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当一只自由的火鸡

Georgia O’Keeffe,A Black Bird With Snow Hills

有两种错误的生活方式,但表面上看起来都对,显得非常主流。

一种是只做不思考。有一份工作,有一份薪水以后,丧失了阅读力与思考力,以为世界将永远如此延续下去,最后思维器官退化,成为一个无趣者、无能者。很多人所谓的稳定执念,将把自己陷入这种不利境地,这给自己带来无尽的恐惧,因为你失去了应对一切变动的能力。

另一种是只思考不行动。观念与行动,理想世界与现实世界,是两回事,打通它们需要大能量。阅读者与思考者,很容易产生思维即现实的幻觉,当现实稍稍刺痛他们一下,他们就退回思考之茧,将自己与现实屏蔽,依靠愤世嫉俗麻痹自己。

做,思考,都是对的,都是人生要素。但缺失了其中一个,人生就会不幸。

有一个人,将这两种要素阐述得极好,本身行动也贯彻这点,我很喜欢他,他是一个很难归类的人,他就是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

他是黎巴嫩贵族家庭出身,曾外祖父长年把握政坛,死前对从政的外祖父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儿子,我对你很失望,我从来没有听到别人对你的指责,你证明自己无法引发别人对你的嫉妒。纳西姆的行文风格有曾外祖父之风,尖刻,但直击本质。

他从小博览群书,在法国和美国完成了该有的高等教育(足以让人称之为知识分子),他出版了影响力巨大的书籍,在我看来,这影响力还会更大。他不像传统的知识分子一样写书,体系严谨,重点突出,他庞杂、随性,在回忆、现实与虚构中切换,到处都有真知灼见,但你初读像进了迷宫,不过,这迷宫很美,可以多逛几次。

他是一个交易员,凭借对世界本质的认知,对一般交易员的鄙视,再加上敏感地捕捉到风险积累到足够大,他有两次著名的做空,一是“9•11”之前低成本做空了美国股市,二是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重仓做空。他的著述证明,这些做空并不仅仅只是运气,而是他对世界的看法与别人不同,而且他是正确的。

他的自我认同,是一个商人,这是最了不起的地方,他说:我的经验是,金钱和交易净化了关系。商业、公司和露天市场是激发人们最优秀才华和品质的场所,促使大多数人更宽容、诚实、有爱心、信任和豁达。我可以保证,商务——特别是小商业——是通向宽容的门,也是唯一的一扇门,在我看来,它是通往任何形式的宽容之门。

他和我一样,喜欢马特•理德利,《理性乐观派》的作者,他说,是他让自己领会到“我骨子里的腓尼基商人特质才是我真正的才华所在。”

世界是脆弱的,只有商业,只有交易,才能让我们在脆弱里活得安全,这种体系能让你犯小的错误,然后有巨大收获。它可以使你脱离火鸡式的人生,看起来很稳定,却隐藏着可怕的风险:火鸡的每一天生活都稳定地痴肥,由此,它判断世界是稳定的,直到有一天,它被宰了,被豢养的火鸡都是悲惨的,然而它们都认为自己幸福。

你如果养了一只火鸡,指望某一天要用它改善伙食、庆祝节日,要预防它读到纳西姆的任何一本书,它会迅速觉醒,成为一只自由的火鸡。而且,还会掌握投资的本质与方法,变得比你更有钱,那样,你会很没有面子,也害怕它的报复。

纳西姆的书都很出色,他名气最大的是《黑天鹅》,我认为,《反脆弱》更好,是对前一本的再论述,是升华。

今天是第66期下周很重要。66,这数字很6。你下周要做什么?写下来,在心里默念一遍,答应自己。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认为,在判断未来时,有一个“越活越年轻原则”:存在越久的事,将来的寿命越长。

好习惯也是如此,你坚持越久,它就越容易坚持,越不容易失去。

推荐:人生最重要的学问

上文:未来的教育:名师易得,纪律难求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连岳书单。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