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是谁的?

Caravaggio,David with the Head of Goliath

不言自明,微信是腾讯公司的,是马化腾的。从张小龙的演讲可以看出,在实际操作中,总部位于广州的微信,又享有极大的自主权,张小龙有决定权。也就是说,微信的产权非常清晰,不存在争议含糊的地方。

产权问题,是分析的根本,不理解,容易随波逐流,理解了,就有定力,不容易犯错。产权问题如此重要,以至于我自己也花了半生,跌跌撞撞,才终于明白,明白那一瞬间,真有巨大的幸福感。由此想到,“朝闻道,夕死可矣”,是描述求知有所得的快乐,而不是真让人去死。

产权问题明白了,倒也简单,分两步,第一,你拥有自己的身体,不容侵犯,这是天理;第二,你用身体进行劳动,或直接产出,或间接交换,所得的一切财物,都是你的,不容侵犯。

你一听就会懂,但真要有它娴熟分析问题,不被带到沟里,也需要比较长时间的训练。产权问题,它往往会被别的话题包裹起来,让你无法发现。

前几天,有3款社交App发布,有一款还是由我的老朋友罗永浩的公司开发,从朋友情意角度,我希望他成功,从产品角度,我是纯粹外行,没什么发言权。

这些社交App,发布的时候,都有巨大的野心:取代微信。即使不说,真做成了,他们可能也不会拒绝吧。这也是巴菲特不愿意碰网络公司的原因,做得再大,挑战者都不死心,颠覆似乎都可能一夜发生,微信是什么?不就是App嘛,几个码农,埋头写一写,也能整一个出来,引发评论家一通辩论。而传统产业就不同,护城河宽宽的,你也会酿酒,你开个小酒厂说要挑战茅台,所有人都会说你脑子进酒了,不会有辩论。

这些挑战微信的社交App,第一步往往是到微信上拉人头。微信的第一反应就是禁止这种行为,对不对呢?对,如果微信是我的,我也这么做,你想取代我,第一步是到我体内寄生,然后争取吃掉我,凭什么允许你?我又不是傻子。

你在我的地盘怎么行动,我说了算,我是产权人,这个理由就足够了。就比如微信觉得我的言论很烦,把我封了,我自然相当不快乐,但也没办法,这是产权人的权利。这是不是侵犯我的言论自由?不是,我可以到别的平台写,我甚至可以自己建一个平台写,最廉价可行的写作App,就是日记本。如果微信禁止我在这个世界发表任何言论,那才是侵犯我的言论自由,准确一点说,是侵犯我的身体,即禁止我用自己大脑、嘴巴和双手等器官发表言论。显然,微信并没有这个权利,也做不了。

当然,我不担心微信把我封了,作为写作者,我遵守产权人定的规矩,利益一致,我写得好,写得多,我得利,他得利,只有我起了损害平台利益的心思,我才要担心。这就像去朋友家作客,我有礼貌,聊得来,不要担心朋友翻脸;又像我是一个公司的员工,又勤奋,又尽职,也不要担心老板把我赶走。

一切权利判断,最后都会回归到产权界定。知道这一点,就没那么多不愉快。挑战巨人的冲动永远都在,也应该在,这才能保有竞争之火,但是认为巨人应该放弃防备与反击,热情拥抱谋杀者,这就是挑战者不切实际的幻觉了。

推荐:最常见的毒害孩子的话题

上文:年轻是容易的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