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也是学问

Fairfield Porter | July Interior

昨天有读者叮嘱我要好好休息。

会的,长假开始,其实我已经在休息了。

休息,最直接的理解就是什么事也不做。

这么理解没错,但只理解了休息的一部分。

什么事都不做,就吃喝玩乐,第一天可能开心,到第三天第四天,就觉得疲惫无聊了,产生“休息甚至比工作还累”的感觉。这就是经济学里的“边际效应递减”,再喜欢的事物,过量给你,最后的效果都是不喜欢。

运动,爱,都是好事。但过量的运动伤身,过量的爱则是溺爱。休息也是人人向往的事,没有周末,工作的人要崩溃,但让人连续休息7天,休息的人反而不知所措。

不少能干的企业家,企业成功后,退休了,甚至年纪很轻就退休。但几年后,往往忍不住复出重撑企业。山姆·沃尔顿,沃尔玛的创始人,到了大众认为的退休年龄,他也退了休。不过,满脑子想法与精力无处可去的他,还是选择复出,甚至对企业进行了“大清洗”,此后不再考虑退休的他,反而将企业带到了更高的境界。

很多人以为早早退休,四五十岁,就可以在家不干活,有份退休工资养活自己,多好。如果能够再次创业,找得到事做,那可能是好事,只是彻底休息的话,对自己对家人来说,可能都是灾难,自己可能老得飞快,脑子也慢慢不好用,家人也被你的求关注折腾得半死。

所以,对休息理解得深入一点,能够更好的休息,更有效率地休息。

坐在写字楼格间,吹着空调,半天一动不动的物种,我们称之为脑力劳动者,现在已经是都市的主要工作形态,当然,他们也会觉得累,这点我能作证,我也是这样的脑力劳动者。他们最好的休息,不是回家就躺倒,而是让身体变换一种形态,由静到动。我觉得累的时候,就去跑个5000米,半小时后,神清气爽。

将自己由熟悉的状态中抽离出来,身体和脑子得到新鲜的刺激,你还是在做同样的事,但身体却觉得放松,很奇妙的感觉。长假一来,人们不辞辛苦把自己堵在路上和景区,就是迫切渴望对熟悉环境的抽离感,告诉自己:我在休息。

给自己制造这种抽离感,是很容易的事。我昨天去一个陌生的跑道,原生态,甚至贴着警示语:小心有蛇!我边跑边找蛇,虽然没找到,但这是一个新鲜的跑步体验。换换空间,就有新信息刺激。你下班都走左边那条路,下次试试右拐,你住了多年的地方,有些区域,是完全陌生的世界,能给你探险的刺激。

当然,我最推荐的休息法是阅读法,7天是个完美的阅读周期,吃喝玩乐之余,刚好轻松看完一本书,这段大块时间,没有工作与杂事的打扰,顺着书的情节或逻辑奔跑,短短几天之后,你或者见识了一个新世界,或者有了新眼界,不会产生休息得太累的感觉。

无论采取什么方法,都祝我们度过一个开心的假期。

推荐: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上文:纯粹就是死得快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