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矫情,往前行

Gustave Caillebotte,The Park

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

你今年过得如何?我希望你过得好。如果不是那么如意,没关系,明年过好一点。

近来,媒体也罢,聊天也罢,好像听到不少不景气。说实话,我不想加入这个合唱。我劝你也不要。人是自我暗示的产物。

市场不停在调配稀缺资源,在任何一个时间点,总会有某些人,某些产业不景气,意味着这些资源必须分配到更高效的地方。如果呆在一个不死不活的行业里,勉强可以活着,但你又必须等一个关键推动才能离开和改变,这行业的倒掉对你是有好处的,失败不可能避免,宁愿它来得快一点,这样付出的时间成本最少。

挫折、失败、不景气、危机,可以说,每一个人一生都必须经历这些,它是我们成长的成本,就像成为蜘蛛侠要有一次生离死别。吹一点寒风就感冒,一感冒就以为自己要死了,那是矫情。该付的成本早一点付,对人生来说,是好事。

盲目乐观有风险,容易失去警觉,比它更糟的是盲目悲观,你连生命力都失去了。我有个好友,是从少年开始的友情,我很喜欢他的一句口头禅,当他听到有人抱怨诉苦时,他总是说,多大点事!

多大点事!遇到不开心的事时,先对自己这样说一句。

我个人的经验,一个人只要建立四种支撑,危机就不容易出现,出现了也容易转危为机。

一是大哲先贤的支撑。阳光之下无新事,我们在生活、经营与事业中的所有困扰,那些伟大的企业家与思想家们,都遇到过,也解决过,只是他们所处的时空环境与你不同,显得是另一件事,仔细想想,其实是同一回事。学会阅读,依赖阅读,大哲先贤就是你的智囊团。

二是需要比自己更出色的朋友。酒肉朋友可有可无,混圈子也大可不必,有些朋友你一年也见不了几次,但你知道他全方位、或某些方面比你出色,观察他们、尊重他们、请教他们,为什么在同等情况下,他们这么出色,他们是最真实的标杆,他们在关键时刻的指引,无价。

三是需要比自己更出色的家人。比如,我家有连太。当然,如果你就是你家最出色的人,这条可以解读为家和万事兴,家里不要乱,把家人照顾好,有房住,有饭吃,有天聊,家门外再大的挫折都不算什么,都可以重新来过。

四是需要比自己更出色的年轻人。当你看到一个优秀的年轻人时,回想一下自己同龄时和他的差距,你就容易看到他的优点,不会排斥与打压,无法欣赏年轻人,无法与年轻人合作,可能就是死亡的气息吧。

柳井正先生说得好:做经营,办实业的人,必须把现在看作机遇。不管经济景气还是不景气,都应该当作机遇。只有这么想,他才能发挥出巨大的力量。

2018年,我几乎每一天都努力了,对得起自己,我很满意。你也要谢谢自己努力了这一年。

2019年,我要更努力一点,既然不景气,当然要多做一点事,我明年会多做一个公众号:一句日历。我每天选择一条大哲先贤的话,让它引领我们这一天,就像这一天所需的盐,很少,但赋予一天中所有事件以意义,以滋味。

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吧。你可以猜猜明天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推荐:再见,我的2017年

上文:工作像求爱,你爱它,它才可能爱你

工作像求爱,你爱它,它才可能爱你

Thomas Eakins,The Writing Master 

连叔你好:

开门见山的直接说我的问题了,工作问题,我是专科毕业,专业是建筑工程,说白了就是在工地上做现场技术员,14年毕业干了2年的时候,感觉每天在工地晃晃度日,也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就跟坐牢一样,晒的皮肤漆黑漆黑的,手指甲盖里总是黑黑的,弄的自己特别的不自信,工资也不高,(原谅我的负能量)就辞职了,找了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通讯设计,一直做到现在,但我发现这份工作完全是机器人式重复性工作,公司是一个私营小公司,挂的某设计院的名义来承揽工作,五险一金也都是按本地最低标准给你缴纳,今天我的甲方的一个普通职工说他的公积金公司每月给他缴纳1000多的时候,我的公积金工地只给缴纳100多,这么大的差距,我感觉并不能在这样了,这时候我就感觉到学历真的很重要,甲方公司是一个国企,只招全日制本科,自己的先天已经不足,跟我一起干工地的同学现在也都有发展的很好,现场施工技术方面也都学到了手,如果自己当时候坚持在工地,现在的技术也应该很好了吧。现在我的想法就是继续回到工地做,最起码工地上把技术学到手月薪过万是没有问题的,总比每天在这种公司做机器人强,请连叔给我指点一下,我到底要不要回去干工地?

