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享受

Edward Hopper,Sunlights in Cafeteria

享受听起来并不要学,天生就会。被溺爱的孩子,不需要学享受,他们能享受到家人破产为止。

好孩子才要学会享受,尤其是那些守纪律、勤奋又节俭的孩子,享受成了负担,成了罪过,对自己好一点,简直就是堕落,心理压力大得很。他们到了中年,或许很有钱,但不知道怎么花钱了。

这些人读高一时,是什么样子?

极可能是这样的:

这是个好孩子。学校肯定是不许化妆的,见同学化妆,觉得违背纪律的行为不太好。她本身肯定不会触犯纪律。

离开了学校,成年了,一个姑娘,我觉得,还是要化化妆的,因为这样更漂亮,出门前,对着镜子画眉涂唇,多么开心,本身就是良好的心理建设吧?虽说笑是最美的化妆品,可化完妆再笑,不是更美吗?这两者并不冲突,《化妆法》也没规定化完妆不能笑,是吧?

连太像其他爱美的女人一样,喜欢化妆,爱买衣服,我很支持。这是女人们最容易开心的事,我想不明白丈夫为什么不支持。经济条件还不强,就用平价一点的,不缺钱了,就用好的。

而且,连太学问比我大,书读得比我好,读书这种事,不是时间用得越多越好。所以,享受的学问之一是:有些时间就是用来享受的,而且执行这种享受计划,最好也像执行学习与工作计划一样认真。

不享受的人生经不起推敲,每个年龄段有不同的享受,无法延迟,年轻的体力攒着不用,老了不会更强壮。我们最后都会死,回归为最基本的元素,这一生的时间,和我们赚来的财富,如果不享受一些,那和奴隶有什么区别?

有人说,把财富传给孩子就行了。这其实让孩子为难,逻辑上也不通,他如果遵守你的生活方式,那也必须不享受,把财富传给他的孩子。这样就得传到有一代人彻底破产,或者传到宇宙末日,那财富就失去了意义。而你如果允许孩子享受,那为何不能允许自己享受?

享受的学问之二是:享受不是必须的。

苦行僧、禁欲主义,都不享受,人靠一点简单的物质,都可以生存。200块一瓶的酒,也可一醉,为何要喝2000块一瓶的?20平米的陋室可以安身,为何要追求大平层?真的没有那么多理由,可能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自己配得上好东西。

对于一个不停追问的哲学家来说,不仅享受没有意义。人的存在,宇宙的存在,也是没有意义的,一切都不是必须的,一切都只是偶然存在,直径920亿光年的宇宙,也不过是一个大型肥皂泡。

享受的学问之三是:享受多数时候不健康。

老友见面,最健康的方式是喝点水,吃一小碗饭,上几盘没油的素菜,摄入的热量控制得刚刚好——这样可能会搞得老友怀疑人生。

我们一般用更不健康的方式叙旧,上一些硬菜,备足酒水,宾主尽欢。这会付出一点健康的成本,但相比得到的快乐,是值得的。

单纯用科学或健康的标准,我们生活的乐趣,就会少掉90%——本来想说99%的。

在成本可控的情况下,我愿意为了享受承受一点点危害。比如我和连太都爱喝酒,酒量也相当,我们经常晚上开一瓶红酒,边喝边各自做事,喝完一瓶,事情也差不多做完了,天也聊得足够多,身心愉悦。我常开玩笑,我们无法不努力工作,否则怎么买得起好酒。

享受是爱自己爱家人,享受是一点点可控的放纵,享受是勤奋的报酬。学会享受,人生更有趣,更丰富。我们不必什么时候都那么严肃,对自己好一点,不要老谴责自己。

推荐:学会浪费

上文:富思维易,富行动难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