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孩子受虐,你却送所有孩子一个魔鬼

人的短视,人的急功近利,使人的智力极容易掉进一个坑里,那就是相信计划一下,强制一下,就有个完美的乌托邦。

比如这条留言:

我想,现在来个全民投票,要求生孩子之前必须考试取得资格,通过的可能性极大。而投赞成票的人,都毫不怀疑自己的好心。人类的悲剧一再重复这句话:通往地狱之路是由鲜花铺就的。

人们太健忘了,强制计生才有限修正(允许生育二孩),当父母的资格才稍稍自由,就迫不及待又呼吁管制,这是非常可悲的,也让人看到,自由很脆弱,思维能力弱的人往往最容易成为剥夺自由的鼓吹者,思维力弱又有泛滥的爱心,那就更糟糕了,他们从来在呼吁强制手段。

父母资格论,公元前8世纪的斯巴达就有过实践,为了当好母亲,“少女们应该练习赛跑、角力、掷铁饼、投标枪,其目的是使她们后来所怀的孩子能从她们健壮的身体里吸取营养,从而可以茁壮起来并发育得更好,而且她们也由于这种锻炼增强了体质,可以免除分娩时的苦痛。”

孩子的生存,也是有资格的。孩子出生后,父亲要把他抱给家族长老检查,健康,就继续养育,不健康,就扔进水潭溺死。孩子从小开始就要受严格训练,12岁开始,就不许穿外衣,在战斗中受伤呻吟,那是软弱,要罚以监禁。

大哲罗素对斯巴达的总结很对:理想主义和爱好权势相结合的结果,是一再把人引入歧途。

不让一个孩子受苦,这当然是理想主义,而呼吁强制,这当然也是爱好权势,而结果,当然也是歧途。

为避免孩子受虐待的父母资格考试,稍稍推演一下,就有以下恶果:

一、执法成本极高,要考察每一对父母、要定期抽查资格、资格失效要有相应的惩罚与强制措施,这笔巨大的负担将增加税负。

二、阶层隔离法律化,可以想见,大多数文盲、病人、穷人、有违法犯罪记录者将很难通过资格考试。

三、违法犯罪将大量出现,你不给我资格,我照样可以生,只不过,这种生触犯了法律而已。这些不被允许的孩子怎么办?是毁灭,还是国家没收?无论如何,都是人伦悲剧。

四、社会将陷入动荡,人为制造的大规模的反抗出现时,分裂与暴力难以避免,在这种环境下,不会有经济发展,普遍趋于贫穷也是必然。所有孩子的生存质量都下降。

我们的理想主义,有且只有和自愿主义相结合,才是正道。

在生育上的自愿主义,体现为两个成年人达成共识,他们就可以生孩子。不加任何干涉,结果是最好的。

一、爱自己的孩子,这是本能,写在基因里,所以绝大多数父母会爱孩子,虐待孩子的属于变态,永远是极少数。

二、人无完人,抚育孩子漫长而辛苦,当父母也是学习的过程,我们应当允许父母出现一定程度的失误和疏忽,他们会调整。

三、父母如果杀害孩子,或伤害孩子达到一定程度,触犯刑律,自然会受到惩罚。不宜制定更严格的法律,父母有虐待行为,又达不到刑律处罚的,只能通过社会的自然纠正力量,比如舆论压力、父母美誉度下降、亲友的批评,迫使他们修正自己的行为,并最终取得孩子的原谅,得到孩子的爱。

四、如果他们不愿意改,我们应该支持同态复仇,正如这位读者建议的:

当所有父母都知道,虐孩子的结果就是老了被虐,正义总会到来,就会收敛很多。怕就怕爱心泛滥而又不愿思考的理想主义者,看到孩子不赡养某个“可怜”的老人,又要呼吁强制。

推荐: 读读《冷暴力》,去掉生活中的冷暴力

上文:孩子,忍耐一下,成长需要时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