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罪犯安度晚年?病得不轻!

Vincent van Gogh,Miners in the Snow Winter

这几天,除了弑母无罪的12岁少年,还有另一条新闻引起人们的极度不安:

林伟今年88岁,是上海南汇监狱年纪最长的人员。除了常见的老年病之外,他还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考虑到林伟的身体状况,八年前监狱安排了相对年轻的服刑人员张辰作为“护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林伟因犯强迫卖淫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由于改造表现好,他在狱中多次获得减刑。2018年12月14日,林伟终于等到了刑满释放的日子。他的直系亲属都已离世,针对这种“无家可归、无亲无故”的情况,相关部门安排他搬进闵行区一家养老院,安度晚年。

 养老是个大问题,人到了老年,收入下降,花费增加,这需要人在年轻时就为老年做好准备,无非是三种方法:一是养孩子,而且善待孩子,把他们教育好,让他们有能力,如果虐待孩子,那么,他不尽力照顾老年的父母就是正当的;二是赚钱,积累了足够的资产,老年到来时,支付得起昂贵的医疗、养老费用,日子并不会差,相反,老了没钱,必然悲哀;第三种养老状况可能最佳,又能得到孩子的尊重,又有钱。

 安度晚年,也像其他一切好商品一样,是昂贵的,是稀缺的,现在好一点的养老院,要么你支付得起,要么排队等候空缺,并非想进就能进。大家心知肚明,靠社保那一点钱,无法安度晚年,还得有前半生的勤奋与善良做铺垫。

也就是说,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辛苦一辈子,如果运气不好,比如钱不够多,老来“无亲无故”,未必能够安度晚年,他只能听天由命,或者依靠他人的施舍与同情。可是,一个罪行深重到需要坐一辈子牢的人,在狱中有“护工”照顾,出狱后无缝对接进入养老院“安度晚年”,这养老的费用,也还得由纳税人承担。

白左和圣母,喜欢这种事,多好呀,仁慈的法律并没有因为一个人犯了罪而抛弃他,我们仍然爱他,让他安度晚年。

但是正常人,都会觉得这动摇了社会的根基,罪犯的晚年比良民好,那不就是鼓励当罪犯吗?上年纪了,需要养老了,犯个重罪,抓进牢里,从此安度晚年。这样的社会,大家怎么会勤奋?怎么会善良?

人人都有法律精神,这体现在我们天然反感那些明显违背人性的法条,法律建立在自然而然产生的人性基础之上。宽容罪犯、豁免罪犯的法条,人们内心天然的法律精神就会强烈渴望修改它们,法条不能侵犯人性,法条不能惩罚善良而奖励犯罪。

法律惩罚并淘汰罪犯,抑制并减少他们,这是它该有的冷酷。上文提到的最老的罪犯出狱,无家可归,无亲无故,该怎么办?

好办。让他走出监狱大门,自食其力,若无力,该饿死饿死,该病死病死。是不是很惨?是,可不正是对那受害者的安慰?这就是正义。有人知道前因后果仍然同情他,还要当圣母,那也很简单,把他领回家养,你圣母,你自己买单,那别人也没什么可说的,如果你的圣母要别人买单,那还是省省那几滴虚伪的眼泪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