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赚钱,天塌不下来

Marianne North,Red Sea

中国人重视教育,学前教育更加重视。可能是人人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再加上这个阶段的教育内容,所有成年人都以为自己懂,插得上嘴,所以议论多。

好的幼儿园,无论公立还是私立,进入的难度都不小。越是好的城市,越稀缺。这对家长来说,是很头疼的事。再加上新闻曝光一些幼儿园的虐童事件,更是令家长情绪崩溃,

怎么解决这个稀缺?

一般人给出的答案,无非两个条件:好,而且免费。也就是政府买单。

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呼声很高。

对这种诉求,官方答复来了:

11月28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吕玉刚在发布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还不具备现实条件。

“关于学前教育进入义务教育的问题,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第一,从《义务教育法》的规定来讲,目前只规定了我们学校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必须坚持这个法律的规定。第二,从我们国家目前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出发,现在学前教育进入义务教育还不具备现实条件。”

这答复,翻译成更好理解的话就是,第一,法律更改并不容易;第二,国家并不富裕,承担不起这福利。第二条是重点。

这答复可能很多人会骂,不过我喜欢,因为它是务实的。派福利,容易,讨巧,几乎没有人不喜欢,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民意一边倒通过是必然的。与此相对,收福利却非常难,没人喜欢。很多国家,明明知道经济将被福利拖垮,人在福利中懒惰与堕落,但无法可想,少有政客敢修正。

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不仅意味着政府要提供足够的学位,而且家长不送孩子上幼儿园是违法行为。这既增加巨大的成本,也减少了教育的多样性。最后可能还兑现不了,徒增骂名。

学前教育的重担,还是得靠市场挑起来。市场才有更多的供应,更多的选择,只要不去干扰市场,需求将得到充分的满足。

人们投身市场的最大动力就是赚钱,应该大方承认这点的正当性。一个市场,禁止人赚钱,供给就将消失,或者变成黑市,质量更差,价格更高。好的公立小学,表面上看家长交的钱一样,但家长为什么变着法子巴结老师?这就是变相的付费,地位更高、家境更好的家长希望孩子能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他们将想出办法补偿老师。

学前教育既然属于市场,就应当允许营利,不然怎么是市场?学校把该赚的钱赚了,家长不用额外搞小动作补偿,其实反而轻松。

市场确实会有欺诈者、违约者、不守规矩者,但这交给市场去调节,该索赔的索赔,该坐牢的坐牢,该破产的破产,让提供最好服务的人赚最多的钱,这样好的服务才会多起来。如果因为有虐童丑闻就关闭学前教育市场,那么,按照同样的应对,所有的公立学校、义务教育也得关闭,毕竟,这些学校的丑闻也时有发生。

市场能提供的,就还给市场吧。糟糕的市场也好过没有市场,毕竟前者还能通过竞争改良,而后者就永远是零。只要让人赚钱,总会有人绞尽脑汁提供更好服务。不让人赚钱,再完美的理念也无法落地。

推荐:当你进退为难时,让孩子指引你吧

上文:放心,阶层永远不会固化

放心,阶层永远不会固化

阶层固化,是一个恐吓的常规武器,什么事都能拿出来制造焦虑。

买房,阶层固化!

教育,阶层固化!

医疗,阶层固化!

连基因编辑,这个还非常新鲜的话题,马上也被扯上阶层固化。

其实,太容易恐慌,可能还真是低阶层的一大特征,情绪多,理性少,天天自己吓自己。

阶层的流动,肯定是缓慢的,也应该是缓慢的。阶层剧烈升降,今天上等阶层,明天下等阶层,后天又上等阶层,那种社会并不正常,只有大动乱才可能出现,处于其中人,坐标系天天更换,无所适从,一起倒霉。

上等阶层,非富即贵,购买力强,影响力大,世上的好东西,他们先得到:更好的房子,更好的教育,更好的医疗,甚至更好的婚姻,更好的家庭。这么正常的事,有什么可生气的?不然为什么人们要竞争往上走?努力的结果是一无所获,就没人努力了。现在的日用品,50年前就是奢侈品,没有富人为奢侈品买单,汽车、空调、抽水马桶都不会成为穷人的日用品。

上等阶层,富贵人家,有更强的动力保持领先,他们是想永远固化在顶端,就像秦始皇,想传万世。早先的皇帝,天下是他的,可以动用一切资源,比现在的上等阶层牛逼多了,可仍然没有永远不垮的王朝。

上等比起下等,富贵比起贫穷,前者是复杂得多的系统,越复杂的系统,越容易出错。天赋、勤奋、勇气、运气,样样都足够,才能够稳居上层。越在上面的人,压力越大,他要和更多的熵增做斗争,没有什么上班下班之分,时时在工作,天天担心事业出错。反而是工薪阶层,下完班就没事了,炒几个菜,切盘卤料,喝点小酒,舒服得很。

