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送别墅送成笑话?这是人性决定的

Edwin Henry Landseer · Saved

湛江富豪陈先生送乡亲别墅,耗资2亿,但分配却出现困难。

有村民提出子女已经结婚或即将结婚,希望再多要一两套;有的村民户口早已外迁,也希望回村分房;甚至有村民表示如果要拆旧房建二期工程,除了按计划给他们分配别墅,还得支付赔偿。

这新闻出现时,有不少人等候反转,陈先生不是傻子,后面一定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别墅只是借口。几天过去了,确实有媒体去调查了,不过,并不存在所谓的反转。现在看来,陈先生确实只是一个想报恩的傻子,他的慷慨是真诚的。

陈先生是湛江遂溪县官湖村唯一考上北大的孩子,上世纪80年代,他从湛江到北京的20多元路费都是乡亲们凑齐的。

陈先生爱报恩,实打实回馈,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他开始在官湖村开展一系列自愿的扶贫:

他捐建村里的小学和幼儿园,每月给老师1000元私人补助。

2012年他在村里租赁荒地,投资3亿元左右成立规模化养殖基地。为了降低村民养猪的投入风险,他在村里成立育肥公司。公司出面为养殖户提供猪栏、猪苗、饲料、兽医等,并提供全套的养殖培训和饲养方法。等到土猪在8个月后出栏时,以较为稳定的价格向农户收购。  

他考虑到那些没有养猪的农户,他又以10倍的价格承包了林地,改建荔枝园。没有养猪的农户每家都可获得5亩地。

最后,就是2012年陈先生决定上马的258套别墅。据称,他对别墅质量要求严格,多有返工。一期工程去年底完成,可容纳138户家庭入住。

陈先生简直就是以个人之力,包办了官湖村的幸福,这里人,有书读、有工作、有别墅住,一切都由他买单。当年资助他路费,换来全村衣食无忧,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故事。

遗憾的是,这个完美的故事中,忽略了真实的人性。注定要出问题。

既然陈先生自愿的福利,是平均主义的,那么,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权要求得到公正的待遇:我不能比别人得到的更少。我种荔枝得到陈先生的照顾,但我得到的比养猪的人少,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是:凭什么不让我养猪多赚钱?

当利益大到是一栋免费别墅时,你认为我没有资格分,我认为有,为什么不能提?不能争?你认为我家只能分一栋,可是我分家了,为何不能分两栋?将大多数人处于这种巨大的免费福利的境地,反应都是相似的:人不会因为福利是免费的而知足,人会因为它是免费的而要更多,会以为别人得到更多而心生怨恨。

平均主义的免费福利,必然诱发精神上的堕落。它不能真正让人富裕,它将引起精神上的持久贫穷。一个人能够一直得到福利,为什么要工作呢?为什么不要更多福利呢?

陈先生也有能力不停满足,他说:“二期照建,骂我也建,我没那么小气……有预期,就不会伤心,就不会心寒。总体上,我对未来,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风气,都是乐观主义者。”

但是二期建完,满足所有要求,纷争也不会止息。你的别墅朝向更好,我心里不舒服;我的别墅出了问题,陈先生是不是要帮我维修?陈先生想当神,就得像神一样万能。人性是不变的。再乐观的人也改变不了人性。

其实,陈先生回乡办企业,只按市场规律来,不带一点福利色彩,愿意来干活的,给活干,不合格的,解雇,干得好的,加薪。那样,或许没有慈善家的美名,可能还得忍受一点骂名。但是带给村民的,却更多,那样真正鼓励了更优秀的、更勤奋的村民发财,然后大家根据不同财力盖房子,你的一切都是你挣的,不是我送的。要想活得好,只有靠自己。

给自由就好,福利是多余的。福利误事误人,这次送别墅,一次土豪版“我为你好”事件,可以算是一个警讯吧。大派福利,让双方都尴尬,都成为某种意义上的笑话。

推荐:一人造作,全家倒霉

上文:他找小姐之后,竟然敢发脾气,这是什么心理?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