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自由,自然贵一点

Henri Martin,A Garden in the Sunshine

绝大多数焦虑,来自于想偷懒,来自于想走捷径。

成长中的一个重要节点,那个“啊,我想通了!”时刻,就是终于承认该吃的苦一定得吃,也知道所有偷的懒最后都会回来找自己,踏实地一一把它们灭掉就是了。在那一刻,你的处境并没有马上改善,但你内心已经平静,焦虑这股邪火,被一盆水浇灭,你知道,你的一切都已经开始重组。

观念之于人,就像变形能力之于变形金刚,你由一辆报废的甲壳虫变成了拯救地球的大黄蜂。

从这点来看,最好的心理医生,去除焦虑的良药,其实是好的经济学,它由一句话可以概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吃午餐就该由谁买单。虽然能够演绎成厚达几百页、上千页的体系,但不过都是反复论证这句话。只有这样,这句话才会变成自己的分析工具,再也不会遗失。因为现实中经常碰见坏经济学,它也由一句话可以概括:天下有免费的午餐,你吃的午餐可以由他人买单。它契合人懒惰的天性,也安抚了无能与寄生,长有天使的面孔,所以总是受欢迎,暂时的舒服,付出的代价是永远的焦虑,以及失望的一生,因为你发现自己的午餐只能由自己买单。

规律永不变化。

从前年开始,媒体就在炒租购同权,认为权利与自由降价了,再也不要当房奴了。这就是典型的坏经济学,你轻松租套房子,房东艰苦供套房子为你挣权利,你的午餐他买单,怎么可能呢?

去年的房租抵个税,坏经济学又来恭喜租客,嘲笑房东。今年刚开始操作,就会发现,房东还是笑在最后。

这政策使房东的收入下降,但又要取得房东的配合才可运行,即要求租客提供房东或中介机构的相关身份证号码、姓名或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而原来租赁行为的备案,全国不足1%,也就是说,房租收入普遍备案并纳税的话,对租客的减税实际等于对房东的加税,有话语权的房东,解决方法当然简单粗暴,要么中止合同,要么提高房租避免损失,租客的付出一点没少,还多了一堆填报申报工作。这违背普遍减税的政策初衷,激发矛盾,也使税务机关陷于尴尬境地:工作量极大,但收税效率极低,甚至是亏本的,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免费的午餐,终究是吃不到的。

只要你害怕租不到房子,房东就比你牛逼。这么简单的道理一定要早点明白。伍尔芙早就说过,女人的自由是由从她拥有一间小屋开始。当然,是人都这样。一个人为自己挣房子,辛苦当房奴,就是在挣自由,是的,很累,很辛苦,可是好一点的自由,哪有不累不辛苦的?比起伍尔芙时代的人,现在的人,尤其是女人,得到一间小屋,已经更轻松了。原来,你想吃苦也未必有资格得到自由,现在,你想吃苦,就有得到一间房子。

一分价钱一分货,好东西总是不便宜的,自由也是如此。一个热爱自由的人,怎么可能害怕为自由吃苦呢?不逃避,就不焦虑。

推荐:人生最重要的学问

上文:熬出意义,这是人注定的任务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