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富裕

Felix Vallotton | Sunset

这几天,河北女孩王心仪写了一篇文章,结果,《河北一寒门女孩707分考入北大!她写的“感谢贫穷”一文看哭了所有人……》

看哭所有人显然是标题党的夸张手法,你看了估计没有哭,我看完了也没有哭。

恭喜王心仪成为北大生,只要不犯特别严重的失误,这意味着以后会有一份好工作,将告别贫穷。

这篇“感谢贫穷”的文章,其实多数篇幅是在描写贫穷家庭的生活窘境,但王心仪行文结束时感叹道:

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夺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

感谢贫穷,你让我领悟到真正的快乐与满足。你让我和玩具、零食、游戏彻底绝缘,却同时让我拥抱到了更美好的世界。

感谢贫穷,你让我坚信教育与知识的力量。物质的匮乏带来的不外是两种结果:一个是精神的极度贫瘠,另一个是精神的极度充盈。而我,选择后者。

感谢贫穷,你赋予我生生不息的希望与永不低头的气量。

我想,和王心仪同时考进北大的考生,可能有更多富裕家庭的孩子,让他们回顾自己的成长,也很难不悟到这几点:有真正的快乐与满足;坚信教育与知识的力量;还有生生不息的希望与永不低头的气量。也就是说,表达同样的主题,也可以用一篇名为《感谢富裕》的文章体现,只不过,那样就不会“看哭所有人”,甚至显得政治不正确,要“看怒所有人”。

我其实理解王心仪的意思,她想表达的是自己并没有被贫穷压垮,自己战胜了贫穷,她要感谢的,其实是自己的意志力。

人有感性,对贫穷家庭的孩子多一些同情,人之常情,对王心仪这样优秀的穷孩子,多一些敬重,理所当然。控制不住情感,或者理性少一点的人,就会滑向另一个极端,变成去歌颂贫穷,而且把一些美德与贫穷挂钩,喝下这碗迷魂汤,真以为贫穷是好事,那才是误人子弟。遗憾的是,这类歌颂贫穷是一大潮流,有些是认知错误,有些是刻意迎合读者。

北京大学作为顶级大学之一,每年能考上的学生并不多,他们为什么能考上?在我看来,他们和穷和富的关联都不密切,主要是天分,有些孩子生来就是学霸,只要不浪费这天分,他们未必要最勤奋,北大就是他们的。

天分不够,富人家的孩子,再多名师补课也上不了北大。当然,穷人家的也上不了,贫穷并不会给你加分。

天分够,富人家的孩子可以上北大,王心仪这样的穷孩子也能上,但是,如果王心仪足够穷,高中都读不了,那可能就上不了北大。王心仪家虽然穷,但并不是最穷的,穷到无路可走的人,可能就无法感谢贫穷了。

在同等条件下,富裕给人的选择总是多一些,人类的发展史,就是追求富裕、感谢富裕的历史。王心仪也不例外,她从北大毕业,不会再回农村过穷日子,也不应该。她的孩子,将生活在比她更富裕的家庭里,我想,战胜困境的意志力也能够培育起来。

永远不要感谢贫穷,只要在观念里留一点这种精神自虐狂的根,你就可能滑回贫穷,观念引导行动,坏观念将带来坏行动。

要让感谢富裕的观念带领你走向富裕。

推荐:穷孩子为何要更努力?因为富孩子已经领先很多

上文:要维护权利,也要了解真实的人性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要维护权利,也要了解真实的人性

Jozsef Rippl-Ronai | A Park at Night

某运动,说出自己也曾经受过性骚扰(性侵),这场反性骚扰(性侵)运动,发源于美国社交媒体,现在也燃烧于国内社交媒体。

从一个自愿主义的角度,我认为,一个女性说出自己被性骚扰(性侵)的经历,并指控某人,是其权利,只要她愿意说,她就能说。当然,指控失实,也得承担责任,承受自己信用受损的后果。