迷茫青年

迷茫青年:

不错呀,你有两份工作可挑。对那些找不到工作的、年底刚被辞退的,你的处境在他们眼中,值得羡慕。这些人当中,可能有一大部分学历比你高。他们看到你进退自如,可能会焦虑。

我并不想增加别人的焦虑,也希望他们在看完我们的沟通之后,能够找到工作。春节前很多公司不正经招人,那也努力找,找没找到,都好好过个节,春节后认真出发。

不要太忧虑,记住这个统计学上的结论:90%以上的忧虑不会变成现实。一个聪明人,必然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作为老板,我能保住企业的发展,能够照顾员工。作为员工,我能保住工作,并在工作中创造价值,成为更不可替代的人才。这才是乐观的态度。

我不太喜欢抱怨的人,看不上动辄垂头丧气的人,更不会尊重吃不了苦的人。无论他是老板还是员工,如果天上有工作之神的话,他们会被惩罚的。当然了,并没有工作之神,但是,惩罚却逃不了,当不景气来临,当裁员发生时,第一轮就会淘汰他们。

在我看来,你的迷茫都不是迷茫,可能我虚长几岁,见得多一点。

晒得漆黑,手指甲盖里总是黑的,正是一个工地现场施工员该有的职业形象,也是其职业尊严所在,白白净净,一尘不染,那不像话!

而体面地坐在写字间里,机器人似的重复性工作也是必然。所有工作,机器人一样重复都是重要组成部分。天才有个改造世界的创意,他也得在重复中慢慢把它变成现实,在重复中慢慢让世界接受。所谓厌恶重复性,往往就是懒惰的托辞。

做得太少,想得太多;付出太少,要价太高。这是90%以上的忧虑来源,90%以上的失望来源,也是90%以上的失败来源。这就是责任感低的体现,这样的人,老板看到你头疼,你更将自己陷入被动,它也让人抑郁、焦虑,越来越边缘,最后恶性循环。

你挑任何一份工作,我都支持。回工地,那向坚守工地学本事的同学学习,他们现在技术好,收入也增加。保持现在的工作,那就把所谓的机器人似的重复工作做好,端茶递水、整理文件,这样的工作,看似不起眼,好坏也天壤之别,做得好的人,令人赞叹,其中有温度。老想着偷懒,随便糊弄,也过得去,但你的标签就是“这种小事都做不好,能指望他什么呢?”

想要高薪,想获得尊重,这都没错,应该有这个抱负,但是行为匹配不了这愿望,反差太大,只会招来轻视。

先别想着别人能给你什么,先热爱你已有的工作,把它当成一个杯子,你的能力能够注满它,自然会有一个更大的杯子,更重要的工作,然后是更高收入。

祝开心。

连岳

推荐:又坏又蠢的人,只有简陋的剧本可演

上文:说说近来的“房事”

说说近来的“房事”

Cuno Amiet,Winter auf der Oschwand

最近,有关房产的新闻不断,有两条关注度很高。

一是山东菏泽12月18日取消新房与二手房限售政策。舆论反响挺大,不少人猜测会被叫停,不过却闯关成功了。而且,它还得到湖南衡阳的助攻,12月26日,市场得到衡阳市发改委和住建局联合发布的《关于暂停执行〈关于规范市城区新建商品房销售价格行为的通知〉的通知》,即取消限价。眼球一下全吸引过来了。27日晚上八点,衡阳市政府官网发布《衡阳市撤销〈关于暂停执行“关于规范市城区新建商品房销售价格行为的通知”的通知〉》,即取消取消限价。这一串绕口令,难为写公文的人,也难为读者。

三四线城市的一条政策,引发全国关注。这足以证明房子在人们心中的地位,爱房子的,骂房子的,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他们想拥有房子。还有很多人想便宜轻松地拥有房子。

公文一天就取消,当然不严肃。要么是26号发布的不严肃,要么是27号取消的不严肃。但借地方政府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在这事上故意不严肃。我也觉得,他们是符合政策精神的,因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的因城施策,分类指导,城市政府主体责任。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提出2019年将以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为目标,并要“夯实城市主体责任”。

因城施策,就是地方政府有权决定是否取消限售限购,而“稳”字是什么意思?不动最稳,往上涨是不稳,往下跌也是不稳。对于三四线城市,面临人口与经济增长的双重压力,限售限价已经多余,往下跌的不稳才是地方政府害怕的。

