出现。季克良先生身上这种耗尽毕生功力打磨一件产品的企业家精神,是共通的,杰出的酿酒大师有,优秀的地产商有,研究与制造芯片的科学也有,他们不是敌人,他们是亲人,只有禀赋不同,偏好不同,各自的领域不同。

中国有很多好产品,中国也有很多杰出的企业家,但是因为偏见,因为妄自菲薄,我们看不到他们的优点,甚至还时不时自己踩一脚。

中国也有很多缺陷,有些一流的产品甚至长期(不说永远)无法生产,但是因为偏见,因为妄自尊大,我们看不到别人的优点,时不时要踩人一脚。

只在这两种情绪中打转,是精神不太正常,心理不太健康的表现。

正常的人应该这样看问题:季克良先生打造了茅台,很了不起,一个国家,有一流的好酒,值得自豪,造芯片的人应该向他学习。高通、因特尔研制了一流芯片,很了不起,它们有可能是市场上长期的、不可替代的领先者,在这前提下,大家如何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不给合作制造麻烦。

市场会诞生许多优秀的企业家和企业,它们彼此依赖,互相合作,谁都不可能自给自足,企业家精神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合作,善于取得别人信任,善于当朋友。酷爱斗争哲学的人,是不可能成为企业家的,也不会欣赏企业家,国家有难骂茅台,就是斗争哲学的体现,已有的杰出企业家都不尊重,你以后会尊重做芯片的?

推荐:压力是爱的礼物

上文:特朗普很聪明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