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降级,又一个焦虑点,能用来为凶手辩护吗?

Mark Rothko | Entance to Subway

乐清滴滴顺风车凶杀案的凶手钟某,分析他作案的原因,消费降级也出现了,这个词快成口袋了,什么都可以往里装。

凶手钟某成长背景是留守儿童,做生意亏本,网贷平台多有纪录,消费降级,所以……

所以就杀人?

在白左浪潮中,黄左也茁壮成长,所谓的白左,就是圣母心泛滥成灾,无限同情凶手,与废除死刑浪潮合流时,热衷于为凶手寻找正当性,不停挖掘凶手身上值得同情的点,然后得出结论:他杀人,其实是社会的错,我们不该惩罚他,要教育他,爱他。

世界上找不到一个100%的纯坏人,要找一个人的同情点、可爱点,一定找得到。同情心是很珍贵的,用来同情凶手,就会苛责受害者,这是必然的跷跷板。

世间的正义,记住8个字就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人在任何时候都有选择,凶手生活不容易,受害者生活就容易吗?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两个字,大家都有作恶的合理性?

白左黄左是经不起追问的。

所以,面对一个残忍的谋杀犯,是正确的反应就是,我不关心你的成长背景,我不关心你的心灵创伤,赶快偿命还受害者一个公道吧。

说起不容易,说起创伤,谁比得上受害者呢?开开心心出门,被人杀掉。我的同情心,只会给她,没有多余的给凶手。

至于消费降级,也拿出来当卖惨的点,就更不应该了,也不要因为这点被带入同情凶手的坑。

消费降级,是一个新的焦虑点,也可以说是制造焦虑产业的最新发明。

什么是消费降级,就是感觉更穷了,原来过得挺小资的,突然要关心打折信息了。北京房租一涨,看着媒体谴责资本的热文,哭闹着要回老家,后来发现北京并不特殊,老家房租也涨了,涨幅还差不多。

为了感谢你在消费降级时没当杀人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所谓的消费降级,很快就要结束了,对房租最敏感的,就是无房的工薪阶层与社会新人,他们拿着固定薪水,每笔开销都做了计划,房租上涨后,马上要出现赤字,这是一轮通货膨胀传递到最后一棒的信号,接下来,企业为了留住员工,就得开始加薪,让员工有盈余,慢慢的,消费开始升级,咖啡又可以喝了,西餐馆也能上了,小长假说走就走去旅行了,小日子过了三两年,下一轮房租暴涨又来了。

这种周而复始的涨价,就是永不停止的通货膨胀。稍稍多想一下,你就会发现,在这过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消费降级了,房客多交租金,消费降级了,可是房东多收了租金,他每月的房贷却是固定的,因此盈余增加,他消费升级了!这是通货膨胀的另一个特点:损不足以补有余,富者越富,只要有良好的不动产做锚定,别人的消费降级就是你的消费升级。

这就是你要暂时吃一点苦,拥有好房产的重要性,它能抵挡一轮轮的通胀洪水,水涨船高,消费永不降级。这样有利于你心理健康,不会在消费降级中焦虑,更不可能天天去干“嗜血的资本”,那是完全不理解资本的煽情话术,天天跟着喊,随魔音起舞,思维被谋杀,你的脑子坐上了一位凶手开的顺风车。

推荐:贩卖焦虑的人那么多,你更不要过分焦虑

上文:说说滴滴乐清凶杀事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