年底了,裁员,不景气,没赚到钱,这些关键词好像在人们的议论里多了起来。中国城市化这个引擎可能不得不重新启动,何必端着金饭碗讨饭呢?而限制人买卖房子,就无法城市化。

当然,真正知道房子价值的两类人,可能并不在乎上面的政策解读,严格来说,他们不需要任何政策解读。

第一类人是凭本能,人类文明的开始就是建房子,定居,当有巢氏。家人有地住,孩子有书读,都需要稳定的、自己的房产,越是资源稀缺的大城市,权利与房产的捆绑越厉害,有责任心的人,一成家生子,就拼命买套房子,不想太多。这类人的房子,可能就一套,从小换到大,从楼梯换成电梯,但不会缺房子,家人也幸福,作为普通人,这也足够了。

第二类人是凭见识。房子不仅可以用来住,还是投资品,是硬通货。在纸币永远贬值的当下(纸币当然包括很多人迷信的美元),房贷这种低成本的负债,其实是资产。暂时的政策,他们认为毫无分析的必要,因为本质不变。这些人没精力和你辩论,他们的热情在买房子,能买多少?就不懂了,看他们的现金流大小,看他们忍耐痛苦的能力。有人能多到不可思议。

这世上,活得差的人,痛苦多的人,就是不上不下的,凭本能,吃不了苦,好像别人欠他一套房子,凭见识,脑子不够用,还特别固执,一定要等人送他一套房子,还得精装修。

房子本来是最简单的事,但是因为懒惰或无知,变成了当下最复杂的事。

长时间来看,世界是公平的。在房子问题上也是如此。

另,今天本来要推书的,但临时出了点问题,顺延吧。大家可以读读旧书,最好的阅读习惯其实是多读几遍好书,一本书读第二遍的收获,远远大于你读第二本新书。

今天是第68期下周很重要。 你下周要做什么?写下来,在心里默念一遍,答应自己。

推荐:骗子要定期收割傻子,这是规律

上文:说说权健事件

说说权健事件

Hendrick Terbrugghen,Esau Selling His Birthright

自从丁香医生报道了权健公司以后,双方互不退让,我的看法,分成三部分。

一是科学部分。

我相信现代医学,因为它更符合科学规范。所以,即使没有丁香医生的报道,权健公司那些产品的说明书,营销人员的那些说法,我自然都是不会信,不会碰的。

谁更科学?谁更有说服力?不要等法院判,我现在就可以站在丁香医生这边。我想,对因果律,对概率稍有了解的人,都会得出和我相同的结论。平时生病了,也都会求助现代医学,对其他的医学模式,敬而远之。我不相信有什么湿气,更不会以为在自己身上烧一把火有什么养生功能,那只会增加火灾的发生率和生命的风险。

对我来说,非现代医学,其他医学的风险都太大,潜在收益又太小,不值得尝试。

二是自愿选择部分。

爱自愿比爱正确更重要。这是自愿主义的基石。

什么是真正的自愿?那就是你有伤害自己的自愿。用你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财产去承担风险,你当然可以做他人眼里错误的事。

有些人明白科学道理,一肚子正确,恰恰不明白掌握了正确并不等于有强制力,他们迫不及待要用正确去强迫他人,他们往往第一时间跳出来喊:政府为什么不管一管?政府为什么不禁止?成为侵害他人自愿选择的打手,这样的正确再多,又有什么意思?

我相信现代医学,但我反而认为,各类医学都有行医权,只要没有欺诈,自愿交易,就行。

比如,很多人迷信某种植物,认为它包治百病,现代医学嗤之以鼻,但一个出售者只出售这种植物,不作任何疗效的承诺与暗示,它就是正当的交易,不应被禁止,即使购买者当成神药使用。如果出售者宣称其是神药,能够治愈各类肿瘤,而购买者使用后,肿瘤并未治愈,那么,出售者就是欺诈,欺诈应当受到相应惩罚。权健出售产品,是正当交易,还是欺诈?可以自行对比。

三是信仰部分。

有一部分人,对保健品、对发财神话、对各类玄而又玄,特别痴迷。你一定会碰到不少这样的人,甚至是你的家人。你也可能辩论过、劝说过,但最后都没用,他们除了一次次上同样的当,在骗局败露后,不仅不会生气,还会为骗子辩护。

这只能理解为信仰。只有信仰,才可以无视事实、无视因果律、才有某种献身精神。走到这步的人,跟他讲道理,普及常识,甚至法律禁止,都没有用,他们一定要耗尽最后一点能量,才会消停,很多人至死方休。