没人知道未来,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不确定性保证了阶层不可能固化。很多大公司,有钱,有科研力量,有极高的市场占有率,似乎不可战胜,但还是会没落,有时候它们甚至没犯什么致命的错误,纯粹是输在未来不可预测,关键机会恰好出现在别的地方。阶层的道理是一样的,很难有人永远霸占上等。

越不确定的事,越需要冒险。上等阶层,家大业大,在策略上,将追求赢的确定性,不会下重注,输不起。他们的命更值钱,在需要冒险时,这变成弱点。更多未知领域,尤其是风险大的,绝不会向下等阶层关闭,其中的胜利者,就将实现阶层大跃升。

要实现阶层的上升,拥抱不确定性,是必须的。但很多人并没有做好这个准备,把稳定、安逸当成追求,任何一点不确定性,都令他恐惧。能量都用来追求福利了,凡是自己买不起的好东西,都希望政府免费,教育要免费、医疗要免费,房子要免费。这种状态,就是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也理解不了,你也承受不起,怎么可能阶层上升,不下滑就谢天谢地了。

没人能够锁死阶层,这是熵增定律决定的,这是不确定性决定的,只有你自己能够锁死自己。

推荐:无论有没能力的父母,传递焦虑都是最差的教育方法

上文:说说基因编辑婴儿

说说基因编辑婴儿

Pablo Picasso,Woman with child on the seashore

世界首例能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诞生,贺建奎先生领导了该实验。消息见光以来,目前科学界似乎态度比较一致,一是认为此例基因编辑婴儿技术上可疑,二是认为程序上有问题。批评谴责的科学家不少。

科学的问题交给科学家们继续去讨论,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说。

我,市场主义者和自愿主义者,分析问题,要回归到产权。产权的第一步,就是承认身体权,一个人天然拥有自己的身体,他人不能侵犯,这是不言自明的。

在人类社会的最早阶段,第一批财产的出现,就是人使用自己的身体,将无主之物混合了自己的劳动,变成了私有财产。比如一块石头原本不属于任何人,你将它打磨成石器,它就是你的私人工具;一块土地不属于任何人,你最先耕种了,这块土地就是你的。

基因编辑婴儿,是指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修改人体胚胎、精子或卵细胞细胞核中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后生下的婴儿。

从身体仅的角度来说,人体胚胎、精子或卵细胞的所有者,有权力决定是否要做基因编辑婴儿。它们属于你,就由你说了算。即使风险大,你愿意,别人也没办法。这个原则,接受起来需要机器一般的理性,估计很少人做得到。长期的、激烈的争论是难免的,人类除了理性,还有情绪。

假想一下基因编辑婴儿两种情况下的处境:

一是极端的好:

贺建奎先生的这次实验,技术及程序被人质疑。那么,如果将来技术及程序都没有问题,基因编辑婴儿,剔除了遗传病,更健康、更聪明、更长寿,有什么理由不接受?这不是人类技术的伟大进步吗?我们能接受外科手术、能接受器官移植,就要能接受基因编辑,同样都是手术。

二是极端的坏:

比如全球政府达成一致,严禁基因编辑婴儿,这项技术会不会消失?不会。禁止抢劫、禁止杀人,是全人类共识,但抢劫犯与杀人犯还是存在。我的意思是,即使将基因编辑婴儿当成抢劫杀人一样的重罪,仍然无法阻止一些胆子大的科学家在某个秘密实验室基因编辑婴儿,有意思的是,只要婴儿诞生了,警察抓住了犯罪的科学家,也无法销毁他的犯罪“成果”:基因编辑婴儿,他是人,不是物。他当然有权利恋爱成家,生儿育女。

就算执法残酷,不承认他们是人,或者将其隔绝,以防止所谓的“基因污染”。那么,也还有没被抓住的科学家,他们创造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人海中无法辨识,或许,将来那些特别漂亮、特别聪明、特别强壮的人,都将被怀疑人生开始于基因编辑婴儿。

基因编辑婴儿,这个技术已经打开,那就关不上了,尤其是有明确好处时,舆论的谴责,法律的禁止,都无法阻止想要的人们得到它。接受也罢,抗拒也罢,它终将改变人类。

推荐:不怕别人变好

上文:房地产是否掏空居民财富?是否降低消费能力?

房地产是否掏空居民财富?是否降低消费能力?

Georges Seurat,Hospice and Lighthouse

11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与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发布《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2018-2019)》报告称:

中国消费者在房地产去库存中债务率大幅度上升,消费基础受到严重削弱。新一轮去库存将储蓄存款相对薄弱阶层的可利用资金,基本上全部投入到了房地产市场。

报告认为,消费者在房地产去库存中债务率大幅度上升,消费基础受到严重削弱。目前居民财富基本上被房地产掏空,广大中产阶级和中下收入阶层被房地产套牢。

这份报告,我唯一同意的一点是,还房贷很辛苦。这句话其实什么时候都成立,就像地球人说太阳会从东边升起一样。古今中外,历朝历代,有自己的房子,都不容易,都是人生的大事,用了一生努力,未必能够实现。

