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不是无知,而是无所不知

Ivan Aivazovsky,Lisbon. Sunrise

现在是专业时代,专业知识的积累与进化极快,这带来两个后果:

一是无论你怎么努力,你不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因为知识增长的速度远远大于你的学习速度;

二是在任何一个领域,你都找得到有独特建树的专家。

那种自大的人,变得寸步难行,以为知道一切,指导一切,所以要承担一切责任,当然是什么事也做不好。公司的董事长强行在自己无知的领域作决定,员工可能只好服从,但最后你的公司也得倒掉。权力越大,资源越多,自大起来无人可以控制,自大的后果越严重。

在专业时代,虚心的人有福了,他们像苏格拉底所说的,是知道无知才是有知的人。但在专业时代,他们又可以在任何领域得到专家。尤其一个人位高权重,那几乎更是掌握了世上所有的专家库,只要他开口请教,专家没有不愿意回答的。

在这方面,邓小平是个了不起的例子。

1978年10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此前,中国在极左时期一直称新加坡为“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当邓小平吃惊地看到新加坡的成就时,他承认对方实行的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的方针是对的。

当谈到中国的对外方针时,李光耀说,中国必须停止革命输出。邓小平停顿片刻后突然问:“你要我怎么做?”这倒让李光耀吃了一惊,他就大胆地说:“停止马共和印尼共在华南的电台广播,停止对游击队的支持。”

李光耀后来回忆:“我从未见过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尽管邓小平当时已经74岁,但当他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还是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

在改革开放领域,在政治家系列,邓小平是专家,他诸多石破天惊之举,不受拘束,敢作敢当,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但这样一个专家,偏偏把自己的“无知”挂在嘴上,在1984年10月,他说过这样的话:“在经济问题上,我是个外行,也讲了一些话,都是从政治角度讲的。比如说,中国的经济开放政策,这是我提出来的,但是如何搞开放,一些细节,一些需要考虑的具体问题,我就懂得不多了。”

也只有这样真正尊重他人智慧与专业的人,才会鼓励中国人去闯去试,错了没关系,在实践中,长本事,长财富。他并不指导一切,他只是让人有机会去做更多的事,于是在一切领域,专家们出现了,繁荣出现了。

在专家面前低头的政治家,反而会得到专家的更大认可。

日本大企业家孙正义就是如此评价金大中的。

1998年,韩国深陷亚洲经济危机,时任总统金大中聘请了比尔·盖茨和孙正义作为经济顾问。他当面向孙正义请教如何振兴韩国经济。

孙正义认为,未来是互联网世界,韩国应该发力宽带建设,使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

金大中再问比尔·盖茨的意见,后者说,我同意孙正义的看法。

得到了两位顶级专家的确认,金大中说,我虽然不太明白宽带是什么回事,不过两位都建议了,我就做吧。

韩国后来成为首个无线宽带普及率达到100%的国家,为其后来的经济复苏提供了更多选择。

政治家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玩家,手握生杀大权,也可以左右一国的走向,他的选择,如果符合专业、符合市场、符合人性,把机会还给每个人,那像创世的神一样,似乎瞬间可以招唤出财富、繁华与幸福。

在专业时代,无知并不可怕,求知可以外包给专家,可怕的是无所不知。

推荐: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上文:股市凭什么涨?由最能赚钱的人决定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