如果你身边不幸有这样的人,那得记住,金钱上一定要切割清楚,你给他钱,缓解不了他的危机,他不过转手再给骗子,再亲近的人,都不要心软。

可以想见,事情闹得再大,结局也会很平淡,有些骗子产品,曝光多少次了,不照样热卖吗?傻子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得到的常识与理性,主要是让自己的生活更好,不是为傻子的人生负责,说不听,就由他们去吧。

推荐:世界永远有坏人,而你却在剥夺孩子的自卫能力

上文:一个孩子受虐,你却送所有孩子一个魔鬼

一个孩子受虐,你却送所有孩子一个魔鬼

人的短视,人的急功近利,使人的智力极容易掉进一个坑里,那就是相信计划一下,强制一下,就有个完美的乌托邦。

比如这条留言:

我想,现在来个全民投票,要求生孩子之前必须考试取得资格,通过的可能性极大。而投赞成票的人,都毫不怀疑自己的好心。人类的悲剧一再重复这句话:通往地狱之路是由鲜花铺就的。

人们太健忘了,强制计生才有限修正(允许生育二孩),当父母的资格才稍稍自由,就迫不及待又呼吁管制,这是非常可悲的,也让人看到,自由很脆弱,思维能力弱的人往往最容易成为剥夺自由的鼓吹者,思维力弱又有泛滥的爱心,那就更糟糕了,他们从来在呼吁强制手段。

父母资格论,公元前8世纪的斯巴达就有过实践,为了当好母亲,“少女们应该练习赛跑、角力、掷铁饼、投标枪,其目的是使她们后来所怀的孩子能从她们健壮的身体里吸取营养,从而可以茁壮起来并发育得更好,而且她们也由于这种锻炼增强了体质,可以免除分娩时的苦痛。”

孩子的生存,也是有资格的。孩子出生后,父亲要把他抱给家族长老检查,健康,就继续养育,不健康,就扔进水潭溺死。孩子从小开始就要受严格训练,12岁开始,就不许穿外衣,在战斗中受伤呻吟,那是软弱,要罚以监禁。

大哲罗素对斯巴达的总结很对:理想主义和爱好权势相结合的结果,是一再把人引入歧途。

不让一个孩子受苦,这当然是理想主义,而呼吁强制,这当然也是爱好权势,而结果,当然也是歧途。

为避免孩子受虐待的父母资格考试,稍稍推演一下,就有以下恶果:

一、执法成本极高,要考察每一对父母、要定期抽查资格、资格失效要有相应的惩罚与强制措施,这笔巨大的负担将增加税负。

二、阶层隔离法律化,可以想见,大多数文盲、病人、穷人、有违法犯罪记录者将很难通过资格考试。

三、违法犯罪将大量出现,你不给我资格,我照样可以生,只不过,这种生触犯了法律而已。这些不被允许的孩子怎么办?是毁灭,还是国家没收?无论如何,都是人伦悲剧。

四、社会将陷入动荡,人为制造的大规模的反抗出现时,分裂与暴力难以避免,在这种环境下,不会有经济发展,普遍趋于贫穷也是必然。所有孩子的生存质量都下降。

我们的理想主义,有且只有和自愿主义相结合,才是正道。

在生育上的自愿主义,体现为两个成年人达成共识,他们就可以生孩子。不加任何干涉,结果是最好的。

一、爱自己的孩子,这是本能,写在基因里,所以绝大多数父母会爱孩子,虐待孩子的属于变态,永远是极少数。

二、人无完人,抚育孩子漫长而辛苦,当父母也是学习的过程,我们应当允许父母出现一定程度的失误和疏忽,他们会调整。

三、父母如果杀害孩子,或伤害孩子达到一定程度,触犯刑律,自然会受到惩罚。不宜制定更严格的法律,父母有虐待行为,又达不到刑律处罚的,只能通过社会的自然纠正力量,比如舆论压力、父母美誉度下降、亲友的批评,迫使他们修正自己的行为,并最终取得孩子的原谅,得到孩子的爱。

四、如果他们不愿意改,我们应该支持同态复仇,正如这位读者建议的:

当所有父母都知道,虐孩子的结果就是老了被虐,正义总会到来,就会收敛很多。怕就怕爱心泛滥而又不愿思考的理想主义者,看到孩子不赡养某个“可怜”的老人,又要呼吁强制。

推荐: 读读《冷暴力》,去掉生活中的冷暴力

上文:孩子,忍耐一下,成长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