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准备坐牢了?

有朋友开我玩笑:连岳,你要准备坐牢了。

我问:为什么呀?

他笑嘻嘻说:因为你丁克,近来对少生不生的迫害风,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啊。

再怎么演化,坐牢可能不至于。不过,政府对于呼吁征税加税的要求,总是非常乐意的,这就像呼吁给你加工资一样。

近来,呼吁对单身和丁克加税的人,确实有点多。这是有些人比较阴暗的地方,当他们嗅出权力可能迫害某一类人时,他们非常乐于表现得积极一点,当有大规模迫害活动时,民间的自愿迫害者,总是比官方的迫害者卖力。

著名心理学家维克多·弗兰克尔,犹太人,在纳粹的四个集中营关押过,包括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他观察发现,同为犹太人的犯人头目,比纳粹军官更为残暴。他后来也不认可所谓的集体犯罪,更不认为只要曾经是囚犯,就天然值得尊重。

同样被剥夺自由的人,并不是天然就珍惜他人的自由,给他们机会时,他们中的有些人,第一反应就是剥夺他人自由,他们并不热爱自由,他们热爱的是迫害,他们的痛苦,不是来自没有自由,而是来自没有迫害权。

看看那些呼吁对单身与丁克加税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浪费资源”,你们将来养老要依靠别人的孩子!

多么熟悉的理由,就在几年前,惩罚超生的人,理由也是“浪费资源”,这些孩子的长大要依靠别人的付出。

同一个理由,可以惩罚你超生,也可以强迫你多生,多么神奇。剥夺一个人的自由,并不需要逻辑自洽,不过需要耍流氓而已。

我们不要当流氓,还是要把道理讲清楚。

一个人有没有浪费资源,和生不生,生多生少并没有关系,既然扯到税,就可以用一个最简单的标准甄别:这个社会分成三类人,一是净食税者,一是净纳税者,算一算你一生享用的”公共资源”值多少钱,你纳的税超过它,就是净纳税者,你不仅没有浪费资源,还养活了其他人,反之,你就是净食税者,一生是负数,浪费了资源。理论上,还存在着两者抵销为零的可能,这是第三类人。

你是这三类人中的某一类,和你的生殖状况没有关系,和你的挣钱能力有关系。浪费资源就要惩罚,按这逻辑,要惩罚的人多了,老弱病残,第一批要消灭,这比纳粹还狠。

人是自己身体的主人,生殖选项,是一个人的基本自由。当一个人的生殖不能自主,必须达到他人的标准,否则就受惩罚,他就失去了人的尊严,变成了牲口。一个人被强制少生、多生,都是被强制,都享受牲口待遇。

我们要的生殖自由,就是不按他人标准生殖的自由,生,不生,少生,多生,都随你意。从强制少生走到强制多生,世界有变好吗?并没有,只是作为牲口,更累了一点,毕竟要多生。

几年前,一位著名经济学家写给女儿的信中表示,自己备足了养老钱,女儿不必有后顾之忧,可以尽情追求自己人生的可能性。这么美好的感情,却被一位反计生人士追着骂,认为他否定了养儿防老这个根基。这种思维模式不就是强制计生的?不符合我生育喜好的人,全是坏人。这些人,就是集中营里的犯人头目,是现在兴奋地鼓吹惩罚单身与丁克的人。

我们的自由随时都可能受损,来自民间的剥夺,并不会少。如果一个人认为那些生活方式和他不同的人就该受惩罚,那么,无论他是官方还是民间,都是自由的敌人。我们不要沦落到这种可悲的地步。

推荐:丁克如何养老及分配自己的财产?

上文:你要爱她,但不要老让着她;你可以偶尔欺负他,但不能老欺负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