你情我愿,是一切交往的基础,异性间如此,同性间也是如此。女性追求你情我愿这一基础,合理,只是追求人的普遍权利,并不是追求凌驾于男性之上的权利。

自愿的标准很简单,就是对方许可你的行为,而不是“我认为对方会接受我的行为”,“我是为你好”都不行。最极端的例子就是,当你明知一位女性是性工作者,你要她提供性服务,前提仍然是她自愿,强奸她仍然是犯罪,性骚扰她仍然不道德。

一位女性,穿得性感的同时不注意自我保护,在陌生人面前喝得烂醉,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不安全的生活方式,但不能说,她能被性骚扰(性侵)。

如果Metoo运动呈现出女性大范围地遭受性骚扰(性侵),那真相可能令人痛苦,这对男性来说,也是一场教育,可以改变一些自以为是的想法与做法。

当然,这场运动,有些人对社交媒体、对人性的一些天真想法,也很令人意外。

清者自清,这句话往往不成立,社交媒体上的人们爱看热闹,但剥离真相的过程一旦枯燥,或者需要复杂一点的逻辑推理,他们往往就迅速散去,不关心真相。这符合人性。这也符合不少人智商与情商欠费的事实,这类人的比例即使只有5%,绝对数极大,也可以形成风暴。

人热爱自己的偏见有时胜过热爱正义,一个自己原本讨厌的人(有时候讨厌是无来由的,你仅仅因为长相和口音就会讨厌一个人),当他倒霉时,当他被诬告时,很多人有幸灾乐祸的快感。好的法官为什么罕见?因为人很难克制自己的情绪与弱点,做到绝对公正。

某运动中的指控,往往是当事人凭记忆的描述,几乎不可能拿出过硬的证据。心理学也证明,记忆会产生大量偏差,记忆其实在不停地重写。记忆是正在发生的现实,在高明的诱导下,人们甚至会记忆起从没发生过的事情。仅凭记忆指控,必然伴随大量的失真与诬告,将这指控视为证据的法官,是不合格的。

某运动,有真实的痛苦,应该也有虚假的陈述,甚至有恶意的诬告,像其他一切热门议题一样,不可能纯粹真,也不可能纯粹假,而且还很难判断出个案的真假。旁观者太有热情、道德感太强,并不是好事。

有意无意,人都会说谎,男人会,女人会,孩子也会。女人与孩子的指控,虽然更容易令人相信,但不是必然诚实。

性骚扰的标准很主观,你可以定得很严苛,没问题,你可以认为一个男人用眼神性骚扰,你可以投诉他,但也得承受多数人不认可,甚至孤立你,让你失去工作机会的结果。主观的标准没问题,只要法律不强行介入就行,人们会用选择达到一个平衡。

最后一句话说给恋爱中的人,不要被吓破胆,你情我愿的恋爱,必然有一次试探性的牵手,一次试探性的拥抱和亲吻,那都是正常的,享受恋爱吧。

推荐:说说公益名人性侵丑闻

上文:这就是生活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这就是生活

Edward Hopper | Room in Brooklyn

连叔您好!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想我会去找一个积极阳光,并且愿意做丁克的人过一辈子。

在彼此喜欢的城市工作;做彼此喜欢做的事情;有时间学习,可以提升自己;有时间旅游,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看看;高兴不高兴都可以偶尔撒撒野;一起攒养老钱。

而不是无休止的房奴,孩奴,车奴;不舍得吃,不舍得喝,不舍得玩儿,无欲无求出家般的生活。

不舍得放松自己,对自己苛刻,对另一半苛刻,我们由刚开始白手起家的奋斗坚持,到现在习惯性的不懂得放松自己,甚至累到几年都没有性爱他都不以为然。

感性时觉得生活索然无味,不想坚持了,累了。理性时觉得是自己矫情,不懂得珍惜彼此。

十年了,彼此极少给对方买什么礼物(他的衣物全是我在买),极少过节日,想想这样没激情的日子太不正常了,都忘了正常的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由于他工作关系,我们两地分居十一年了,我一直一个人在家带孩子。

他心疼我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我心疼他工作性质长期流动性出差熬夜,不到40岁头发白了一半。为什么我们要把日子过成这样,仿佛不把自己折磨死不罢休一样。是穷病?

