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痛感的人,没有爱的能力

Richard Pousette-Dart | Blue Prescence

连岳你好:

前几日看了您的《责任感过强,即为圣母》一文,觉得自己在感情里也是这样。第一个好好相处的是一个相亲对象,是个渣男,也就不提了。第二个,是彼此的初恋吧,断断续续联系,算起来八年,去年正式在一起,本以为是知根知底,所有人都很祝福,他也说要牵着我的手永远走下去,但领证不到几个月的我们,他提了离婚。

我想了想,异地、沟通都是因素吧,我和他都没怎么谈过恋爱,在我之前他都不知道如何和女生相处,我是细水长流的类型,但就在我们异地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他以为轰轰烈烈的一段感情,他自己向我坦白,他说要去撞一撞南墙。

他说我很好,但是对我一直少了一点爱的热情,不管是领证前还是后,他都用尴尬、惊恐的词来形容,我当时听到很震惊,我以为他和我一样觉得很快乐、很幸福,在坦白前一天他的举动还是无异,还是很好。

他之前跟我说不愉快的事情,把他最软弱、哭泣的一面放在我面前,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对他来说是很特别的。可没有想到,我以为彼此认定是对的人,要走一辈子,突然有种和他在一起的人生结束了的感觉,心空空的。

我也试着挽回过他,也多方面去了解了情况,他现在看到的很多都是营造烘托出来的假象,他肯定会后悔,但那个时候我断然不会在原地等他,这一点是让我觉得很痛心的,也没有力气再去全身心爱另一个人了。

有时想想他不值得我对他那么好,可有时想想,我又能理解他,错过觉得特别特别可惜。是不是我们对于爱的定义不同,还是一开始就是错的?那什么又是对的人呢?

悠悠in

——————

悠悠in:

看完你的叙述,很抱歉,我不知道你“很快乐、很幸福”的感觉凭什么发生。

他对你们感情的定义是“尴尬与惊恐”,如果他描述为真,则你对他的情感感知力完全错误;如果描述为假,则他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无论真假,都不美。

我倾向于认为,你的感知出了故障。即无论对方爱不爱自己,只要我认为他爱我,他就是爱我。也只有这样,才能忍受对方长期的伤害与忽视,痛的阈值与常人不同,你甚至都没有痛感。

痛感是重要的。痛提示风险的存在。你摸太烫的东西,手瞬间会缩回,这就是痛感在保护你。失去痛感的人,洗澡都会受伤,因为水温过高他无知觉。

受伤的感觉并不好,不亚于被烫伤。但是人受伤了没有感受,更不好。那样让你身处险境而无自知。

所以人类社会需要处罚的存在。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以眼还眼的天理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它对侵害的恶行保持了警告与纠正能力,如果失去这种能力,坏人就会受到鼓励,坏人就会凌驾于好人之上。

坏人,就会像你已经领证的男友一样,浪费你8年时间,要悔婚,赠你“尴尬与惊恐”,向你宣誓要去撞另一个女人的南墙,而你的反应是理解他,心疼他“肯定会后悔”,唯一的愤怒是“那个时候我断然不会在原地等他”。

你圣母到让人想打你,打出你一点痛感。

对坏人的无限宽容,是对好人的伤害,越爱你的好人,伤得越深。好人抚育你,疼爱你,尊重你,你转手全给了坏人,这些好人在你眼里算什么?只换得你一句感叹“那什么又是对的人呢?”

可以明确的是,你们两个都不是对的人。这世上对的人很多,你们不是。

你确实并无爱的能力,你遇上这个男人,不是你选的,是随机的,因为你无能力选择,你遇上任何一个男人,最后都离不开。从这点来看,这次被强制分手,彻底被否定,对你是有好处的,至少这个坏人欺负到不想再欺负你,主动走了。

你以后可能会爱人,但这需要你学习,要爱那些尊重你的人,不伤害你的人。

你以后可能也真的学不会爱人,但也比呆在这个男人身边好。

还有,他真的回来找你,你要有能力拒绝啊。再陷回去,就没救了。

祝开心。

连岳

推荐:爱情中本能的骗术

上文:孩子们,假期一起耸耸肩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