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律师连太分析昆山案:于某无罪可能性大,构罪也可能适用缓刑

昨天有读者建议:连太不是律师嘛,请她分析一下昆山案。

我想,是呀,我怎么从来没想到。原来只会拿个小本本向她请教法律问题。

但我怕她不想写,毕竟10多年的律师,刑辩又是她强项,经手了很多疑难复杂案件,可能看不上这种小案件(虽然舆论上很热)。

她很给面子,答应写了。或许,以后此类稿件都可以求她写了。

以下是连太的分析:

网上视频显示:宝马车驶入非机动车道,与正常骑行的电动车发生争执,宝马车后座一男一女下车,男子与电动车主于某发生口角,两人发生推搡。此时,宝马车司机刘某下车,对于某拳打脚踢,于某多是被动躲闪,未有明显的主动还击动作,刘某仍不罢休,又返回车内拿出一把长刀,朝于某挥刀数次(是否砍中不清)。未料刘某挥刀时,长刀落地,两人同时去抢刀,于某抢先捡起长刀,反过来朝刘某腹部连刺两刀,致其倒地,在刘起身过程中,又朝刘砍了三刀(是否砍中不清),刘跑向宝马车(似乎欲开车门),于某追上再砍(是否砍中不清),刘某只好朝路边跑,于某持刀追赶。

整个过程,视频体现不到两分钟。于某回到宝马车前,把刀放回车内。后警察到来。刘某最终身亡。

于某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是否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虽然没有当事方的陈述,没有证人证言,没有法医鉴定报告等更多信息,仅看网上不完整的视频,得出的结论可能不准确,但不影响对这个案件作个方向性的分析。

正当防卫源于私力复仇,现代意义上的正当防卫制度起源于西方启蒙运动时期的自然法学派,强调正当防卫是天赋人权之一。在我国,正当防卫也是一项公民权利。

有人认为,于某是在刘某对其持刀砍杀过程中采取的防卫行为,即使刘某死亡,也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因为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有人认为,于某夺刀刺中对方后,在激愤、急促的短时间内难以准确判断人身安全的威胁是否已经解除,持刀追砍仍未超出正当防卫的限度。

也有人认为,于某夺刀刺中对方后,仍追砍对方,属防卫过当已构成犯罪。

我认为,本案的一个情节对认定于某的行为性质有关键影响,即刘某的致命伤究竟是哪一刀或哪几刀造成的?如果是最初几刀,在追砍刘某之前致命伤已形成,则于某的行为属于行使无限防卫权,不是防卫过当,不构成犯罪,因为此时刘某的不法侵害正在进行。

当然,可能仍有人会认为,此时刀已被于某所持有,刘某空手,于某直刺对手腹部,致人于死地,是防卫过当。但阻止暴力侵害只有通过更为严重的暴力手段,而不可能是暴力程度更轻的行为。何况下一步事态会如何发展无法预料,正如于某怎么也不会想到,违章驾驶人不仅殴打他还持刀砍他,在紧迫的时空环境,要求于某准确采取刚好可以制止刘某暴力行为的防卫措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悖常情常理。

判断于某的行为是否过当,不能将刘某死亡的结果与于某实际遭受的伤害进行比较,合理的比较是刘某本来可能对于某造成的侵害与于某已造成的损害进行比较。如果刘某的刀未掉,如果于某不是自身强大,可能被杀的是于某。从这个比较来看,于某的行为并不过当。

假如刘某的致命伤形成于被追砍过程中,则需要再判断一个法律事实:此时于某的现实人身危险是否已经解除,于某在当时的情境下是否可能准确判断自己已没有人身危险。如果综合考量可判定于某是在没有现实人身危险的时候给刘某致命一刀,则不排除构成防卫过当的可能。

即使构成防卫过当,也可“减轻或免除处罚”,同时考虑到刘某挑起事端、伤害在先等重大过错,以及于某在现场等待警察到来的情节(可能被认定为自首),极大可能对于某适用缓刑。

一定要让中间商赚差价

Gustave Caillebotte | Man at the Window

我有一家小小的公司,将来也有可能做大。做不大也没关系,小日子过得好就行。

在向几个同事阐述价值观,我认为只要坚持两点,就会越来越好:

