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要培育的重要阶层是?

Claude Mone· Sunset on the Seine at Lavacourt, Winter Effect

接下来十多年时间里,什么人最受欢迎?

刘鹤,当前中国经济领域最有权力的人之一,给的答案是:企业家。

他说:“中国应像尊重科学家一样尊重企业家,给其以应有的回报,这样才能培养出一个企业家阶层。”

什么是企业家?就是那些为了追逐利润而承担风险的人。他们在逐利的过程中,满足了需求,完成了创新。企业家就是冒险家。

无人冒险的社会,是停滞的。

而冒险的成本很高,风险很大。一个人想当企业家,他筹集资金,投入时间,一旦失败,他不仅没了时间,还将欠下债务,许多人因为一次投资失败,一生无法再起。

当你决定创业时,一年后成功的概率有多大呢?20%。据据彭博(Bloomberg)数据显示,大约有80%的创业公司在一年内就宣告失败了。

从成功的概率来说,创业,成为企业家,必然就是冒险的过程。

现在风光无限的企业家,他们都有发愁开不出工资,感觉企业明天就要死掉的至暗时刻,也多有想卖掉自己企业而无人接手的尴尬,最后不得不自己将之做大。

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了这压力。

所以,整个人类社会都受益于这些冒险家。他们冒险失败了,成本自己承担。他们冒险成功了,就给我们提供更新更好的服务和产品。

高风险,高收益,那些少数成功的企业家,获得了巨大的财富,是应该的。它也激励后来者冒险,这样,才会不停有伟大的创新,伟大的企业似乎也能无中生有地变出来。

如果没有高收益,只剩下高风险,那么,再有冒险精神的人,都会放弃成为企业家。

企业家的收益,很容易被剥夺,当他的财富多到一定程度时,就变得笨重,他的企业、他的资产、他的市场,都不太可能转移,至少不可能迅速转移。企业所在地的权势者,比如一把手官员,打着各种旗号剥夺企业家收益,企业家基本没有还手能力。“开门招商,关门打狗”策略就是这么产生的,你的钱来了,你的企业做大了,我抢走,你毫无办法。

一个地方这种事做得多了,没人愿意去当企业家,自然越来越穷。

刘鹤说要给企业家“以应有的回报”,我的理解就是不要眼红,企业家赚了再多钱,都是该得的,成功的企业家越富裕、越安全,其激励机制越明显,企业家就越多。富一个,宰一个,系统性、制度性仇富的恶名一出来,那就没希望了。

全球所有的政府,目前仍然是牌局中最重要的玩家,它重要到可以制定游戏规则,也可以掀桌子不认规则。桌子掀得多的地方,没人敢玩。大玩家能克制、守规矩,别人才敢玩。

刘鹤多次论及鼓励与爱护企业家,可能也体现了决策层的渴望。

无论政治潮向如何转变,科学家,始终还是比较受尊重的,这里面有人们的共识,知道科学很重要,它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而对同样是改善了人们生活,甚至是科学主要资助者的企业家,人们却并没有这个共识,还有太多仇视企业家的偏见。刘鹤将企业家与科学家并列,以示尊重,这是好事,表示了决策层不认同对企业家的偏见,在接下来的时间,你当企业家(同时没有政治野心),那么,你的财富可能是安全的,你的地位也会提升。

中国是出企业家的地方,让企业家觉得安全,则中国更加富裕,几乎是必然的。

推荐:为何企业家不怕嘲讽,迅速改变错误?

上文:那些令人永陷寒门的寒门观念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