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行权是我们的特权

我并不是一个害怕改行的人,从年轻开始,就改过。需要我改,我还能改。

我身边的自由人多,朋友们好像对改行,也无太多恐惧。商业氛围浓厚的地方,这种恐惧总是少一点。

连太去年改行,离开了她深耕10多年的律师业,她并无改行的必要,毕竟是个好律师。是我怂恿她的,一起做事吧,比律师业更有前途。所以,我会觉得中年人无法改行吗?不会的,我觉得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改行。能够提升你境遇,更能发挥你才能,可以带来更多机会,那就改吧,和年龄无关。

今天的文章是回应昨天两位朋友的提问:

改行有3步骤:

1、充分考虑后,下定决心。然后不再征求他人意见,不停征求他人意见,就是希望人人同意你,这是内心脆弱,没有主见的表现。

2、攒足半年生活费。

3、去找你喜欢的新工作。

就是这么简单。

或许你会说,连叔,你日子过得好了,当然会这么说。

我日子不好时也是这么操作的,其实,我现在也生活在危机里,身体不保持健康、无法持续工作,只要偷懒三个月,我估计公司就垮了,员工的工资就没着落了。

我的危机一点不比上面两位朋友小,但也不会有什么焦虑,健康重要,就多锻炼,不能偷懒,就每天工作,这是特别大的事吗?

危机是正常的,危机是必然的,想过一种无危机的生活,那是违背规律的,就如哈耶克所说:如果你想用自由换取保障,那你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保障。

改行之所以看起来像是大事,那是很多人心理关还没过,这也是属于贫穷记忆的一部分,性质和奶奶舍不得倒掉剩饭剩菜相同。

生产力低下时代的工作,工作为了生存,生存也是为了工作,工作机会少,工作产出低,除了维持生命,剩余不多。改行,那是富人的奢侈品。穷人不要现成的工作,去改行,那不相当于自杀吗?

现在生存的成本大大降低了,在城市里,一个健康的成年人,我认为不存在你想活而活不下去的情况,人人都担心自己吃得过多,长得太胖,这在历史上是没有的。容易存活,改行的成本就大大下降了,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特权。

改行,现在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

只要想,我们就可以不被旧有的职业、旧有的技能和旧有的环境束缚,改行,说到底,就是一个自我教育的过程,你进入新领域,学习新技能。

旧让你痛苦,而你又不愿意去迎接新,这是在否定自己的学习能力。

当然,你会问,如果我半年之后,积蓄用完了,又还没有找到喜欢的新工作,怎么办?

好办。去从事一个你暂时不那么喜欢的工作,继续攒钱等机会。世上缺的是轻松钱多的好工作,不缺辛苦才能赚钱的“差”工作。

比如快递小哥,几乎是没门槛的,你愿不愿意做?如果你觉得没面子,宁愿没钱也不做,那么,你改行的难度就大了。因为你排除了太多的工作。

改行了,一个人原来的积累就没用吗?不是,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品行,永远跟着你,就是做快递小哥,在近乎无差别的劳动中,人生的积累也起作用。

我每天收不少快递,但只认识其中一位快递员,他胖胖的,笑咪咪。高楼门禁很麻烦,快递员只能坐消防梯上楼,额外花不少时间,其他快递员,有充分的借口将快递放丰巢,等收件人自行去取。这位胖子快递员不一样,一定不偷懒,送到家门口。时间久了,他分析出我有亲戚住同一栋楼,有时我不在家,他还会贴心地把快递送到亲戚家代收。

我的手机通讯录存有他的电话,名字标为“XX快递胖子”,后来改成“XX快递好胖子”。

我的意思是,只要认真细致,眼里有活,不怕辛苦,世上不缺工作,根本不要害怕饿死,这位好胖子的收入,不会输大多数白领,他的快乐指数也高。

改行,想清楚了,就去做。刚开始,肯定得吃苦,该吃的苦也得吃,其实,吃苦也是没有终点的,一直得吃。这点我有发言权,每天凌晨5点闹钟把我叫醒,起床是有点辛苦的,转念一想,正因为太多比我聪明的人吃不了这苦,才有我一条生路,苦是好事,苦是机会。改行(包括改变)令很多人恐惧,你战胜这恐惧,机会就是你的。

新一代人好不容易有的改行特权,别浪费了。

推荐:受好教育,是为了吃更好的苦

上文:同样是爱,但父母之爱特殊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