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有难骂茅台

因为芯片被卡,最近骂茅台、骂地产的声音很大,大致的逻辑是,商人们都去酿酒炒地了,怎么可能会有芯片?

这种说法其实不成立,美国的酒业、地产业,一点不比中国落后,照样不妨碍人家有高科技。

单说茅台这家公司吧。其实是非常出色的,值得其他企业(包括高科技企业)学习,但是,骂茅台是中国舆论场里绝对的政治正确,骂茅台几乎等于骂腐败,骂不公不义,一件好产品,成了情绪的发泄口。

估计将来也还会这样。但你稍有市场常识后,应该就不会骂它了。

我爱喝酒,可能喝过世上大多数知名的酒。我认为,茅台是最出色的,是性价比非常高的酒,家里没有茅台,我会慌张。也正因为有这体验,十多年来,才会始终觉得茅台股票便宜,也有定力一直持有,把酒钱全部赚回来了。

几年前,媒体炒作的塑化剂风波,几乎将中国白酒业一网打尽,连茅台也难幸免,市盈率一度打到低于10倍。现在倒回去想,那可能是一场极为高明的做空,动员舆论将小事无限放大,不加区别打击。对酒并不了解的人,又将茅台与腐败挂钩,几乎都信了舆论,认为茅台就是塑化剂勾兑出来的,同时还有点幸灾乐祸:活该你们喝这种毒品!

那段时间,有人跟我议论这事,我就说,只要会喝酒的人,都会像我一样,选择相信茅台,也劝人买进茅台股票,那是百年一遇的好机会,再也不可能以这么低的市盈率买到茅台股票。可惜几乎没人听我的,只有一个家人听我的,全力投入,持股至今,发了财。

中国是酿酒大国,有很多好品牌,茅台原来并不是最大的。它成为今天的世界第一,和它遇上出色的企业家季克良先生有关。

季先生大学毕业就分配到贵州这个穷乡僻壤的小酒厂,有定力、有远见、不焦虑,一步步做起,将酒厂由小做大,做成上市公司,做成股市里的著名股票,其中经历起起伏伏,更是抵抗住了行业里急功近利赚快钱的浮躁。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将自己的企业家人格转化成了企业“人格”,制度化、标准化了,企业的长青基业奠定,后来者只要遵守即可。

茅台酒、茅台镇,甚至贵州,如果没有遇上季克良这样一个企业家,都会减色不少,甚至,茅台品牌烂掉,也有可能。

这就是企业家的重要性,可遇不可求,计划不出来,也不是集中力量就必然出现。季克良先生身上这种耗尽毕生功力打磨一件产品的企业家精神,是共通的,杰出的酿酒大师有,优秀的地产商有,研究与制造芯片的科学也有,他们不是敌人,他们是亲人,只有禀赋不同,偏好不同,各自的领域不同。

中国有很多好产品,中国也有很多杰出的企业家,但是因为偏见,因为妄自菲薄,我们看不到他们的优点,甚至还时不时自己踩一脚。

中国也有很多缺陷,有些一流的产品甚至长期(不说永远)无法生产,但是因为偏见,因为妄自尊大,我们看不到别人的优点,时不时要踩人一脚。

只在这两种情绪中打转,是精神不太正常,心理不太健康的表现。

正常的人应该这样看问题:季克良先生打造了茅台,很了不起,一个国家,有一流的好酒,值得自豪,造芯片的人应该向他学习。高通、因特尔研制了一流芯片,很了不起,它们有可能是市场上长期的、不可替代的领先者,在这前提下,大家如何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不给合作制造麻烦。

市场会诞生许多优秀的企业家和企业,它们彼此依赖,互相合作,谁都不可能自给自足,企业家精神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合作,善于取得别人信任,善于当朋友。酷爱斗争哲学的人,是不可能成为企业家的,也不会欣赏企业家,国家有难骂茅台,就是斗争哲学的体现,已有的杰出企业家都不尊重,你以后会尊重做芯片的?

推荐:压力是爱的礼物

上文:特朗普很聪明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