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烟肼毒狗,将是更常见的私力救济,但也有风险

Oleksandr Hnylyzkyj | Hospital Doors

关于狗的话题,是撕裂朋友圈的大杀器,很多人不敢触及,但是,正因为分裂这么大,矛盾这么深,又是一个回避不了的话题。

昨天我说了这个话题,后台有两类最多的回复:

一类当然是“狗粉”的辱骂和诅咒,这在意料之中,关于狗的话题,我写过多篇文章,有经验了,也不会太在乎,写文章的人怕被骂,那就无法写文章了。当然,多数人不以文章为业,他们害怕成群结队的辱骂,这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困扰。他们的观点,即使是正确的,只要预计到会辱骂及诅咒,他们一般也就选择沉默。忍吧。

二是有个关键词屡屡被提及:异烟肼。这种治疗结核病的药物,因为其对狗有致命的毒性,迅速为人所知。

从新闻来看,可能几年来一直有人用异烟肼毒狗:

据2014年1月21日《北京晨报》:丰台区程庄小区,两天之内10只小狗接连中毒暴亡。

据2016年6月24日《北京晚报》:一夜之间,通州区物资学院3号院内的30多条宠物狗都中毒死亡了。从中毒到发作,不到一个小时。

据2018年08月06日《新京报》:近日,在北京世纪坛附近绿地,郑女士家的宠物狗突然抽搐倒地,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郑女士了解到,附近小区的两只狗也在3日前后死亡,其中一只狗死前呕吐物中有被“挖空的”香肠。在荣丰2008小区附近绿地,有狗主人找到了与去世狗呕吐物中相似的香肠。

没上新闻的有多少,就不知道了。

异烟肼知识的迅速普及,跟争议有极大关系,越争议越普及。我劝你文明养狗,拴狗绳、戴口罩、捡狗屎,你回我笑嘻嘻,不耐烦了还骂我一顿,我为这种事报警,警察也不太愿意管,警力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好不容易像南京江宁的警察一样,管了流浪狗,还被狗粉骂得道歉。这逐渐将人往私力救济的方向逼迫,你们狗粉这么牛逼,好吧,我也社会一点,直接去买香肠和异烟肼。

到时谁的损失大?当然是狗粉的,你的狗像你的家人,甚至比家人还亲,它被毒死,你有巨大的悲痛,所以你不要赌别人不敢用,家人有危险,你当然要做好防范措施。投放异烟肼的人,也会面临一定风险:虽然不太可能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危险物质有其特定含义,一般是指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危险物质,异烟肼应该不会被界定为这类危险物质。但可能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即可入刑,数额较大的起刑标准各地不一,但不少省份1万元就是起刑点。

所以,很多人也不要有了异烟肼这武器,终于得到反制手段,就进入狂欢状态,尤其是对孩子,一定要讲足法律风险,不要一怒之下做蠢事。它不像狗粉夸张的罪那么重,但也不是毫无风险。但事情发展的规律不会改变,狗粉越霸道,想使用异烟肼的人越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是人的本能,受的委屈越多,这本能越强烈。

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的事发生,还是要多讲道理,要相信文明最终还是有渗透力的,比如昨天这条留言,就令人感动:

推荐:好人要学会当坏人

上文:请南京江宁警方向我道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