1、做一件交易,自己的状况要有改善,绝大多数情况,这等同于我们有钱赚。不符合这点的,空头支票开得再漂亮,理想情怀满天飞,我们都不要参与。

2、同时,要让我们的交易对手有钱赚,即使我们处于优势地位,也不要斤斤计较,不必好处吃尽,让人有钱赚,合作伙伴才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优质。

不亏待自己,也不亏待别人,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世界,一定美好。

自己赚钱就开心,别人赚钱就不开心,这种心态很普遍,这是本能的零和心态,一定要克服,在低级的思维中,别人之所得,就是我之所失,对方不舒服,自己才爽,这让交易变得非常艰难,也是堵自己的路。

不让中间商赚差价。这是一句很流行的广告语,也是迎合讨好这种低级思维。

人类社会的大飞跃,就是出现了中间商,从直接交易走向了间接交易。直接交易简陋、低效、交易品种少、成功率低,你是种稻子的,需要一张椅子,只能直接交易,你就得找到一位做椅子的木匠,而且他还恰好需要稻谷,交易才能完成,难度太大。

间接交易就容易了,你把稻谷卖给粮贩子,拿到钱,再去买椅子,一点不难。当然,在所有的环节中,人人有钱赚,才能流畅运转,不让人赚钱,别人就不做你生意,你画地为牢。

一定要让中间商赚差价,这才是正常的商业思维,这才是基本的商业素养。

因为房价高,房租涨,最近中介背了一通黑锅,很多人也愿意把一切不满归结于中介——尤其是“嗜血资本”控制的中介。

中介是个庞大的行业,低素质的,不称职的,黑的,必然占一定比例,我几乎每天都要拉黑几个打骚扰电话的中介。

但是,只要我想交易,碰到的中介,都让我满意。成熟的中介业反而透明,你该付的佣金,都是明码标价,有什么可怕的?我要做的,就是走进一家中介,看中自己喜欢的房源,把底牌全给他:我会买,真实的心理价位是多少,意思是大家不要来回拉锯,对方同意,直接签约就行。

交易一般都很快签字。

确实,多磨几天,或许可以讲一点价。不过,我的时间更值钱,我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心态:迅速交易不是让中介赚钱太容易了吗?

我的目标不就是为了达成交易吗?越快完成越符合我的利益,怎么见了中介有钱赚,还是一笔不小的钱,就忘了初心?变成了不甘愿,甚至有多拖几天的心思?这不是为难自己吗?

更重要的是,中介大量的工作属于白忙,并不是每一天都能签单,一单中介费分摊平均,也高不到哪里去。

有人可能会问,那凭什么这些白忙的钱要我买单?

这事,一定要换个角度来想,正因为是我买单,所有好感不也都归我吗?这等于其他人为我铺垫,我只是付了该付的,并没有多出一分中介费,中介看到交易迅速达成的快乐,是大赠品,为什么不收?他越开心,我不是越重要吗?

交易没那么多坑的,自己想清楚要什么,协助你完成目标的人,都让他们赚到钱,服务越好,让他们赚越多。用这办法处事,没什么人会黑你。

推荐:确实有穷病,在北京房租事件中大传染

上文:程维柳青道歉后,你会原谅滴滴吗?

程维柳青道歉后,你会原谅滴滴吗?

Henri Matisse | Icarus

昨天(28日)晚上,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和总裁柳青发了“郑重道歉”,称“在短短几年里,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并表示“滴滴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组织和资源全力向安全和客服体系倾斜”,同时顺风车业务在安全保护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无限期下线。

这是一份该有的道歉,从危机公关的角度来看,这又是一份迟来的道歉,效果是打折的,人们容易认为,只是舆论压力过大下的被迫。

这次舆论的愤怒,核心并不是发生了一起凶杀案,稍有理智的人,都能够理解,总会发生凶杀案,人类社会不可能没有凶杀案,愤怒是指向滴滴的管理与客服,平时受过客服委屈的顾客,此时也积怨大爆发。

如果程维与柳青第一时间出来发布这份“郑重道歉”,传递出正视问题的信号,那么,危机应该比现在小。

前(27日)天,有位滴滴客服留了言:

在评论区被读者怼得不行后,他自己删除了留言。如果第一时间公司的道歉是最高级别的、最诚恳的,公司内部这种声音可能就不会有,员工都知道,公司犯了原则性问题,到了动摇公司根本的危急时刻。

但是程维与柳青迟来的道歉,也好过不来。

不妨发起一个投票,看看在这份郑重道歉下后,人们的选择:

其实,你的选择,包括上面显示出的结果,并不重要。

人们当下的反应,更多体现的是情绪,这是一位朋友昨天的观察:

我这几天出行需要,照样和原来一样,打滴滴专车,因为它最好地解决了我的需求,仍然赢过了目前其他的竞争对手。至于滴滴顺风车服务,因为我很抗拒和陌生人长时间共处一狭小密闭空间,这项服务以前以后都不是我所需要的。

但它是很多人需要的,需要会将理智慢慢拉回,消费者的反应路径是这样的:

1、再也不用滴滴了!

