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假期一起耸耸肩

John Singer Sargent | Atlas and the Hesperides

人与人的区别就是阅读力的区别。

在知识驱动型的社会,知识随时在更新,新领域随时要进入,新问题随时产生,没有阅读力,人就停留在某一点,看着时代高铁呼啸而去。

阅读难不难?

不难,只有两步:一、识字;二、拿起一本书,从第一个字开始读,读第二个字,然后一直读到结束。

常用字,在小学三年级左右就认识得够多,然后可以尽情阅读了。

我有个外甥在读小学三年级,我推荐的书,包括《理性乐观派》《奇点临近》,我都随手给他寄一本,我认为他在阅读上,应该受到足够的尊重,他的书橱,当然得有这些书籍的位置。

当然,我告诉妹妹,不要强迫他读,这些书放在他身边就好了,他总会在某一个时刻感兴趣的。他身边没这些书,缘分就难产生。

前几天,有位5年级的小朋友留了言:

很多人对这位小朋友的阅读力可能大吃一惊,其实没必要吃惊,我认为这才正常,《理性乐观派》是如此激动人心、气势如虹的一本书,爱阅读、有阅读力的人一口气读完是正常的,读完了,有全新的视角,有乐观的基础,一生都不同,收益这么大的事,阅读者怎么可以错过?

《理性乐观派》是对读者友好的一本书,但确实有些朋友向我抱怨:好难啊;看不懂啊;看得好辛苦啊……

他们是爱读书的人,但为什么看这本书需要花这么大的力气?

那多半是因为力气不够。不习惯,或者根本没见过这样以统计数字和推理论述完成的书,读的时候,需要专注、需要思考、需要放弃自己的偏见,那些重要一点的书,大概都需要这种态度,这是阅读的正常态度。

很多人只满足于浅阅读,一本书,图片要多,文字要少,情节要简单,话题要轻松,半小时翻完,相当有成就感。或满足于看看内容摘要,了解一下结论,然后参与讨论。一个人的时间都用在这种阅读上,那就是自欺欺人地浪费时间。

阅读要深一点,也就是要累一点,要有意识训练自己承受这个累,阅读力才会长进。

人溜达5000米,不累,都做得到。让你配速6分钟跑完5000米,不训练是做不到的。这是浅阅读与深阅读的区别。

前不久,建议刚刚结束高考的小朋友暑期读一本厚书,之所以强调厚,就是厚有难度,厚让你恐惧,战胜一次这恐惧,阅读力就提升一大截。

最合适的就是今天推荐的这本厚书:

除了厚,它还是一本完整推介市场经济、企业家精神以及个人主义的小说,在小说世界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主角还是拯救世界的女强人。主人公沉思、演讲时,都可视为长达几十页的自由市场论文(当然,绝不枯燥),这也是这小说的价值所在,毕竟比读相关的教科书有趣多了。

读这本书,不能取代经济学教育,却是正确经济学的最好领路人。有这本书垫底,对常见的各种伤害市场经济的糊涂观念、泛爱观念、白左观念,就有了免疫力。

暑假即使过去了一半,剩下的时间,你读这本书,也是足够的。

这是第45期下周很重要,原来都是让你自己定下周的计划,这次特殊一点,我来定,请你下周开始读《阿特拉斯耸耸肩》。

推荐:理性乐观派

上文:最常见的墓志铭是……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