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是容易的

Rembrandt,The Conspiracy of Claudius Civilis

老年人容易被轻视,因为失败已经明确,而且失败者再没有机会,人最珍贵的成本——时间——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而成功者的比例毕竟不高。大多数人,不成功也不失败,这种状态也无法得到更多重视。老年,是等级更森严的阶段。如果只是依仗年纪大,强行要在年轻人面前耍威风,那么得到的轻视就是双重的。

中国社会现在的老年人,由于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家庭与社会的资源远不如现在,机会也少得多,他们成功的比率,可尊敬的比例,富裕的程度,也低一些。他们中的一些人,不侵扰他人,被动在呆在自己的领地内,我对他们的处境怀有更多的同情,就好像看了悲剧。年纪越增长,越知道一点,很多人的一生,只不过是缺点运气,他们的不成功,没什么可责怪的。而人的一生,关键的那几次选择错过了,也就没了,如露亦如电。

相反,年轻人为什么被恭维?那是他们的失败还不明确,他们前途远大,有大把时间可以浪费。任何一个年轻的失败者,将来都可能是成功者。轻视年轻人是致命的,某种程度上,这正是一种失败者的挣扎与嫉妒,是死亡的气息。

但一味恭维年轻,却是浅薄的,那是廉价策略。因为年轻是自然现象,一个人生下来,极大概率会变成年轻人,一件这么容易的事,是不值得恭维的。一个年轻人,如果没有任何成就,别人来恭维你,反而得小心一点,那多是看中你容易为虚无飘渺的理念献身,直白一点说,就是认为你比较蠢,套路一下你。甚至恶意地诱导你,让你以为年轻的不如意都是因为中老年人的压迫。这种理由不成立,你年轻,你什么事都还没做,你还没证明自己,若不是天生漂亮,你不如意的事情当然多一些,你挣扎、你奋斗、你和其他年轻人竞争,并证明自己比他们优秀,这些累活非做不可,这不是什么迫害,这和年轻一样,是自然现象。

你在看到这篇文章时,可能已经看过我今天为“一句日历”公众号(onewordtoday)挑的话,是大艺术家伦勃朗所说的:一味追求时尚不过是自取灭亡。

在艺术史上,没人能够绕过伦勃朗,他从年轻开始,就名震阿姆斯特丹,在这17世纪的繁华中心,挥金如土,享受名利。他是一个极具创造力的年轻人。随着他年纪的增长,他的创造力像滚雪球一样变大,大得同时代的人无法理解,当时的年轻人,开始追求浮华、纤巧,在伦勃朗看来,是腐败,是倒退,是可悲,而他,像个年轻的挑战者一样,不惧与世界为敌,不怕失去一切,在思维与技法上革新,他晚年的杰作(本文题图),当时无人理解,不得不大卸八块。

追求时尚是容易的,甚至可以掩饰没有思维能力与创造能力,是一种低成本的安全的从众,也是年轻人最容易掉的坑。创造力从来不会因为你不再年轻而消失,创造的人一生都在创造,杰出的人一生都杰出,正如被封神的乔布斯,至死都在引领时代。年轻的时光很短,真正被尊重的年轻人,是因为他们体现了值得尊重的品质,比如更勤奋、更自尊、更有创造力、更有信用,这些品质,在你年老时,一样价值连城,它们从来不是时尚,不是外在,它们是永恒,是硬核。

迎接你人生的所有阶段。尤其不要浪费青春,年轻是容易的,失去年轻更容易。别在被恭维中迷失。

推荐:我为资质一般的穷孩子设定的求学工作计划

上文:创业,少一点套路,多一点信赖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