2、不用滴滴好像挺麻烦。或者,这家的服务还不如滴滴呢。

3、那再给滴滴一次机会吧。

4、好像有改进呢,那就再用滴滴吧。

竞争对手没有迅速填补市场,再加上滴滴本身若有改善,那么,危机最终就会过去,消费者短期是情绪动物,长期是理智动物。一家企业,则短期与长期都应是理智动物,公司决策者像上面那个滴滴客服留言一样,也以情绪对杠消费者,那也就离倒闭不远了。

这次事件之后,最好的结局是市场上出现了更安全的顺风车服务,客服也是尽职的、令人信任的,它不一定由滴滴提供,可以由任何一家企业提供。有人出行,却不想开车(或没有车),有人开车出行,顺风搭人可降低成本,市场是巨大的,禁掉顺风车服务,也是反市场的作法,不可取,只不过是逼迫人们退回更不安全的服务罢了。

推荐:说说滴滴乐清凶杀事件

上文:消费降级,又一个焦虑点,能用来为凶手辩护吗?

消费降级,又一个焦虑点,能用来为凶手辩护吗?

Mark Rothko | Entance to Subway

乐清滴滴顺风车凶杀案的凶手钟某,分析他作案的原因,消费降级也出现了,这个词快成口袋了,什么都可以往里装。

凶手钟某成长背景是留守儿童,做生意亏本,网贷平台多有纪录,消费降级,所以……

所以就杀人?

在白左浪潮中,黄左也茁壮成长,所谓的白左,就是圣母心泛滥成灾,无限同情凶手,与废除死刑浪潮合流时,热衷于为凶手寻找正当性,不停挖掘凶手身上值得同情的点,然后得出结论:他杀人,其实是社会的错,我们不该惩罚他,要教育他,爱他。

世界上找不到一个100%的纯坏人,要找一个人的同情点、可爱点,一定找得到。同情心是很珍贵的,用来同情凶手,就会苛责受害者,这是必然的跷跷板。

世间的正义,记住8个字就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人在任何时候都有选择,凶手生活不容易,受害者生活就容易吗?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两个字,大家都有作恶的合理性?

白左黄左是经不起追问的。

所以,面对一个残忍的谋杀犯,是正确的反应就是,我不关心你的成长背景,我不关心你的心灵创伤,赶快偿命还受害者一个公道吧。

说起不容易,说起创伤,谁比得上受害者呢?开开心心出门,被人杀掉。我的同情心,只会给她,没有多余的给凶手。

至于消费降级,也拿出来当卖惨的点,就更不应该了,也不要因为这点被带入同情凶手的坑。

消费降级,是一个新的焦虑点,也可以说是制造焦虑产业的最新发明。

什么是消费降级,就是感觉更穷了,原来过得挺小资的,突然要关心打折信息了。北京房租一涨,看着媒体谴责资本的热文,哭闹着要回老家,后来发现北京并不特殊,老家房租也涨了,涨幅还差不多。

为了感谢你在消费降级时没当杀人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所谓的消费降级,很快就要结束了,对房租最敏感的,就是无房的工薪阶层与社会新人,他们拿着固定薪水,每笔开销都做了计划,房租上涨后,马上要出现赤字,这是一轮通货膨胀传递到最后一棒的信号,接下来,企业为了留住员工,就得开始加薪,让员工有盈余,慢慢的,消费开始升级,咖啡又可以喝了,西餐馆也能上了,小长假说走就走去旅行了,小日子过了三两年,下一轮房租暴涨又来了。

这种周而复始的涨价,就是永不停止的通货膨胀。稍稍多想一下,你就会发现,在这过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消费降级了,房客多交租金,消费降级了,可是房东多收了租金,他每月的房贷却是固定的,因此盈余增加,他消费升级了!这是通货膨胀的另一个特点:损不足以补有余,富者越富,只要有良好的不动产做锚定,别人的消费降级就是你的消费升级。

