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该有的硬气,得有

昨天在大学的操场上夜跑,晚上10点,仍有不少孩子在跑,边跑边想着一件事,还是决定帮一下这位母亲:

首先安慰一下这位母亲,不听话不是什么坏事。孩子不听话这事,一定会到来,它是成年的标志。

人的自由意志形成,可以为自己负责,会有显著标准。大哲罗斯巴德认为,这标准并不是法律上规定一个年龄,比如18岁20岁之类的,而是一个人第一次“离家出走”。当然,这标准不太好操作,只可意会,毕竟,绝大多数孩子从没有“离家出走”过,但他们长成了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人。

不少孩子有过突然不听话的阶段,甚至是刻意不听话,为了反对而反对,变成杠精。就像这位大一女生,从“乖巧懂事”“变成了“一点听不进去大人的话”,从讲道理的角度,父母很难接受,大人还是那个大人,孩子也还是那个孩子,突然就不听了,大人也不太可能一下子全错了,尤其是让孩子看连岳,怎么会错。

把这种情绪当成是一种宣誓独立,类似于“离家出走”,就好理解了,这是孩子想为自己负责的标志。独立行为,第一个要反对的,往往是父母。高发在大一,还特别符合成长的逻辑。大一之前,孩子处于目标单纯的他律阶段,生活围绕着各类重要考试,最后是考大学,自己、家长、老师,大家的追求高度一致,独立需求被压抑得几乎看不到。到了大一,之前的压力全部消失,很容易有“人生从此轻松了”的错觉,自我一下变得特别大,唯我独尊,转变之剧烈,让一些称职的父母有种被自己最爱的人背叛的感觉。当然,不称职的父母也特别难受,不过,谁管他们呢。

面对这种特殊时期的“不听话”,要克制讲道理的冲动,教育者的行为模式得做相应的调整,这时候要说得少一点。孩子觉得受尊重了,有独立的感觉了,对抗心理反而会下降。孩子读大学以后,建议父母的行为更被动一些,孩子寻找帮助,要尽力,孩子自己探索世界,要放手。

但也不是一点不说,彻底失控。人没有发疯,就意味可以和他讲道理,闹独立的孩子并没有发疯,是可以沟通的。

在生活中,我也劝过一些这样的孩子,我的理由是:你对金主要保持足够的尊重,达到他们的基本要求。非常有用,他们足够理解契约精神了,也厌恶不守信用,那样不酷。

父母资助孩子读大学,双方没签合同,但本质上是契约关系,父母出钱,孩子必须达到一定标准。中国人重视教育,往往把父母供孩子读大学视为必尽的义务,只能讲付出,不能谈条件,否则就是对不起孩子。没这回事,养到18岁,够意思了。付孩子大学的费用,不是义务,你是甲方,出了钱,有资格要求作为乙方的孩子拿出合格的产品,挂科是违约,挂重要的两科,是重大违约,可以理直气壮谴责违约行为,要求整改。不要不好意思谈钱,谈钱有利于讲道理:孩子,我出了你的大学学费,如果挂科,是你不尊重我,我可以拒绝继续付费,以后,请你自己负责。

该讲的道理,一定要讲,要讲就讲明白,不要含糊其辞。孩子读大学之前,双方是契约关系这点要讲清楚,学业不达标,是违约,不锻炼,健康垮了,是违约。有这份无形的合同在,行为更规范,道理更好讲。

推荐:致大孩子

上文:孩子,不要跟制度较劲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