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可以很廉价,为何变得昂贵?

Norman Rockwell | Teacher’s Birthday

有些人为了体现自己的专业性,在谈经济之前,加这么一句:我大学是学经济学的!

听了这话,我一般先在心里扣10分,这些人的经济学见解,往往比没有学过任何经济学的更糟一些。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说出来的就是凯恩斯的那一套:政府要管一管!市场在毁灭穷人!不放水经济就无法发展。全是违背经济学常识的坏观念。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他们学的就是凯恩斯那一套。凯恩斯是个能量很大的煽动者和文章高手,但他恰恰不是一个经济学家。凯恩斯塑造了政府比市场还牛逼的光辉形象,所以,他的学说,在全球范围内,将一直会受到政府的支持与赞助,是学院教育中的经济学主流。

凯恩斯观念最致命的杀伤,就是将贫穷观念植入大脑:有人穷,是因为政府管得不够;有人穷,是因为市场化。政府是天使,而市场是魔鬼。

人是观念的产物,贫穷的观念导致贫穷的行为。

不改变贫穷的观念,就无法终止贫穷的行为。

市场建立在无数的自愿交易之上,自愿交易提升了双方的处境,否则交易就无法完成。这句话所有人都可以理解,有过一次交易的人就知道,那次交易满足了他的需求。依此类推,交易满足了所有人的需求,既满足富人的,也满足穷人的。市场是所有人的天使。

正如中国的多数人都接受了食品市场化,这满足了富人的需求,昂贵的食材和餐厅,一顿饭可能花掉穷人一年的工资,但穷人并没有因此饿肚子,穷人的食品也更多了。可能也没人会要求政府必须让穷人吃得起豪华大餐。

聪明的人要举一反三,否则,孔夫子都会对你悲观。

教育也和食品一样,只有市场化,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政府也才能从沉重的负担中解脱出来。

只要没有管制,教育其实可以无限供给,极其廉价。

经常在新闻中看到,某个乡村小学,只有一个教师教几个学生,甚至几个老师教一个学生。这种学校的运行,成本并不低。从花掉的钱来看,这才是贵族学校。这也是被许多人视为教育不能市场化的例证,市场化了,谁来做这种亏本生意呢?

要办一个学校,硬件成本极低:一个房间,几张桌椅,几本教材,一个老师。几个打工者家庭搞个互助学校,效果不会比乡村小学差,孩子又不必留守,还不花政府一分钱,一举多得,这就是市场化的好处。

那么,为何不这么做呢?因为不允许,教育是高度管制的领域,这就大大减少了供给,而有限的学校资源,又得保障当地户籍人口的需求。在供给匮乏的情况下,在竞争中胜出的,不可能是更穷的人,借助人脉,打点关系,联络感情,这都需要钱,对只看表象的人来说,这又是市场化的罪证,你看,我们的资源都被富人抢走了!

多想一步就知道,那么廉价的教育,变得如此稀缺和昂贵,恰恰是市场化不够造成的。市场化不够,富人受的影响小,穷人受的影响大。穷人更没理由仇恨市场。

一个社会富裕,在于有富裕观念的人多,信任市场的人多。

反市场的人多了,一个社会,资源再多,也将走向贫穷,委内瑞拉就是最生动的例子,石油资源丰富,原本也是排名靠前的富裕国家,只不过选出一个反市场的查维斯总统,处处管制,大派福利,几年间,就成了没饭吃的穷国,财富没了,福利也没了。当然不能只怪查维斯,那些选他的人自食其果罢了。

反市场的人,思维能力低的人,总是有一定比例,他们的抱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去迎合这些人,将反市场的诉求形成法律,那就将走向贫穷的不归路。

推荐:祝民营医院挖光儿科医生

上文:人需要温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