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需要温度

Claude Monet | Water Lilies

人这种动物,复杂难搞的地方在于,他不是单纯的理性动物,他还是情感动物。

理性好判断,合不合逻辑,真假立判。但是情感难以把握,更类似于烹饪与诗歌,同样的食材,同样几个字,组合不同,分寸拿捏不一样,得出的结果大不同。情感不是非黑即白,有大量的灰色空间,不黑不白。

大多数人害怕处理情感问题,是有道理的。总怕把握不好度,令自己和他人尴尬。

有句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市场越发达的地方,人们情感上的压力越小,因为多数问题明码标价,选择变得简单,只有两步:1、买不买得起?2、如果买得起,想不想买?

有种偏见认为,这样令人冷漠了。其实正相反,这才让人把情感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我们爱一个人,除了钱提供保障,还需要大量的情感投入,随时的拥抱和亲吻,无尽的陪伴和闲聊。

举个例子吧。你现在去菜市场买肉,你和肉贩子之间,不需要培养什么感情,你不必巴结他。但在有肉票的时代,肉是稀缺的,卖肉的岗位享受一定的特权,同样一斤肉,部位不同,肥瘦有异,你就得巴结卖肉的,希望他对你有好感,这样你能得到更好一点的肉。后一种社会,感情很廉价,人也活得猥琐。

所以我们要感谢市场,它让人不扭曲。正如昨天有位朋友留言谈到教育的市场化:

教育彻底市场化,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阻力都极大,我认为实现的可能性很小。但也得看到,教育事实上已经局部市场化,不说昂贵的私立学校,各类补习老师、在学校周边的各种托管服务,都是市场提供的教育,家长也习惯按市场方式购买这些服务,教师节,就是礼貌地问一声好,并不需要贿赂,送点小礼物,心甘情愿,彼此无压力。

有人认为,只要没有市场化,好资源就能平摊给每一个人。这是中了平均主义的毒。

没有市场化,好资源更稀缺,购买方式更奇特,为了就读资源长期积淀,优势难以撼动的公立小学和中学,家长先得买学区房,买了学区房,还不够,一个班大几十个孩子,老师的精力又是有限的,争夺这些资源的家长,可不信平均主义的邪,他们有强烈的贿赂冲动,无论是情感上,还是物质上,有些老师,也不拒绝,甚至会主动索取。我不是说每个老师和家长都会这么做,而是说,这是存在着的事实,用再多道德谴责、再多纪律禁止,都会持续发生的事实,只不过大家表现得更巧妙,交易方式更高明。

有需求,又没有合法的市场,就会有黑市,需求越大,黑市规模越大。这是市场规律。

对于很多本分实在的老师来说,我认为,表达一点善意,并不是贿赂,那是人与人之间正常的温度,比如教师节孩子送花给老师,都被批评,我觉得就过分了:

花有什么用?又不能吃,又不能转卖,明天就枯萎,它纯粹就是表达感情的道具。收到花都要被骂,我觉得,就不是正常的社会了,那教师节有什么意义呢,不变成教师羞辱节了?

在正义感过强的人看来,确实是,别人收一束花,听一句好话,都是腐败,都是堕落。这些人就是冷冰冰的僵尸,不会微笑,不会欣赏,也没有体谅,严苛的正义感只不过是他控制别人的手段,谁都躲着他,怕被他咬一口。

推荐:受好教育,是为了吃更好的苦

上文:老师难当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