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药价,医疗业医药业的致命难题

Hugo Simberg | The Wounded Angel

和人的健康、生命有关的行业,当医生、当护士、研发新药、销售药物,等等,都面临一个致命难题。

就是人绝望中的狂暴情绪。你要面临情绪最多,理智最少的人。

这些方面的话题,人的情绪也最容易被挑逗起来,放弃理智,甚至认为在这些话题上理智是可耻的。

现代人,多数是在医院去世的,去世之前,尝试了各种医疗手段,越先进的设备,越罕见的新药好药,花钱越多。

在其他消费领域,我花钱越多,得到越多,感受越好。在医疗这块,钱花了,人最后死了。失望感、剥夺感,“钱白花了”,冲击着理智。那些相关的服务与商品提供者,更是处于不利的境地:别人死亡时、别人悲伤时,你们竟然赚了钱。

药价问题,本来是个普通的价格问题,从理智来说,非常容易理解。供需关系决定价格。供给少,需求多,价格就高;需求少,供给多,价格就低。

在任何形态的社会里,供需关系决定价格,这条规律都起作用,不仅纯市场社会(当然,目前没有),市场被部分干涉的社会(即当下的形态),以及,拒绝市场的社会,稀缺的好医生、好药,都是由出价最高的人得到。

拒绝市场的社会,更有权力的人得到好医生和好药。这时候,权力代替金钱成为标价。

供需关系决定价格,这是没有任何强力可以更改的规律。这意味着,最高出价者,最先得到。出不起价者,必然得不到。所以,对一个穷人说:是的,你确实无法得到好的治疗,无法用好的药,因为你付不起钱。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正确,但是,没人敢这么说。

“任何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都有资格获得好的治疗,得到好的药物”,这句话完全背离市场规律,但它却成为主导力量,它不是经济学,它是统治术,这么说,你容易得到支持,你有慈爱悲悯的好形象,是无本万利收割民意的好生意。

围绕着这点,有各种刚看起来美,最终却丑陋的做法。

比如药品限价,一开始,确实可以低价买到,政策立竿见影,过了一段时间,无利可图的药企,索性停止生产,市面上再也买不到了。这种事情一披露,多数人的情绪还是要发泄到药企身上:救人的药,因为没钱赚,竟然就停产,太黑心了。

比如医保,比如不停有人呼吁的“医疗免费”,听起来都相当激动人心,但是这种对需求的部分或全部补贴,只是大大增加需求,却无法增加供给,人民公社免费食堂式的福利,最终就是供给彻底消失,变成灾难。

运用强力,确实可以大范围断绝医疗业医药业的利润,使他们无利可图,把他们的收入限定在较低的水准,病人暂时得到好处的后果是,没有资本和人才愿意进入医疗业医药业了,看病越来越难,资源越来越稀缺。

只有降低准入门槛,让医疗业医药业大大方方逐利,出色的医生、优秀的药物研发者,都得到该得的利益,顶尖的人才,都得到暴利,这样,在利润的指引下,供给才会增加,价格才会下降,穷人才能得利。

谈论药价问题,从事医疗医药业,知道一点市场常识,冷血一点,是必须的,否则,就会被悲情故事牵着鼻子走,情绪泛滥,最后断送整个行业。

任何一个行业要变好,都要能够吸引足够多自私的逐利者,否则,再多的眼泪,再多的爱心,都没有用,甚至只有坏处。

推荐:祝民营医院挖光儿科医生

上文:去改变世界吧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