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的命运,竟然暗含地产投资真谛

Henri Matisse | Bathers by a River

今天推荐的书,很好看。当然,我推荐的书都好看,不过今天的好看得很特殊。

它厚,500页。但很快就看完了,中秋假期,加上国庆假期,一定能看完。

它的主题宏大:人类社会的命运。

它很专业,属于地理学范畴。

这本书是《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生物学家,继而研究演化生物学和生物地理学,是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国家科学院院士。

我最佩服他的是结构与叙述能力,原本特别专业、特别小众的书,他写出了侦探小说才有的布局与吸引力。

1532年11月16日,在秘鲁高原城市卡哈马卡,发生了惨案。

西班牙探险者皮萨罗率领的168名乌合之众,战胜了印加帝国的8万大军,俘虏其皇帝阿塔瓦尔帕,并屠杀了7000名印第安人。

这种战役并不特殊,欧洲的探险者,几乎都能以数十人、百来人战胜成千上万的印第安人。

印第安人体力更弱吗?脑力更弱吗?贪生怕死吗?都不是,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是受国民尊重的战士与统帅,徒手单挑,不会输给西班牙人。

西班牙人赢在技术上的全面领先:以枪炮、钢铁武器、盔甲和马匹为基础的军事技术,印加士兵用的是石头、青铜棍和木棒,身体几乎没有有效保护;横渡大洋的航海技术;还有高效的文字传播,探险者的战报不停传回西班牙,后续者源源而来。

最重要的领先,还不是这些看得到技术。

战场上的大屠杀,也并不算什么。欧洲人跨过大西洋到达美洲,即使来的不是战士,是绝对爱好和平的人,印第安人也得大量死亡。

因为欧洲人身上,有致命的病菌,天花、麻疹、流感、伤寒、腺鼠疫,欧洲人有了抗体,对美洲人却是致命的,每一个欧洲人,都是一枚生化武器,携带致命病菌。在整个美洲,随着欧洲人的到来,疾病从一个部落传播到另一个部落,好像瘟神在为欧洲人开道,据估计,这些病菌杀掉了95%哥伦布到达前的南美土著人口。

欧洲人与南美人,同样源自700万年前的非洲,不迟于公元前1万年,人类来到南美洲。同样的祖先,为什么欧洲旧大陆的人,战斗力数百倍于新大陆的人,为什么旧大陆全方位领先?

答案在新月沃地。即西亚两河流域及附近一连串肥沃的土地,在地图上好像一弯新月。

这一带最早形成稠密人口,然后出现城市、文字及帝国。

稠密人口的出现,又是因为此地最早驯化了植物和动物,得到了更多的营养,而值得人类驯化的动植物并不多,它们在新月沃地的种类很多。

此地驯化了农业的8大始祖作物:二粒小麦、单粒小麦和大麦、兵豆、豌豆、鹰嘴豆、苦巢菜和亚麻。

最早驯化了4种大型哺乳动物:山羊、绵羊、猪和牛。

作物与牲畜的组合,开始满足人类最基本的经济需求: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衣物、牵引和运输。新月沃地很早完成了从狩猎采集向粮食生产的转换,公元前6000年,有些社会几乎完全依赖作物和家畜了。

而地球上的其他地区,并没有新月沃地的运气,可供驯化的动植物种类少,气候条件也不合适。

驯化的哺乳动物,还送给了人类致命的礼物,将人类改造成生化武器:

麻疹、肺结核和天花,都来自于牛;流感来自猪和鸭;百日咳来自猪和狗。

这些病菌的传播与生存,需要足够多、足够稠密的人口,它们又被称为人群病,在小群的狩猎人口和原始部落不可能存在。

欧亚大陆还有一个优势是,传播是沿纬度进行,同一纬度的东西两地,日照时间与季节变化相同,有类似的温度和雨量,驯化的动植物以及其他技术进步,真是看到即得到,复制的成本低。而美洲与非洲,传播要经度进行,南北差异大,对于原始人类来说,几乎不可能完成,零星的成就无法放大。

所以,地理注定了欧亚大陆的人才能得到枪炮、钢铁和病菌。

欧亚大陆上的人们,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有个新问题出现了,为什么是欧洲人,而不是中国人去统治美洲?中国人即使不要新月沃地的技术,也可进入发达的农业社会,也出现了城市、文字和帝国。

中国人曾长期在技术上领先世界,铸铁、罗盘、火药、纸和印刷术,发明清单可以列出一长串,在哥伦布率领3艘小船渡过大西洋之前几十年,郑和的宝船队,规模数百艘,成员28000人,浩浩荡荡到达非洲东海岸,而且远航7次之多。

然后,随着郑和一派权力斗争的失势,中国开始了技术上的停滞与退步,不仅停止派遣船队,甚至拆掉船坞并禁止远洋航运,一个人类技术进步史上的学霸,突然开始自暴自弃,而且一犯错就不可逆转,慢慢沦为学渣,这是为什么?

贾雷德·戴蒙德认为,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竞争中,统治者都会犯错误,都有糊涂的决定,但欧洲当时恰到好处的分割,客观上帮助了新技术的持续进步,这种分割足以妨碍形成大一统,但又不足以强到阻挠技术与思想传播,欧洲任何一个国王都没有能力彻底切断欧洲的创造源泉,他也不敢这么做,因为邻国的领先就是自己的存亡危机,这样形成了新技术上的竞争,正如哥伦布到了美洲,欧洲的探险家们随即跟进。

而中国明朝一个皇帝的错误决定,在一家独大的东亚,在禁令畅通的大一统国家,错误迅速固定,短期看不出什么危害,深层的命运却已改变。

人类社会的命运是不会改变的,500多年前大航海时代,更稠密人口、更先进技术、更出色体制的旧大陆,胜算100%地征服了新大陆。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加速的城市化,再次验证这点,更多人口,导致更多分工,出现更新的技术,形成更强大的竞争力。

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起步慢,但顺应规律,可以迅速追上。在这过程中,只要不让反市场化、反城市化、反技术的观念成为决定性力量,中国,或许可以慢慢重回优等生的行列。

今天还是第54期下周很重要,写下你下周的计划,动物、植物,祖先已经驯化,我们要驯化的,是我们自己,让我们自己的大脑,像小麦与牛一样,持续的、源源不断地提供养料,像农业一样慢慢积累,最后有了枪炮、钢铁和感染力。

建议结合连叔书单中的《大国大城》阅读,认知会更深。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连岳书单。

推荐:自由是权利,自由更是财富

上文:吃饭很重要,和谁吃,更重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