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买不起房到租不起房,规律很强大,愚蠢也很强大

Paul Klee | Strong Dream

舆论近来关注北京房租上涨,得出的原因是资本炒作,开出的药方是政府应该管制。

永远熟悉的味道。愚蠢的味道。

政府管制可以解决问题,政府为何不好人做到底,索性规定每个中国人都在北京有套房,不就万事大吉了?政府有这个本事,我想,它是不会吝啬的,管制就可以管制出富裕,为什么还要辛苦工作呢。

据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统计,北京上半年租金均价为4649元/套,环比去年下半年上涨7.3%,今年6月份环比5月上涨了4.2%,同比2017年6月上涨了8%。

这样上涨,在有丰富出租经验的地产商潘石屹看来,仍然没有赚钱机会,他19日表示,长租公寓这行一定会有银行贷款,基准利率是4.9%,实际成本会更高,房子建好租出去回报率只有1%。最近北京公寓租金上涨,其实租金再翻一番,做这行依然亏本。从这个判断来看,资本其实在做慈善,冒着亏本的风险进入。

资本进行某项投资,当然是预期其价格将上涨,预期错误就认栽亏本。预期的依据就是看供需关系,供给满足不了需求,价格就要上涨。

北京这座全球重要城市,权力资源、资本资源、医疗教育资源,几乎一切好资源都密集,人们源源不断前往这里寻找机会,对房子的需求巨大。据统计,北京市房屋存量约750万套,共计约1600万间,对应于接近2200万常住人口,供给缺口不小。

按北京年鉴显示,供给还在减少,北京2016年峻工的所有房屋,包括城镇和农村、包括住宅和非住宅,总计3594万平方米,而同一年拆除了5985万平方米违建,总供给净减少。

资本正因为看到供给的短缺,才进入这个市场,房租持续上涨,只是证明资本的判断正确。因果链条是这样的:北京房租上涨,是因为供给不足,而不是因为资本进入。如果接下来的对策是逼迫资本退出,而不是解决供给问题,那么,就没有对症下药,房租照样还要上涨。

在缺乏市场常识的头脑中,最典型的偏见就是以为一切罪过都是资本造成的,对资本逐利行为恨之入骨,这是恩将仇报,资本逐利就是在配置资源,资本的流动指向供给不给的地方,最终提供更多的供给。

缺乏市场常识的民意强大,政策就会迎合这个民意,形成沉沦的漩涡,不停自我强化。

政府真的管制房租,不外乎这几招:

一是限价,规定最高租金。房东的对策有无限多,或阴阳合同,或另行收取费用,害怕承担风险的,索性只租给熟人。你的感受是,房子更难租了,租个房子,不可言说的因素多了,更类似于地下黑市。

二是限租,类似于房产市场的限购,租客不满足一系列政府开列的条件,就不许你租房子。你从抱怨租金高变成想租也租不了,只好离开北京,或成为一个“违法”的租客。

呼唤管制,就是呼唤剥夺自己的自由,把合法的市场呼唤成非法的市场。

市场的运行逻辑,需要多想一步,这超出很多人的思维能力,如果只迎合这部人,那么,决策就会离市场越来越远,稀缺的将更稀缺,浪费的将更浪费,不知不觉,就重返贫穷了。从这点来看,改革者是难当的,他做出的遵行市场规律的决策,往往得违背民意。

推荐:北京人的命更值钱

上文:今天,只想和一位母亲聊一聊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