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台湾地区选举

Edward Wadsworth,Seaport

一切问题最后都会回到经济问题,无论是一个人,一个地区,还是一个国家。

一个人,把自己的经济问题理顺了,不困窘,其他问题就会变小。穷了,什么问题都会变大。不要嫌这种说法俗气,真理往往都是俗气的。

24日,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这次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获得15市县执政权,民进党只守住6市县,连老巢高雄都输了;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职务,行政机构主要负责人也纷纷请辞。几年间,两党都有大胜大败的经历。

观察我身边,关注的人其实并不多。我常住厦门,这个观察点有代表性。两地语言相通,早先的台湾人,很多都是从闽南地区移居过去的,在鱼骨天线时代,厦门人看的就是台湾电视,政府不怎么管,可能也管不了,这种大度是对的,厦门人看了台湾电视,也不见得不爱厦门,厦门人始终是城市归属感特别强的。

由于资讯方便,大家似乎在观摩本地的选举。我当时也是一天到晚看台湾的政论电视节目,实时关心选情。2000年,陈水扁上台,厦门的出租车司机非常恐慌,有些还还乡,因为他们认为就要爆发战争。我当时没什么见识,也觉得这种恐慌大可不必。

2008年大选当晚,我和朋友们一起吃饭,老少都有,大家忙着刷选情,普遍为马英九的胜利开心。

但是到了今天,我也就看看最终结果,失去了热情。这种热情的衰减,是普遍性。当一个人对你的重要性下降时,你对他的关注度就会下降,这是人性。原来台湾的经济文化处于领先,年轻人喜欢的流行文化、模仿的生活形态,都来自台湾香港,它们的地位肯定高,王菲那么孤傲的人物,都得先在香港混,现在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

家族有位小孩,在台北读大学,学日语,是个客观稳重的年轻人,每次回家,我问问她对台湾的感觉,这更有意思。有次课堂发言,让学生用日语说说自己的衣食住行,她说完,台湾同学就起哄,让她生气的是,老师也觉得她吹牛。对于一个从小富养、实事求是、颇有存款的孩子来说,这真是个苦恼,有时候,事实都未必能够改变偏见。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台湾人都不知道事实,几年前媒体就有报道,仅仅厦门,在这里工作的台湾人就有十万,他们很清楚中国内地发达地区的现状,生活水平、工资水准、人的见识与能力,并不会输给台湾。随着台湾人来中国内地工作置业越来越容易,人数越来越多,我想,原来特别敏感的话题,一说就炸,也就不那么敏感了,政客也操弄不起来,现在厦门的出租车司机,怎么会相信有仗打?时间不过只过去了18年而已。

现在想想,邓小平先生的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一国两制,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伟大创举,人民生活富裕了,两岸的经济水平扯平,问题就不再是问题,一富解千愁。再过一段时间,改革开放前最穷省份之一的福建,经济总量都超过台湾,台湾的企业家与年轻人都在这里找到机会,还会有多少争执呢?

谈钱是俗气的。然而钱最能解决问题。谈钱的政治家才高明,他们知道,人越来越穷,政治家的根基也就没了。

推荐:他们有能力讨钱,就有能力工作

上文:为爱丢一点点脸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