这就是你要暂时吃一点苦,拥有好房产的重要性,它能抵挡一轮轮的通胀洪水,水涨船高,消费永不降级。这样有利于你心理健康,不会在消费降级中焦虑,更不可能天天去干“嗜血的资本”,那是完全不理解资本的煽情话术,天天跟着喊,随魔音起舞,思维被谋杀,你的脑子坐上了一位凶手开的顺风车。

推荐:贩卖焦虑的人那么多,你更不要过分焦虑

上文:说说滴滴乐清凶杀事件

说说滴滴乐清凶杀事件

Ivan Aivazovsky | At night. Blue wave

24日下午1点半左右,女孩赵某在浙江省乐清市虹桥镇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县时失联。经过警方紧急侦破,25日凌晨4点,犯罪嫌疑人、滴滴顺风车司机钟某在乐清市柳市镇落网。7点,遇害的赵某遗体被找到。

这事可以分成几个方面说:

1、滴滴有没有错?

有。

这事披露出来的滴滴客服状况是:低效、推诿、失信。他们受到的一切责骂,都是应该的。

最致命的是凶手在前一天还被顾客林女士投诉,称司机开往偏僻的道路,林女士以跳车为由才迫使司机熄火停车,下车后还被司机开车尾随几百米,直至听说林女士要报警,司机才放弃。滴滴平台答应两小时回复林女士,结果至第二天案发,也未回复。

人们有理由相信,如果滴滴及时处理林女士的投诉,凶手第二天就没有作案可能。5月5日郑州空姐案才发生不久,滴滴顺风车业务停业整顿过,然后却犯同样的、更严重的错误。怎么不令人愤怒?

2、滴滴该不该受罚?

该。

除了法律上该承担的责任,其商业价值、商业信誉受损,都是应该的。就算因此倒闭,也是咎由自取。

3、是不是垄断的错?

滴滴的市场占有率极高,处于市场垄断地位。一般人认为,只要垄断了,企业就会欺负消费者,这次滴滴客服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但更要看到,只要它犯了致命的错误,处于垄断的业务就轰然倒塌,瞬间归零,滴滴不得不“暂时”下线顺风车业务。

在市场竞争中形成的垄断,并不可怕,因为市场是开放的,潜在的竞争对手随时可以进入,并借助垄断企业犯的致命错误崛起。

有害的垄断是所谓权力垄断,市场只由权力指定给某一(几)家企业,市场不是开放的,那么,垄断企业就不害怕犯错,反正市场永远是它的,犯错了也没有竞争对手来抢市场。

这次滴滴顺风车事件后,最好的解决办法其实是鼓励更多企业进入顺风车业务,而不是将顺风车业务妖魔化,全部一关了之。

4、顺风车业务会消失吗?

不会。

即使没有企业开展顺风车业务,人们的顺风车需求也一直存在,汽车的普及加上人们有出行的需求,搭顺风车必然大量存在,在没有网约车技术之前,人们在路边招手,在网上发布信号,用更落后、更不安全的方式搭顺风车。

通过网络平台撮合顺风车,技术上使恶性案件更不可能,因为司机与顾客的资讯都在平台有纪录,任何一方受害,至少能迅速锁定嫌犯,这点有震慑力。传统方式搭顺风车,凶案发生,对警方的侦破能力,是个巨大的考验。

5、技术能消灭犯罪吗?

不能。

无论技术怎么进步,能做到的,只是最大幅度地降低犯罪,而不能彻底消灭犯罪。

有三类犯罪无法阻止。

一是抱着必死之心的犯罪;二是极高明的高智商犯罪;三是极愚蠢的低智商犯罪。

这次杀人的顺风车司机属于第三类,他还强迫受害人通过微信转了9000元给他,抢钱意味着他仍在规划未来的花销。这个蠢货,愚蠢到不理解所有的资讯纪录的威力,也根本想不到被害人可能已经发出求救信号,这种犯罪,逃脱的可能性为零,而他竟然犯了,对这种极度愚蠢的坏人,说实话,人类无能为力,他们会通过近乎自杀式的愚蠢犯罪打败一切技术。

彻底消灭犯罪是不可能实现的,只能追求将犯罪率降到极低。

推荐:说说张扣扣案

上文:遮丑式婚姻,中国婚姻的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