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基因编辑婴儿

Pablo Picasso,Woman with child on the seashore

世界首例能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诞生,贺建奎先生领导了该实验。消息见光以来,目前科学界似乎态度比较一致,一是认为此例基因编辑婴儿技术上可疑,二是认为程序上有问题。批评谴责的科学家不少。

科学的问题交给科学家们继续去讨论,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说。

我,市场主义者和自愿主义者,分析问题,要回归到产权。产权的第一步,就是承认身体权,一个人天然拥有自己的身体,他人不能侵犯,这是不言自明的。

在人类社会的最早阶段,第一批财产的出现,就是人使用自己的身体,将无主之物混合了自己的劳动,变成了私有财产。比如一块石头原本不属于任何人,你将它打磨成石器,它就是你的私人工具;一块土地不属于任何人,你最先耕种了,这块土地就是你的。

基因编辑婴儿,是指通过基因编辑技术修改人体胚胎、精子或卵细胞细胞核中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后生下的婴儿。

从身体仅的角度来说,人体胚胎、精子或卵细胞的所有者,有权力决定是否要做基因编辑婴儿。它们属于你,就由你说了算。即使风险大,你愿意,别人也没办法。这个原则,接受起来需要机器一般的理性,估计很少人做得到。长期的、激烈的争论是难免的,人类除了理性,还有情绪。

假想一下基因编辑婴儿两种情况下的处境:

一是极端的好:

贺建奎先生的这次实验,技术及程序被人质疑。那么,如果将来技术及程序都没有问题,基因编辑婴儿,剔除了遗传病,更健康、更聪明、更长寿,有什么理由不接受?这不是人类技术的伟大进步吗?我们能接受外科手术、能接受器官移植,就要能接受基因编辑,同样都是手术。

二是极端的坏:

比如全球政府达成一致,严禁基因编辑婴儿,这项技术会不会消失?不会。禁止抢劫、禁止杀人,是全人类共识,但抢劫犯与杀人犯还是存在。我的意思是,即使将基因编辑婴儿当成抢劫杀人一样的重罪,仍然无法阻止一些胆子大的科学家在某个秘密实验室基因编辑婴儿,有意思的是,只要婴儿诞生了,警察抓住了犯罪的科学家,也无法销毁他的犯罪“成果”:基因编辑婴儿,他是人,不是物。他当然有权利恋爱成家,生儿育女。

就算执法残酷,不承认他们是人,或者将其隔绝,以防止所谓的“基因污染”。那么,也还有没被抓住的科学家,他们创造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人海中无法辨识,或许,将来那些特别漂亮、特别聪明、特别强壮的人,都将被怀疑人生开始于基因编辑婴儿。

基因编辑婴儿,这个技术已经打开,那就关不上了,尤其是有明确好处时,舆论的谴责,法律的禁止,都无法阻止想要的人们得到它。接受也罢,抗拒也罢,它终将改变人类。

推荐:不怕别人变好

上文:房地产是否掏空居民财富?是否降低消费能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