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有穷病,在北京房租事件中大传染

Briton Riviere | Tick-Tick

穷病不是电影里的一句玩笑,它确实存在,属于急性传染病的一种,一年总要大规模发作几次,如果你没有抗体,症状就会体现为狂热、焦虑、愤怒,失去对因果关系的判断能力,虽然不是致命,但会变穷。

最新的穷病又爆发了,就是所谓的资本推高北京房租。受感染的人无一例外相信,只要取缔资本,抓几个黑中介,房租就会下降。

有抗体的人,在这疫情里,会用正确的因果关系对抗病毒,房租上涨的原因是什么呢?

8月21日,在万科2018年中期业绩推介会上,万科总裁祝九胜认为这个问题“有点误会”,他表示,“最近这一两年确实有一些资本、机构介入了这项业务,目前的情况来看,机构在里面的占比非常低。从我们观察来看,中国最高的城市机构渗透率5%,一般城市2%都不到,所以机构在目前介入有限。”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认定中介黑,资本可怕,他完全可以自己在北京直接找房东,一家家比价,最后找到自己认为便宜的。至少95%的市场在资本与机构的控制外,活动空间很大。

当然,万科是地产公司,凡憎恨房价的,一般也会憎恨它,即使祝九胜给出了具体数字作为依据,感染了穷病的人,也会拒绝相信。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黑心地产商的话,我不信。

没关系,还有更为可怕的数据可以醒脑。

据《经济观察报》,从同比增速来看,北京租金8月同比增速为20.34%,并不是最厉害的。万宁以超过70%的同比增速位列第一,舟山也达到了58%,深圳、广州、成都的同比增速也均超过30%,下图可以看出,房租上涨是一二三线城市的普遍现象:

根据一些媒体自媒体在北京房租上的炒作手段,就要得出结论:“嗜血”的资本控制了这些房租上涨的城市。再想炒作,都不敢这么写吧?很多普遍性的现象,抓住北京炒,用一个煽情的故事就可以引爆舆论,那是因为北京受关注,重要,穷病在这里特别容易通过舆论传播。

房租上涨,除了供给小于需求之外,又看到价格上涨的最大动力:通货膨胀。钱水了,物价就得涨,只不过房租这种大额支出,涨了更痛苦。早餐涨一倍,你不过一次多掏几块钱,没感觉,媒体也无法写出“嗜血资本控制早餐”这种爆款文章。只有房子,只有房租,才能引爆穷病大流行。

一个人知道因果关系,就不受穷病感染了,即使你再穷,思维方式也是富裕的,最终能够得到富裕。房子一直在限购(尤其是人口净流入的一二线城市),这意味着供给一直在减少,同时,需求不停在增长,货币一直在变水,房租上涨,就像1加1等于2一样,是必然的,是经济学幼儿园小班常识,和资本、机构、黑中介都没什么关系。

当然,感染穷病的人需要吃一只替罪羊,情绪才能稳定,这时候,宰几只黑中介就是必须的,我相信,也一定找得到几只作奸犯科的黑中介,各行各业都有一定坏人比例。

穷病的最大特征就是马上要找到替罪羊,不管合不合因果,他们的怒火需要迅速发泄,凡是没有市场常识的人,“资本”就是万能替罪羊,发泄完,他们可以开始自怜:我好可怜,房子都租不起……

全然忘了,任大炮劝他们买房子时,他们怼道:租房子更自由!

推荐:从买不起房到租不起房,规律很强大,愚蠢也很强大

上文:我要准备坐牢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