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即权力,一次有趣的点化

Rembrandt | Philosopher Reading

怎么增加影响力?怎么更容易传播自己的观念?4号刚推荐完著名心理学家罗伯特·西奥迪尼的《影响力》,其中的一条影响力原则是顺从权威,即权威具有强大的力量,观众即使知道电视广告上的专家是演员扮演的,也能增加说服力,神奇吧?

昨天就在朋友圈看到一条消息,生动验证这一原则:

长汀是我故乡,每年会回几次,文中提到的小庙我很熟悉,它在汀江边上,顺着江边有条不太正规的塑胶跑道,跑道为避开小庙,还拐了一个弯,我回去都会在那跑步,去年10月份跑时,还受了有史以来最重的一次伤,几个月后才恢复。

长汀人很自豪的一点是重视教育,喜欢子弟读书,这次耳目一新的“点化”执法,也算是一个例证吧。

严格来说,这次执法并无依据,因为《金刚经》和《华严经》并不是政府法律。正规的执法应是宣布被举报人触犯了政府的某项规则或法条,命令其行为中止,否则将处以惩罚。但后者的效果必然差很多,碰到执拗的人,就认为你侵犯自己的信仰,更来劲。

从信众的角度看,政府工作人员即使有权力加持,其权威也远不如《金刚经》和《华严经》,他们眼中的权威,才是真正的权威,善于理解对方的知识结构,用他们的权威说服他们,得到大家都喜欢的结果,这是比较高明的沟通方式,当然也是比较文明的执法方式。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对知识社会有个概括:知识即权力。

我们现在就处于知识社会,脑力的重要性高于其他一切力量。

知识即权力。这句话并不好理解,你很有知识,可并无权力。权力的行动可能无知,却丝毫不减其力量,个人基本丧失与权力对抗的能力。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权力即知识。

从短期来看,是这样的。权力即知识。但是如果权力与知识背离,其执行的成本就极大,损耗大到不可持续,长期来看,知识最后还是说了算,真正在乎自己的权力,会寻求与知识一致。

沟通,让对方接受自己观点,改变行为,这是大知识。遗憾的是,权力中人很少像上文长汀县环保局的人一样学习这知识,更多是陷入一种傲慢:我有权力,我还很正确,你必须服从。

想到有地方最近没收农村老人的棺木,扒人家的坟,引发激烈反弹,据说停止了。做这种事,就是无知,最后会失去权力。

从唯物论的角度,从科学的角度,确实,人死了,不会变成鬼神,祖先灵魂住在一个土堆里保佑子孙这种事,是幻想。但是,我还没看到有科学家主张扒人祖坟,因为对中国的传统与现实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那一堆土,是很多中国人的精神纽带,在他们的知识结构中,处于非常重要的位置,谁敢侮辱,谁就是仇人。你可以不认同这种生活方式,他们也强迫不了你,但你不能用强力去剥夺他们这种生活方式,这是犯了沟通的大忌,你自以为是权威,其实是触犯了他们的权威,最后两败俱伤。

当然了,从产权的角度讲,就更简单了,我的棺木,你来抢,那就是侵权,是强盗。产权至上,打着多少正确的旗号侵犯产权都是恶。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有权力的人,有产权观念,在沟通中,不傲慢,有方法,我认为,他的权力才是真正的权力。

推荐:我伤害你,你还无法拒绝,这就是奴役

上文:我鄙视你,怎能活成被你鄙视的样子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