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何以成为特朗普

George Bellows, Stag at Sharkey’s

有人说,特朗普是美国的邓小平,对于喜爱邓小平的中国人来说,这个结论比较难接受。

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特朗普,是个反复无常、傲慢自大、言语嚣张的“小人”,似乎正把美国带向灭亡。

这一点,中国的媒体并不孤独,美国的主流媒体也长期这么黑特朗普。

对这种待遇,特朗普的反应很有意思,他说:有人说我言语粗鲁,也有人说我桀骜不驯,还有人说我满嘴废话。这些评价都没错,我倒是把它们当成了褒奖,因为这样的我还实现了这么多成就。

说这话时,他的成就列表里还没有美国总统这一项,他只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出色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畅销书作者。他参选美国总统时,大家都只当成笑话,纵使特朗普已经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任务,那些掌握主流媒体的人仍然认为,政治领域他玩不转,那是一个老奸巨猾、左右逢源的政治正确之地。

然而他当选了。

特朗普的信条是永不放弃,他也是这么做的。

“我相信所谓的不可能其实往往都是有可能的,只要你愿意努力去打拼,只要你相信困难是可以转化成为机遇的。”这句话,别人说就是一句普通的鸡汤,但特朗普可以拿出诸多商战成功的事例证明自己做到了这点。

上个世纪70年代,纽约中心车站一带街区,破烂失修,27岁的纽约青年特朗普决定改造这个街区,他看中了麻烦缠身的老康莫德饭店,希望通过改造这个饭店提升街区品质。

这计划连他父亲都不看好,认为整个纽约的摩天大楼都在亏本,此时入手大楼,就像削尖脑袋挤上泰坦尼克号。

过程很艰难,特朗普和产权人谈,和银行谈,和政府谈,和抗议的当地居民谈,1980年,凯悦中央车站饭店开业。特朗普扭转了这个街区的走势。

这是特朗普一生的行事风格,当行业老手都认为不可行时,他迎难而上。富二代是幸运的人生起点,可同样是富二代,27岁的特朗普还是比同类出色得多。决定一个人的关键因素,还是理念与行动力。

特朗普是一个行动着的乐观派,并不怕麻烦和挑战,他说,一般而言,你想醒过来发现一天到晚什么麻烦也都没有,这种可能性小之又小。你要接受命运的这种挑战,不要因此感到失望。

特朗普盖酒店,建高尔夫球场,改变自己大型别墅的使用方式,甚至自愿为纽约市整修中央公园破败的溜冰场,都不顺利,无尽的谈判、意外与官司,在最后一件事上甚至被市长公开羞辱,但他一一完成了。

固定的麻烦,他还觉得不够,对那些偶然出现的,令他兴奋、恐惧的机会,他的想法是先干了再说,因为这样,他成为热门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写了数本畅销书。

上个世纪90年代,他甚至出现数十亿美元的亏空,财务的窘境在同一天上了《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的头版,但他化解了危机,然后很酷地留下一句鸡汤:关注解决之道,而不要抱怨出现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商业上的这些低潮,在竞选美国总统时,被太多文人当作他不可能赢的证据,这些人脱离生活到了何等可悲的地步,竟然认为从濒临破产翻身的人,是没有能力的人。他们太习惯传统政客“不做任何具体事,不犯任何错误”的演技,以至于真假不分,美丑不辩。

特朗普的对手们,包括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美国白左,至今仍用扎小人式的心理胜利法,就像搏斗时,全然无视对方是一个在街头打出来的搏击高手,出拳的力量比自己大,速度比自己快,只顾嘲笑他的发型不好看,而且以为自己这样就能赢。真是可悲的驼鸟心态。

特朗普不怕嘲讽、挑战及所谓的“不可能”,和他的生意观有关,他认为,自己领悟到,做生意就是洞晓世界,而且是理性乐观派似的洞晓:“我开始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成长型市场。你要你拥有这一观念,那么你的视野马上就会发生改变(视野是成功所必需的)。实际上,如果你能把自己所在的街区、城镇、国家都看作是一个成长型市场,那么你就会发现自己是非常富有创造力的。”

特朗普的价值,务实的企业家容易发现,比如曹德旺先生就称赞他将是最伟大的美国总统。这样的一个说干就干的行动派,一个不隐瞒自己观点的强硬派,一个做了一辈子生意的市场派,一个注重实利的现实派,一个把美国经济搞得红红火火的改革派,把他当做美国的邓小平来理解、来尊重,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特朗普的文字不玩虚的,不掉书袋,言之有物,非常适合一般人阅读,他是一个很尊重读者的人,是时候了解一个真实的特朗普了。

今天还是第56期下周很重要。特朗普喜欢在脑子里放3张列表:第一张是每天的目标表,第二张是年度计划,第三张是人生目标,每天想一想,能够帮助他集中精力。

我认为,还要有第四表,你下一周想做什么。

很开心听说不少人在假期读完了《邓小平传》,多读读这些改变世界的人,有利于形成自己的品质,有利于远离绝望,保持理性乐观。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连岳书单。

推荐: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上文:律师连太分析范冰冰事件:两个容易混淆的看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