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快人心事

Edward Hopper | Ground Swell

张冰洁被公司停职了,这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

张冰洁,就是几天前方正证券饭局的偷拍者。

告密者没有立足之地,这才是正常的社会。

人类社会,总有几个不正常的人,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在某些时间段,不正常的人非常多,别说告密了,互相屠杀都会发生。看到类似张冰洁这样的告密者,总是让人有点悲观。

但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总的来说,恢复正常的能力又很强。大的来说,黑暗的时代总会结束,小的来说,即使有告密者,人们在交往中,也是默认相信自己的亲朋好友。

人与人的关系,最多数的人总是采取最优选择,分成两步:

一、相信对对方,视其为好人;

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若对方证明是好人,则继续信任他;若对方不值得信任,则断绝关系,甚至报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这种自然而然的选择,就是人们遵守的自然法,是人类理性的必然:你爱我,我爱你;你害我,我恨你。对等地爱你,对等地恨你。这样达到最好的平衡。

有些人被坏人欺负,是因为只做到了第一步,当对方展现出坏人面目时,没有勇气断绝关系或报复,所以,滥好人看起来是好人,其实是坏人,因为他们让坏人得利,违背了自然法。滥好人越多,坏人的土壤越多。

方正证券饭局里的人,也是选择相信张冰洁,面对这个被临时带到饭局的陌生人,大家照样展现真实的一面,认为告密出卖不是正常人的选择,不值得忧虑。

想不到被黑了一道,小概率的事情发生了。此事,受害者其实没什么报复的能力,你被停职了,你的活动黄了,伤害已经造成,而你除了喊冤、辩解,能耐我何?这也是告密者当时的如意算盘,看似收效高,成本低。

但她没想到的事是,她违背了自然法,一个告密者,伤害的不仅仅是饭局里那几个人,而是伤害了所有尊重自然法的人,成为公敌。直接受害者或许没有能力报复,但间接的受害者会报复,停她职,就是报复的一种,以后她在这个行业,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种惩罚的意义是,更多人知道这么做是错的,告密的收益低,告密者就会少。白左流派里有一支,叫做绝对的宽容者,对所有的坏人、甚至谋杀犯,都报以爱,认为应该放弃惩罚,或处以更轻的惩罚,比如废除死刑,让谋杀犯继续保有生命。放弃惩罚,或者惩罚明显过轻,都在动摇人类社会的根基,让犯罪成为一件有利可图的事,犯罪就会多起来。你爱罪犯,那人就不怕成为罪犯。

张冰洁被停职,乃至混不下去,看起来是件小事,其实不小,一个理性乐观派,甚至可以当作证据,证明对人类要有信心。在自然法则引导之下,人类天然厌恶不公不义之事,他们本能地排斥告密者。这就是无法改变的规律。

试图改变规律的人,很多,有些能力也很强,但最终规律总是赢的,即使人们受到蛊惑,暂时迷失,他们最终也会回归正常的人性,想到这点,就令人开心。

推荐:吃饭很重要,和谁吃,更重要

上文:过于正派的人,到底有什么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