我们都来自农村,他从高中就被爸爸带去亲戚家自己开口借学费,大学毕业自己还所有的学费。我们结婚买房全靠自己,婚后对我娘家经济上照顾也毫不含糊。而我是初中生,我知道他是好人,有担当!

去年我受连叔启发,卖了地级市的两套房子,在省会城市内环置换了第二套,并已及时搬家过来,我们总共过手四套房子(目前持有两套),每一套都是贷款再加借一部分首付买的,压力巨大。目前总共贷款250万,他税后工资2万,大宝九岁,二宝一岁多,这半年感觉撑不下去了。我想卖一套,把日子过轻松点儿,他虽然答应但内心都想留给孩子。

他上次体检居然贫血!

外人看我们生活很励志很有规划,可我现在觉得能过好的日子为什么非得过得苦哈哈?我觉得我们已经进入病态循环了,是穷病。

真希望两年内能实现我想要的正常的生活,一家人在一起,负债少一点,生活有仪式感一些,孩子也听话点,夫妻之间互相帮助,有时间学习,有爱可做,生活品质提高一点,从容一点,兴趣多点,能有点朋友。当然也能有点梦想,厚积薄发,而不是再这样踮起脚尖够生活了。

我不想做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我想有赚钱的能力,在家待十年,内心越来越恐慌。与社会脱节,常常说话语无伦次絮絮叨叨,见人就想倾诉他父母对我们不好,也经常为孩子的教育抓狂,我肯定也是有病了。

我一直也觉得他其实不爱我,他这种性格的人应该跟谁结婚都会是这样过,他不是没有爱的能力,他会给孩子买礼物的,却从不给我买。是我太贪婪?

我觉得我们应该处于精神文明没跟上物质文明发展的尴尬层里,虽然进省城了,骨子里却还是农民。我一直在试图为自己家庭诊断。

连叔 ,请问我们到底有没有问题?请原谅我语无伦次,词不达意,可是我真的烦恼了。谢谢!

两只蜗牛

____________

两只蜗牛:

先说你们的好话:

三个字,了不起。

虽说是诉苦的邮件,看了也很励志。

你一个初中生,十年的家庭主妇,可是文字这么流畅,这体现出思维清晰,长年有思考,不停在进步。

他一个苦孩子,不到40岁,就在省城有两套房子,当一家4口的经济来源。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励志的。所有喊苦的人、所有逃离的人、所有以为阶层无法突破的人,都应该看看你们的故事,你们证明了很多事是做得到的。

尤其是去年把地级市的房子置换成省会的房子,有想法有行动,夫妻也齐心,很多机会有时间窗口,抓住了,你们就财富就上了新高度,而且以后时间给的复利更大。

用财富证明自己,是最好的证明。

接下来说我的建议:

你的想法很对,夫妻要有仪式感,送送礼物,有更多的爱好与兴趣,身体不要垮,也要多做爱。这其实和钱多钱少没有太大关系,是个观念问题,闲人也会面临这问题,甚至问题更大。这不是你们的勤奋导致的。再勤奋的人,也有时间送送礼物做做爱。多沟通,不要怕说你的要求,主动一点,引导他。

按你们的家庭结构,两套房子其实不够,理想状态是至少三套,有四套更好,当然,因为现在的限购政策,这有钱都难实现了。

有人说,人生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供这么多房子怎么办?一点风险都不能出。

这是想反了。正因为人生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才要多供房子,把自己的能量与财富积蓄起来,跑赢通货膨胀,真有大风险出现,房子可抵押、可出售,可以挽救你。就像你,有两套房子,累的时候,可以想,我卖一套就不累了,只有一套房子的人,连这么想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更充分的安全感。

