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强大不应乞求,应展示

 Edward Hopper,Cape Cod Morning

连叔,你好。

我有时候对我先生有点不爽的,任何节日他都不想表现,除了妇女节他只发3.8的红包,其实他很爱用3.8这些数字开我玩笑,我不喜欢,很讽刺的数字。反正他都不想有仪式感。在这个家,我的工资虽然比他高,但是我负责还更高的那套房贷和家庭生活费。还有小孩子的各项支出大部分我出,算下来,几乎没有闲钱。

我也明示暗示多次,生活和工作已经很辛苦了,生活的仪式感能增添幸福感,而且又不需要多少精力不需要多少钱的,只要用心就可以了,但他始终不肯。最好的只愿意陪我散一下步而已。我甚至说过:就算你发红包给我,我也不会乱花,最终也是花在宝宝身上和家庭里。甚至有个节日吵过一次,还是没有作用。

我白天工作,晚上带娃,人累心也累,为这个家我的付出更多,我的学历工作外貌也都不差,也生了儿子(他家重男轻女),可是在他家依然不被尊重。其实他平时对我也不算太差,有空也会帮忙带娃,但我有时候是希望被多一点爱护和仪式感,因为他不同意,所以我有时候很无奈。可能我内心里住着个小女孩吧,连叔是我想得太多了吗?是我错了吗?

MM


MM:

毫无疑问,你的丈夫需要改变自己行为模式,你的要求很正当。

成年人爱的需求,往往被压力、怀疑和犹豫遮蔽了、扭曲了。当我们看不清楚时,把自己,把对方还原成孩子,是一个很有用的技术,孩子天然会爱,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以爱为食粮的,他们直接索要拥抱、微笑和赞美,一次又一次,永不厌倦,这个本能终生不变,永远要记住,相爱的人,需要拥抱、微笑和赞美,这不是可做可不做的幼稚的事情,这事关爱情的质量与生存,太久不做,技能消失,人就会变得僵硬,自己挑选的妻子都不会爱,最终的代价一定是自己也不可爱。

在物质更容易得到满足的今天,爱应该更多。不再为生存担忧时,爱的成本极低,它不过需要拥抱、微笑和赞美,不愿意这么做的人,两个原因,一是愚蠢,二是吝啬。

当我们爱一个人,必然不会贬低他。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对异性、对人性有再多的误解,只要他真正爱上一个人,这些误解都会消失。所以爱是一个人成长的重要阶段,这强大的情感力量可以瓦解偏见。

你的丈夫,依然生活在偏见中,你痛苦,其实,他的命运更可悲。他的行为,似乎不可理喻,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妻子,对感情的需要不过只是收到红包的仪式感,而且还做出了返还的承诺,他竟然不答应,不是蠢货又是什么?

他还无法调和认知与事实的巨大差距,在重男轻女的家庭里长大,男性比女性更强大、更优越、更尊贵,这个观念深入骨髓,他的母亲可能软弱,以至于在他在成长过程中,没有感受过女性的强大。当他幸运地得到你,全方位不输给他的一个女人,他处于非常迷惑的阶段,事实让他无法轻视你,但又得维护从小建立的价值观,对女性,要否认、轻蔑,甚至侮辱。他处于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

你索要节日红包,姿态低下地承诺钱不会乱用,这行为除了你自己想得到爱的肯定,更是希望他成长,精神能够融合且健康。这渴望恰恰给了他唯一的武器,他的潜意识这样运行:这个女人比我更强,但是你看,只要我不给她红包,她就得如此绝望地恳求我,这证明,女性无论如何,最后总要乞求男性。他答应给你红包,完成仪式感,他价值观唯一的立足点不再坚固,他就彻底输了,什么都不如你,还得听你的,给你红包。

你的策略应该相反,从此不再要求他的任何红包和仪式感,不再为这个话题有任何争吵,明年三八节,他估计还会再给一个侮辱性的3.8红包,你拒收,并骂他一句:吝啬鬼,我不稀罕你的红包,这钱留给你自己办大事吧。平时的生活中,他用性别侮辱你,你只需要简单地算算账,金钱账、时间账,谁为家庭做的贡献大,即可完美击杀,多算几次,他就不敢了。

我们知道自己内心小孩的那部分,不要忘了爱他;但我们也是成年人,能够保护他,不让他再被人欺负。

你比他强,你要展示这种强大,你的强大不需要他的认可。一个强大的女人,对他有好处,他有自尊,就会变强,他有理性,就会反思。如果他这两者都没有,你又何必在乎他呢?

祝开心。

连岳

推荐:自信是命运的命令,必须遵守

上文:芒格原则,成功与幸福,最容易复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