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只想和一位母亲聊一聊

Edvard Munch | Morning

想和昨天一位留言的母亲聊一聊:

本来题目是,今天,只想帮一位母亲。后来,我问自己,“帮”这个字能体现现在的状态吗?我只是施,她只是受?仔细想想,不是的,我们是互相给予。

我收到过许多这样的绝望、悲伤的邮件和留言,如果我都只是施予,那么,心灵的无限淘空,我可能早已厌倦这种工作,甚至会让我自己也变得悲观绝望。

然而并非如此,每当想到自己写下的字能稍稍提振他们的士气,让他们的状态好几天,我就觉得很开心,在这过程中,我是得到的,我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当然,我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魔力,聊一聊就能让你彻底改变人生,你的痛苦没了,你的感情变好了,你的债务消失了,你的孩子瞬间变聪明了,没有这样的力量,没人有这样的力量。

我们聊完以后,你的一切麻烦和痛苦都还存在,只不过,你看待它们的眼光改变了。

意义疗法的创始人维克多·弗兰克尔纪录过一个案例:一位年迈的、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全科医生因为无法接受妻子的去世,向他咨询,虽然医生的妻子已经去世两年,但爱她胜过一切的他,无法走出痛苦。

维克多·弗兰克尔问他:如果先去世的是你,现在活着的是你妻子,那会怎么样?

医生答道:她会很痛苦,无法承受。

维克多·弗兰克尔说:你看,医生,你替代了她的痛苦,只不过代价是你还活着,并且承受了痛苦。

这位思念亡妻的医生没有再说话。一旦找到了意义,痛苦不再是痛苦了。

痛苦是一定会存在的,我们一生,也必然会遇到痛苦。财务危机、家庭危机,可能会出现,犯错、疾病、死亡,必然会出现,这些都带来痛苦,试图逃避一切痛苦的企图,脱离现实,务实的做法是,当痛苦发生时,想想它的意义所在,它一定有意义。

比如这位妈妈,犯过的错误折磨着她,悔恨、内疚,但是换成女儿的角度看问题,意义就呈现。

女儿希望见到一个养育她、保护她、引导她的妈妈。妈妈不希望自己犯的错误再次发生在女儿身上,这就是错误的价值,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在观念的浸润中,妈妈的经验教训可以传授给女儿,这避免她将来掉入同一个坑,妈妈受了苦,女儿就避免受苦。

女儿更好的未来,就是妈妈修正了过去犯的错误。

过去犯的错误,不再仅仅是产生悔恨,它还产生价值。女儿并不会责怪妈妈犯过错误,女儿只会佩服修正错误的妈妈。

加油吧,这位妈妈,希望你今天开心一点。世界这么小,我们或许曾经离得很近,擦肩而过,世界又很大,我们的一生,可能不会认识,将来除非你告诉我,我也未必知道你女儿丰盛的人生。

但无论你说不说,你将来是不是忘了今天这几句聊天,我都知道,你和你的女儿,会越来越好的。因为你已经在用女儿的眼光看待自己,你为她负责任的意志强大得足以战胜痛苦。

祝开心。

推荐:小事好说话,大事不好说话,这是幸福生活的方法论

上文:没有找到意义的生命,是不值得过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