所以,挺住吧。这就是生活。

月薪2万累,月薪20万会更累,阶层越高,你维护的成本越高,你要健康、要持续做出正确选择、要承担他人承担不了的风险与责任、有更强烈的危机感。

闲是穷人的特权,你浪费大量的时间,却不会使你的生活更坏,你的时间不值钱。我见过的富人,没有不累的,不是身体累,就是心累,更多是两者皆累。

生活必须选择,而且不可逆,没有如果。

可以确定的是,你想活得漂亮一点,选择任何一条路,都是累的,都有累得想放弃的时候。

生了孩子,就不要想“如果我不生”,要像你们一样,提升自己的阶层,活成孩子的榜样,也给他们更好的起点。

丁克,就不要想“如果我生了”,既然少了孩子的负担,那更得把人生过好一点。

选择,并且负责。

选择更好的生活,选择难走一点的路,累是必然的,偶尔小小地抱怨一下,甚至悄悄哭一会,都是可以的,然后,继续加油吧。

祝开心。

连岳

推荐:爱必然累

上文:自由是权利,自由更是财富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自由是权利,自由更是财富

Childe Hassam | Avenue of the Allies

因为定了今天推荐《大国大城》,本周刚好出个小差,就把这本书带在身边,再翻一翻,再看还是很有收获,到今天凌晨两点,竟然又仔细看了一遍。这足以说明这本书看似学术,但其实阅读相当具有趣味性。

我一直开玩笑说,最该读这本书的,是各级决策者,越高级的决策者越该读,这本书的结论是:各位,你们虽然好心,但是你们不理解城市化,不理解自由,你们做的一切,都是错的。

当然,你我基本不太可能是决策者,但是,更应该看这本书,我们要知道世界发展的规律,而且知道规律不会因为错误的决策而改变,顺着规律决定投资自己的时间与金钱,我们的人生才可能顺规律而昌,避免逆规律而亡。

我们是我们自己一生的决策者,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是这本书最适合的读者。

这本书可以解决人们一个最紧急的问题:要不要买房?去哪里买房?各种意见相左,各种猜想不断,很多人犯了选择困难症,拿不了主意,瞎拿主意,将可能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投资决定,交给了随机,交给了心血来潮,做错的可能性大。

你花几天时间看完这本书,知道城市化的本质与规律,房产投资犯错的可能性将极大降低。书中自有黄金屋。

城市化是人类进步的必然,向大城市聚集,即使在发达国家,也仍在持续进行,就是全国人口减少的日本,东京人口也还在增长。只要人们有了自由迁徙权,更多选择、更多机会、更高收入的城市,最后就是符合大多数人愿意的。

自由选择的结果是,一个国家的大城市产出了最主要GDP,成为经济高地,有意思的是,非大城市的其他地区,由于人均占有的土地增加了,现代农业、旅游业等,有了成长空间,人均GDP,反而逐渐走向了均衡,城市化,其实让少数不喜欢城市的人也增加了收入,自由选择将资源做了最佳配置。

欧美的城市化,一度犯错误,看不到自由选择的优点,试图降低城市密度,减少大城市核心区人口,他们很快意识到了错误,大城市人口重新增长,人口也搬回核心区,这可能和他们的政府比较弱有关系,违背规律的事硬扛不了多久。

可惜,我们正在犯他们不想再犯的错误。

我们限制北京上海的人口,而按照城市化规律,北京上海还太小,上海要容纳4、5千万人才对。

我们将城市化扭曲为城镇化,试图搞平均主义,以为强压大城市,能够做大小城镇,所以,是大国中少有的限制自由迁徙的,大城市需要土地,但不给土地,限购限售这种侵犯财产权的行为,一是人为增加了稀缺,抬升了价格,二是使很多外来者无法在城市扎根。人口原来应该流出的小城镇,偏远地区,又花大量的财政补贴上马了利用率极低的大工程,上马之日就是亏本之时,造成极大的浪费与负担。

