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就是一起玩

我的生日是六月一日,非常好记的日子。多年以来,我观察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一个孩子知道这事,他必然认为不可思议,“咯咯咯”笑。

大人们不会有这反应,理性告诉他们,人出生在任何一天,都不奇怪,也不特殊。

当然,并不能说大人们的理性是错的,我只是认为孩子是特别容易快乐的动物,稍微逗一下,他们就乐不可支。理性要增长,知识要积累,但是这种快乐的能力不能消失。我几乎在一切有趣的人身上发现这种孩子气,也就是容易快乐的能力。

我们长大了,不成为家长,也会成为长辈,能理解孩子气,能保有孩子气,那说明我们没有丧失快乐的能力,有这能力,更容易和孩子沟通。

我一直记得达尔文的一个实验,童话一样美妙。

作为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我都不想加之一),他的理性强大到当时的世人几乎无法理解,他还是一个非常喜欢孩子的人。

一个科学家,若是不会和孩子沟通,灌输一通研究方法,讲一堆科学的意义——像很多家长做的那样,恨不得塞给孩子无数多意义——那么,孩子可能既得不到意义,又失去了快乐。许多孩子就这样慢慢长成了没有意思的成年人,他们的父母,还觉得这就是成长。挺可惜的。

达尔文要搜集蜜蜂与花朵的数据,他设计的实验方法是这样的:让在花园里玩的孩子们沿着花坛排成一行,他吹一声哨子,孩子们汇报哨声响时哪些蜜蜂停在哪些花朵上。

你可以想象当时花园里开心的情景。

对达尔文来说,理性与快乐、实验与游戏、大人与孩子,并不是对立的两极,理解孩子的游戏,为孩子创造快乐,在这基础上,得到了一切。甚至,达尔文从孩子身上,得到了更多。他有个观察蚯蚓的实验,长达40年,也是在孩子们的帮助下完成的。

想到一件事。有次在商场,走过玩具区域,下意识就往购物车放了一盒乐高,主题是我喜欢的怪兽汽车。事后理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我的外甥当时9岁,而我9岁时,一盒极为简陋的积木给我带来许多乐趣,这乐趣在30多年后让我有了下意识的购买行动。

小外甥已有许多乐高,被他自由组装成千奇百怪的物体,他收到的一盒新乐高,并不想马上玩。不过,这正中我下怀,我对他说,那让我玩吧。我摊开组装说明书,开始行动,他很快就被吸引了,掌握主动权,一边看说明书一边组装,虽然是第一次正规操作,他的组装能力远胜于我,其中几次错误还是他纠正的。

我们一起努力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汽车组装完成。组装的乐趣,从无到有创造一件事物的乐趣,具有超级沉浸的吸引力,9岁的他,专注力持续两个多小时,是我第一次见。我们一起看电影时,到了一个来小时,他得在座位上扭几下,表示专注已经耗尽了。

那辆车现在被他不到两岁的弟弟摧毁了。他惋惜了一下,很快就不在意了。这反应出乎我意料,我想,这应该是那两个多小时专注的成功,他已经足够享受,最后的成品只不过是乐趣的表象。

我并没有像达尔文一样,收获科学数据。但对陪伴这概念认识更深了,所谓“爱就是一起玩”,这种行为模式,是建立在人的基因里的,发小、老友、恋人,主要体现方式就是在一起消耗掉了大量时间,恋人之间到了最后,语言都回归到童稚状态,不停重复昵称而已,意义都消失了,回到爱的元模式,一起玩就好!

父母对孩子有各种期待,产生各种焦虑,但恰恰忘了爱的元模式,你只是他的监督者、灌输者,你需要孩子不停的“进步”回报你,你们再也不会在一起玩了,你抱着自己的手机,似乎待在他身边,但是你们并没有一起玩。

建议你买一套乐高玩具,重温一下爱的元模式,和孩子一起玩一玩。

它是对伟大建筑长城的完美阐释,多个乐高长城模型拼接起来,可体验绵延不绝的壮观感受。在下面这个视频里,你可能也是第一次知道,中国古代的杰出工匠,建造长城时的艰难与创新,感受一下吧:

5.28乐高儿童节x京东大牌风暴活动,乐高建筑系列21041中国长城套装新品首发。前1000份预购乐高中国长城,还可获得专属定制礼盒一份。

爆款低至7折,满399元减60元,满599元减100元,满799元减150元。乐高全品类参加,当然包含极受欢迎的城市组系列、幻影忍者系列、好朋友系列、得宝系列、科技组系列。

点击阅读原文。和孩子一起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