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平的“私营经济离场”,一个投机的完美范本

Franz Sedlacek | Ghost With Butcher Knife

吴小平的文章《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说引起恐慌不为过,这几天,身边不少企业家朋友在谈这事,他们迅速联想起公私合营,没收私产,一大二公等逐渐消灭私有制的历史,难道半辈子辛苦工作挣下的身家,就要没了?

我的看法是,这是一个投机者的一篇投机文章,他说的话自己都不信,但是他猜想可能有人会喜欢,而且这喜欢的人有权有势,能够因此赏识他,给他好处。

没有私营,就没有产权,就失去了创造财富的动力,将导致贫穷。这是一再证明的人性,是市场运行的公理。

中国短短几十年,从赤贫走向相对宽裕,靠的就是私营经济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最后出现腾讯、阿里、华为这样的世界级私企。

中国的民营经济(即私营经济)的贡献度,有“56789”之说:对国家财政收入的贡献占比超过50%;GDP和固定资产投资、对外直接投资占比均超过60%;企业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占比超过70%;城镇就业占比超过了80%;2017年对新增就业的占比贡献超过90%。

8月20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还援引了这数据,并提出,对国有和民营经济一视同仁。

对私营经济的抹黑、不信任,是一直存在的。世界的生态丰富,有些人理解不了,也不愿理解市场。但之前言论,没吴小平走得这么极端,还不敢彻底否认私营经济,至多只是说“一些重要的行业”不能私营。

要当一个投机者,并不容易。

不能太有名气,太有才能,那样的人爱惜羽毛,不能说真话时,也不愿意说假话,宁愿沉默好了。也不能太没有名,太没有才能,一个话都说不清楚的无名喷子,没人在乎他的言论。吴小平恰恰介于二者之间。

议题的抛出,时机非常重要。现在的气氛是什么,用《环球时报》的胡锡进的话来说,就是“低落”,这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不容易。

应该说,胡锡进这段话观察到位。

不久前还是一片“厉害了,我的国”,到现在处处悲观的论调、焦虑的话题,经济的基本面,可能也并没有如此巨大的落差,只是人们的预期产生了变化,他们像是站在了十字路口,预期变了,看到的世界就会不同。

吴小平此时提出私营经济离场,就是一个极低成本的好投机。

他的提议足以让“失落”的人进一步恐慌,话题也有持续发酵的功能,奇妙的是,不回应具有更大的威力,人们会理解为这是探路石,是权威人士的授意,是台风来之前的信号。

果不其然,从《经济日报》到《人民日报》,全出来回应,用词还很重:高度警惕、蛊惑人心、奇葩论调。

连吴小平的老师,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都出来声明:没培养好学生,老师有责。

这风波,应该就这么过去了。投机者并不会有什么损失。

不能指望世上没有投机者,随时会有。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一篇荒唐的、毫无常识的、甚至明显是假话的投机文章有这么大的心理杀伤力?

我想,让私营企业家们税负更轻(是实际感受的、而非口头的)、市场进入更容易、待遇更公平,他们真的有信心,对未来有好的预期,那么,吴小平这样的投机者就不会出现,出现了也没什么影响力。否则,这样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又没什么成本,万一投机成了呢?

推荐:别让曹德旺跑了

上文:最爽的还击,就是证明否定你的人错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