人们自由迁徙权消失,被迫绑在当地,造成了地方保护主义盛行,中国这个大市场可能被强行割裂成互相排斥的小市场,各地都搞一套小而全的经济,各城都要建国际大都市,最后谁都搞不成,谁都一地鸡毛。

中国至少还缺30%的城市化率,城市化,本来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强大动力,自由迁徙到城市的人们,使大城市越来越大,大到自然形成的均衡点,这是创造巨大财富的天赐良机,知道这常识,顺应这规律,每个人的财富都会增加。逆着来,教训就是不可估量的损失,万亿级?十万亿级?甚至是机会的彻底丧失?怎么高估都不过分。

这些错误迟早会改正的,知道常识的人够多,改正错误越早。

这是第46期下周很重要,下周,除了你预定的其他计划,也了解一下这条常识吧。

推荐:孩子们,假期一起耸耸肩

上文:再说疫苗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书单!

再说疫苗

关于疫苗,还有个衍生话题很有意思。

在这次事件中,相关部门被骂得狗血淋头,当然,这是应该的。在有关政府的评论中,也不停有人列出优秀政府的例子,表示,别人可以管好,为什么我们管不好?

今天不讨论政府应不应该存在这个问题,只想顺着这思路,带出这个问题:既然普遍认为有些政府在医药这块管得好,比如美国,世界一流,那么,我们为何不索性放弃这块审批?只要在美国上市的药、疫苗,我们就认可?这样可以省多少时间啊,长的可以省几年,可以多救很多病人,审核人员少了,纳税人的支出也少,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估计一大票原来批评政府的人会转变成辩护者。

但我是支持这种做法的。虽然你问任何一个专业人士,以他们谨慎的作风,都会告诉你:人种还是有区别的,不再审核的话,不能排除所有风险。

我就这个问题,询问过几个专业人士,几乎都得到上面这个答案:

然后是我的一系列疑问:

说到人种差异,美国人与福建人有人种差异,福建人与新疆人也有人种差异,可中国审批通过的药,也是全国可用的吧?为何国与国之间讲人种差异,国境之内就不讲究了?

再说了,美国也有大量的华人(汉族),在他们的临床测试中,人种数据也已经有了,美国的新药,若测出华人不能用,估计也批不了。美国的华人与中国的华人(汉族),同一人种,从这个角度看,美国审过的药,中国再审一次,就多余了。

更重要的是香港政府,就是这么做的,一款新药如果已在美国,欧盟,及瑞士,日本,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获得两个及两个以上国家批准上市,香港政府认可其临床数据,在香港的卫生部门注册后就可以在香港流通。

香港政府,算是比较有科学素养、比较有效率的政府吧?香港人种与中国内地人种,差异性几乎没有了。学学香港政府的做法,有何不可呢?

说了这么多,我知道,仍然有大量的人会为政府审核辩护,理由能无穷无尽地找下去,中国大呀,有特殊情况呀,国家尊严呀。我的意思是说,很多审核,其实与安全、与科学并无太大关系,就是权力认为应该审核,也就审核了。

一直在操作的事,它延续的时间长,并不是其合理性的来源,事实上,这块也在放松了,海南最近在做的的国际医疗产业,就是这种尝试,向香港模式靠拢。

你看,有什么不能改的呢?在海南可用,在中国其他地区为何不能用?

你我都不是政府,也不是审核者,有太多权力的尊严要考虑,我们的脑子里,更不要有太多的审核思维。

其实,世上没有任何政府对药物的审核,包括美国政府,医药的进步会快得多。

推荐:医生、律师和老师等智力劳动者,如何避免被剥削?

上文:医生为什么成了坏人?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