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代人的运气

August Macke,Vegetable fields

我比中国的改革开放大8岁,这个年纪刚刚好,有一点点贫穷困窘的记忆,不必像乔布斯一样,要刻意告诫自己:”Stay hungry,Stay foolish”, hungry和foolish,就是经历的一部分,甚至是文化基因的一部分。

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个人的状况,与周边几乎所有人的状况,普遍改善,大家就像坐在大轮船上,顺风顺水远航,有人坐头等舱,有人坐经济舱,但共享一条航线。人们的基调主要是乐观的,努力也得到回报,hungry和foolish的字面意义消失了,我们不饿,我们也变得更有见识,不再那么蠢,hungry和foolish真变成了乔布斯所指的精神含义,保持求知欲,维护谦逊感。

一个人与一群人的精神之旅,能走这么远,这真是运气。

为什么维护改革、赞美改革的声音很大?那也是因为人们尝到了运气的美妙滋味,不想失去它。改革并不是必然产生的,至少是不是必然在某个时间点产生,就像互联网的发明一样,在时间长河里,迟200年都不奇怪,刚好遇上伟大发明,刚好遇见改革开放,只能说,我们会挑选出生时间。

改革这么好的事,保持得越久越好,改革于我们这代人,就像是进化的突变,但是经过几代人的维护,它就会变成文化基因,代代相传。当然,需要一个人主动接纳它,它才会变成精神的一部分,误解它、排斥它、抗拒它,那么,再好的运气都会浪费掉。

改革的一个主要变化,就是市场的因素越来越多,市场这只无形的手分配稀缺资源,似乎变化多端,神秘莫测,它给人带来压力,被淘汰的危机感永不消散,它就像进化一样,不会让你太舒服,总让你适应变化。在计划中呆久的人,即使只是贫穷的计划,也有稳定的幻觉,想退回去。

所以,放弃这种幻觉,是成长的关键。正如大师德鲁克所说的,个人的工作时间,普遍比公司寿命更长了。这是什么意思呢?一、大多数公司撑不过30年,即使曾经很辉煌,作为创业者,作为老板,失败的压力一直在;二、大多数雇员,你一生中,总会尝到改变跑道的滋味,即使结局美妙,但重新开始的痛苦却免不了。这是一个公司、一个人的命运,由不得你。

这命运对杰出的人也一样无情。英特尔公司的创始人都很牛,包括以摩尔定理著名的戈登·摩尔,以及杰出的CEO安迪·格鲁夫,公司兴旺了10多年后,主营的存储器业务遭到了日本公司的强大竞争,格鲁夫知道,无论如何挣扎,必然败给日本公司,但公司陷于争论,进入劣质勤奋,一天天失去市场,自我改革极其艰难,似乎不可能。

1985年,公司消沉一年之后,英特尔公司史上最著名的灵魂出窍式谈话发生了,在办公室里,格鲁夫突然问摩尔:如果我们被赶出董事会,他们找来新的CEO,他会做什么?摩尔犹豫了一会,说,他会放弃存储器业务。格鲁夫盯着摩尔说,那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呢?

英特尔公司避免灭亡的改革开始了,公司专注于微处理器业务,格鲁夫自己也从头开始学习软件知识,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工程师之一,放下架子,承认无知,记录下软件专家们的谈话内容,看不懂的部分带回公司请教相关下属,一切从头开始。

12年之后,带领英特尔成为伟大公司的格鲁夫,成为时代周刊年度封面人物。

改革是什么?就是接受必须改变的现实,回到hungry和foolish,重新开始。人有惰性,有路径依赖,有宁愿失败也不想革新的局限,人会暗示自己,我是一只老狗,无法再学新技能。聪明如摩尔和格鲁夫,也有这个阶段,不同的是,他们走出了这个沉沦的死亡峡谷。

这种走出死亡峡谷的能力,并不是天生的,是可以学习的,一定要坚信这点,正如坚信我们可以拥抱改革。

所以,不要放弃自我革新,不要怕学习将我们抛回foolish状态,那是你往上走的标志。我们在学习母语之外的第二语言时,将会面临格鲁夫式的“窘境”:笨拙、尴尬、脑子一片空白、进三步退二步、自我怀疑,不要让它们打败你,这感觉可以说是运气,是学习力的体现,它证明,你不停在适应挑战与变化。

点 “阅读原文”,用懂你课程自我革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