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条健康建议,顺便说说鸿茅药酒事件

J. E. H. MacDonald · The Supply Boat

昨天的文章,炸出了许多出色的老年读者,出乎我的意料。

我以后,会适当多写一点老年人关心的话题。尽量当当年轻人与老年人之间沟通的桥梁。

最近闹得很凶的鸿茅药酒事件,其消费者主要就是老年人。老年人更关心自己的健康,这也属必然。

我的健康建议有几条,先说不会引起争议的:

1、营养均衡。这在物质丰盛的现在,很容易做到。

2、保持运动。每天走够步数,有基础的,跑跑步,去健身房撸撸铁,都可以,我常去的健身房就有几个老人,肌肉线条都不错。

3、锻炼大脑。阅读、旅游、学习新技能,最好是继续工作,有一份退休金在手,又不像年轻人要供房、要养孩子,退休后的新工作,压力更小,乐趣更多。财务自由的乐趣不是可以不工作,而是可以更按自己愿望工作。

4、定期体检

当然了,人不可能不生病,万一生病时,我的建议是最后一条,这有争议:

5、用现代医学看病。放弃中医、偏方、药酒、求神问卜之类的原始医学、巫术医学。

每次说到这个话题都会引起一些人的愤怒,要想不痛快,就开启现代医学与中医的论争,最后一定是双方互骂傻逼收场。

我只接受现代医学,是因为它符合因果律,它经过严密的科学论证与实验,更值得信任。我认为现代医学更能保障我的健康,有些疾病,现代医学没办法,那就是没办法。

不接受现代医学,或者认为有比科学更牛逼的、玄而又玄的医学,那自然更容易相信怪力乱神,越离奇越吸引人,喝点药酒算什么?

中医在中国是一种信仰,信仰可以脱离逻辑与规律存在。理解了这点,就不会太较劲,毕竟,也没有强迫人人必须看中医,现代医学还是主流,看什么医生,主动权在消费者自己。别人信中医、看中医,我并不会觉得冒犯我,那是他的自由,他是自己身体的主人。有人呼吁取缔中医,我觉得那不是自由社会该做的事,只要有自愿交易,中医就该永远存在。

当然,某件药品有没有危害(包括所有医学,从现代医学到原始医学),这从来不该禁止专业人士讨论(业余人士也可以说,但意见就不重要了),这次鸿茅药酒事件,警察跨省抓捕谭秦东医生,从官媒到民间,舆论罕见的同仇敌忾,就在于,它侵犯了人们正常讨论的底线。

它如果采取不作为的方法,你说你的,我卖我的,那么,什么事也没有。有些保有学习能力的人,看了医生的文章,或许不再喝这药酒了,但很多信仰者是不为所动的,甚至会更加激烈地维护立场。况且,还有新的信仰者加入。

一个人的改变,是非常难的。我有一个妹妹曾经长期供职世界一流药企的科研部门,在家不遗余力地科普,她表达能力强,也有耐心,但也是经常碰一鼻子灰。大范围一点观察我的亲友圈,就更热闹了,信排毒、寻古方、泡药酒、自学老中医、甚至见人就给开药,以神医自居的,都有,全都自得其乐,我估计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我更不可能尝试去改变他们。我认为说服的方式,纯被动是最好的。你问我,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会表达得让你可以接受,毕竟,没有情商的话,再有价值的理念,都成尬聊,你更不想接受了。但是,说完后,你接不接受,是你的事。你接受,我开心,你不接受,也别骂我。

最后一条建议是:不要太机械,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

都按健康教条来,人活着也太没意思了。比如亲友间的聚餐,那是极不健康的:一坐几小时,不健康;喝酒,不健康;短时间大量摄入热量,不健康。若因此不参加一切聚餐,固然是健康了,但也很无趣吧?偶尔放松一下吧,今天多吃了,明天少吃一点,运动量大一点。

现在不缺正确的观念,缺的是你有无能力识别并遵守正确的观念。人的快乐、人的健康、人的成就,往往是其知识体系的体现。人的痛苦、人的自残、人的失败,往往也是其知识体系的体现。

推荐:不许再跑步!

上文:好爷爷的重要性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