中下阶层普遍有房子,这是人间奇迹。任志强先生曾披露一个数据,据2011年城市家庭住房私有率显示,最低收入户为78.8%、低收入户为84.5%,高收入户为90%,最高收入户为90.7%。当然,中下阶层的房子可能会差一点,小、破、旧,没有电梯,没有卫生间,但毕竟有了自己的房子,退,可遮风挡雨,进,可更新迭代。这是什么盛世都没有的成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一个人又要有房子,又要轻松。这种不知人间疾苦的观念不知什么时候流行起来了,这是在毒害年轻人,让他们在该奋斗、该节俭、该辛苦的黄金岁月,做许多不劳而获的白日梦,最后成了只会抱怨的废物。

买房子苦,还房贷苦。这是天理,接受吧。

这类报告主要的错误,是不知道常识。

首先,买房子,百万级千万级的开支,可以说是人生最大一笔买卖,不是消费是什么?每月还房贷,当然也还是消费。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其他都是消费,为什么偏偏“住”就不是消费?

我们知道,一个人要还房贷,他更有赚钱的动力,更热爱工作,甚至更在乎自己的健康。他靠什么赚钱?靠提供服务或商品。如果无人购买他的服务或商品,他就赚不到钱。这样推理两步,有意思的结论就来了:他人购买商品或服务,就是消费。也就是说,一个为了还房贷而更努力工作的人,最终增加了消费。

房贷,替一个人锁住了财富,替社会增加了消费,被完全抹黑了,这个认知悲剧,成为城市化与经济发展的阻力,很可惜,不然中国可以进步得更快。

还有,一个人不想拥有房产,这个选择权始终是有的,并没有人最终能够强迫你当所谓的房奴,丈母娘逼你?你不娶她女儿就是了。

自由选择,自愿交易,这种状态的人、市场与国家,都是最好的,要坚持这种原则,没什么特殊的商品,包括房地产。

推荐:远大理想的注要小,现实生活的注要大

上文:说说台湾地区选举

说说台湾地区选举

Edward Wadsworth,Seaport

一切问题最后都会回到经济问题,无论是一个人,一个地区,还是一个国家。

一个人,把自己的经济问题理顺了,不困窘,其他问题就会变小。穷了,什么问题都会变大。不要嫌这种说法俗气,真理往往都是俗气的。

24日,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这次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获得15市县执政权,民进党只守住6市县,连老巢高雄都输了;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职务,行政机构主要负责人也纷纷请辞。几年间,两党都有大胜大败的经历。

观察我身边,关注的人其实并不多。我常住厦门,这个观察点有代表性。两地语言相通,早先的台湾人,很多都是从闽南地区移居过去的,在鱼骨天线时代,厦门人看的就是台湾电视,政府不怎么管,可能也管不了,这种大度是对的,厦门人看了台湾电视,也不见得不爱厦门,厦门人始终是城市归属感特别强的。

由于资讯方便,大家似乎在观摩本地的选举。我当时也是一天到晚看台湾的政论电视节目,实时关心选情。2000年,陈水扁上台,厦门的出租车司机非常恐慌,有些还还乡,因为他们认为就要爆发战争。我当时没什么见识,也觉得这种恐慌大可不必。

2008年大选当晚,我和朋友们一起吃饭,老少都有,大家忙着刷选情,普遍为马英九的胜利开心。

但是到了今天,我也就看看最终结果,失去了热情。这种热情的衰减,是普遍性。当一个人对你的重要性下降时,你对他的关注度就会下降,这是人性。原来台湾的经济文化处于领先,年轻人喜欢的流行文化、模仿的生活形态,都来自台湾香港,它们的地位肯定高,王菲那么孤傲的人物,都得先在香港混,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

家族有位小孩,在台北读大学,学日语,是个客观稳重的年轻人,每次回家,我问问她对台湾的感觉,这更有意思。有次课堂发言,让学生用日语说说自己的衣食住行,她说完,台湾同学就起哄,让她生气的是,老师也觉得她吹牛。对于一个从小富养、实事求是、颇有存款的孩子来说,这真是个苦恼,有时候,事实都未必能够改变偏见。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台湾人都不知道事实,几年前媒体就有报道,仅仅厦门,在这里工作的台湾人就有十万,他们很清楚中国内地发达地区的现状,生活水平、工资水准、人的见识与能力,并不会输给台湾。随着台湾人来中国内地工作置业越来越容易,人数越来越多,我想,原来特别敏感的话题,一说就炸,也就不那么敏感了,政客也操弄不起来,现在厦门的出租车司机,怎么会相信有仗打?时间不过只过去了18年而已。

现在想想,邓小平先生的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国两制,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伟大创举,人民生活富裕了,两岸的经济水平扯平,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一富解千愁。再过一段时间,改革开放前最穷省份之一的福建,经济总量都超过台湾,台湾的企业家与年轻人都在这里找到机会,还会有多少争执呢?

谈钱是俗气的。然而钱最能解决问题。谈钱的政治家才高明,他们知道,人越来越穷,政治家的根基也就没了。

推荐:他们有能力讨钱,就有能力工作

上文:为爱丢一点点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