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对自己说:我好辛苦

Sandor Bortnyik | Motorrider

昨天有则有趣的留言:

对孩子来说,可能作文是最头痛的功课,经常磨蹭一小时,挤出几行字,以为天天写作文是不可能的事。

很多人一辈子也没过作文关,一写文章,就像回到小时候,脑子一片空白。

甚至有些以写作为业的人也是如此,他们也找到许多理由偷懒。最典型的说法就是,我没找到灵感。听起来又酷又充分。

在刚刚进入媒体业时,我也受这种论调影响,要有“灵感”才写。

后来,我的文字偶像之一卡尔维诺替我理顺了这点。

他认为,写作的人,应该把自己当成工匠看待,像面包师,像鞋匠。工匠每天得工作,一个面包师,你不能对顾客说,我今天没有灵感,所以没有面包。这样的面包师是要饿死的。写作的人也一样,每天得写。

每天写作是鲜花,灵感是蝴蝶。蝴蝶令鲜花更美,但没有鲜花,并不会有蝴蝶。

从此我就想通了,不要有什么借口,每天写吧。既然喜欢这行,以这行养家糊口,那就不要抱怨。

当然,写作这事很辛苦,即使在媒体业,很多人有机会不写也就不写了。我没偷这个懒,也得感谢“工匠说”,如果这个苦是行业核心,那这个苦就一定得吃。

正如前不久回答一位朋友时所说:

这二十来年,媒体形态已经翻天覆地,但其核心没变。到了移动互联的自媒体时代,照样是如此。只不过要求从业者更自律、更辛苦而已。你无法适应更高节奏,无法定时定量的输出,那就不是“媒体”,不职业,你不是每天提供食品的职业面包师,只是偶尔在家烘焙消遣的业余爱好者。

我写稿时,连太经过我身边,会习惯性摸摸我的头说,好辛苦。

后来我专门和她谈了谈,说,以后你要对我写稿视若无物,它是我的日常,谁认真做事都很辛苦的,你也很辛苦。我不想听到“好辛苦”,我也不会在内心对自己这么说,它引发自怜,令人脆弱,并不是健康的心态。

其实,在某一行业,尤其是自己喜欢的行业,如果还有苦可吃,是要恭喜自己的,那说明你还没有被淘汰。出局的人马上可以躺倒休息,继续比赛的人才要奔跑。

也对现在害怕写作文的小朋友说一句,开始总是这样的,觉得写文章很苦,不要急,把你想到的、看到的,尽量详细描述下来就是很好的起步,写得多了,文章自然开始生动。

十年二十之后,你说不定会爱上写作,能写一手漂亮的文章,精确阐述自己的想法。当然了,那时写作还是很苦的,不过,你已经不怕了,苦已是你能对付的日常动力,是证明你有价值的衡量标准。

这就是“下周很重要”这个每周活动的作用所在,把对自己的要求写下来,并努力做到,像工匠一样,不停训练自己的手艺。

这是第39期下周很重要,告诉我,你下周的自我训练。

有趣的是,留言区的下周计划,最多人用打卡懂你英语来完成。可能外语学习定时、定量的要求,每次训练可以感受到的进步(软件还把它量化了),是学习能力提升,自我性格塑造的好工具,其价值,早已超过单纯的语言学习。

点击阅读原文,用学英语塑造自己。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