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焦虑,防狂热,冷静得没朋友的大师教你怎么做

Edward Hopper | Compartment Car

如果你看书看到精彩之处,有习惯折页以示重要,又要用下划线标识出金句,那么,勒庞(Gustave Le Bon)的《乌合之众》你就该买两本,因为有一本在你阅读时将损毁,涂抹折叠得失去原样。

你需要一本新的书放在身边,方便重新阅读。就像二战时双方的领袖都喜欢他的书。人们指责勒庞的学问把希特勒、墨索里尼变聪明了,但也不该忘了,丘吉尔、罗斯福、戴高乐也将他的著作当成教科书。罗斯福曾当面向偶像致敬:你的书一直摆在我的桌面上,我也随身带着它。

勒庞若是活在今天,这本书也刚刚写完,毫无疑问,彼此争吵的不同派别,将联合起来撕碎他。庆幸的是,这本书完成于1895年,他也于1931年以90岁的高龄去世,避开了乌合之众制造的几个大灾难。

当然,勒庞预计到了这些灾难。他在书中提到,德国的军队越来越庞大,迟早将抹去不好战的妆容,他们将发动可怕的战争,让我们付出惨痛的代价。德国人证明他极有远见,而且证明了两次。

勒庞瞧不起一切群体(乌合之众),不仅仅是德国军队,只要人们在某种激情、恐惧、爱恨而聚集在一起时,就构成群体,这种群体,可能长久,可能短暂,人在群体中,个性消失,理智退化、文明丧失,变得易怒、轻信、头脑简单。这几天刷屏的“嗜血资本操纵北京房租”就是典型的乌合之众事件,稍有常识的人冷静一下,都会觉得奇怪,为何如此缺乏经济学常识的文章会突然大爆发?甚至一些平时正常的经济学者也失控加入大合唱?这就是乌合之众智力退化的症状,他们已经不愿意看到事实与常识,即使你把它们摆在他们眼前,他们也会扭头不看。

勒庞对此见怪不怪,他认为这是人类进入群体时代的常态,不太可能改变它,但要知道它运行的规律,他火力全开,大革命、民族、宗教、国家、社会主义、陪审团、议会、民主……,这些名目,都只是群体形成的花样而已,本质是一样的,反智。就是运行比较出色的英国民主制度,也只是做两件事,一是浪费钱,二是损害自由。

你说,这个人神经是不是很坚强?他这种瞧不起全世界乌合之众的姿态,应该算是看透了乌合之众吧。而且他运气还不错,寿终正寝,按理说,是要被乌合之众弄得非正常死亡的。更有意思的是,这本书还是经典,本来,任何一个派别都有理由仇视它,禁止它。

可能是这本书对人类的拯救意义太大,所以莫名其妙幸存了。

这本120多年前的书,并不符合现在的学术规范,也有些歧视女性的话语。哈哈,女性读者要原谅他。但是这本书好读,精练,文字讲究,更类似于沉思录,有很多结论性的话语,把推理过程略过了,而且勒庞可能认为,不需要推理,事实就是如此,我勒庞对人性的判断不会错,你们这些乌合之众,理解不了塔尖上的大思想家,但你们迟早知道我是对的。

是的,时间证明他是对的。用无数多的灾难证明他是对的。你现在看他的书,那一句句结论,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一连串例证,例证里有血、有泪、有脑子里的水。现在的乌合之众有比120年前聪明吗?没有,他们的心理特征是一样的,在信息快捷的网络时代,乌合之众甚至更蠢了。

解决办法,我认为是有的,一是和群体稍做隔绝;二是对流行的愤怒做一点逻辑推理;三是读这本《乌合之众》解解毒。

这是第50期下周很重要,建议你将阅读《乌合之众》列入计划,如果这本书没法下周入手,那也建议你读读连岳书单里的其他书,你读完的书,写写感想。阅读与写作,是孤独的,是脱离乌合之众的最佳路径。

像这位朋友一样,享乐阅读的乐趣吧:

推荐:为何下周对你很重要?

上文:确实有穷病,在北京房租事件中大传染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