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教的好管教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Rest in Harvest

这则留言得到了很多的赞同,也收到了很多疑惑,表示理解不了:不管教怎么会赢?难道我要刻意不管教孩子?

这种疑问把管教分成了两种状态:管教与不管教。从直觉与逻辑,都很难认同不管教赢过管教。

管教孩子是三种状态:好管教、坏管教与不管教,相当于正数、负数和零。零大于负数。

这只是一个比喻,严格较真,并不存在零状态的不管教。那些认为父母不管教的孩子,父母其实还是教了一些天理,比如身体要健康、要上进、不要骗人、不要害人,这些天理极为朴实,以至于感觉不到存在,像零。其他更为精致华美的道理,这些父母不知道,也没有时间精力去追求,他们也有自知之明,不会不懂装懂地强迫孩子。近似无为而治,孩子的天分毫无压抑地生长。

你给不了你没有的东西,空瓶子倒不出水,这是管教的本质。

空瓶子知道自己没有水,没有危害。但它一旦以为自己有水,老要给人解渴,还以为只有它的解渴方式是对的,被迫喝水的孩子就会迷惑而混乱,这就是坏的管教,无能但却有强力。

很多年前,纸媒还处于黄金时代,有份杂志筹办,我短暂参与,短暂到只参加了一个会议。那是一本号称要针对富人的杂志,富人钱多,要挣他们的钱。核心思路是上一些大尺度的软色情图片,这样富人们就愿意掏钱了。挣富人的钱我不反对,但把富人想得这么弱智,我们太自以为是了。我想,富人真是格调低得只喜欢色情,他们也有能力得到硬色情,何必来看软色情?筹办会意见无法统一,我想,主要原因在于,参与讨论的,没有一个富人,所以也无法输出真实的富裕观,只能把我们自己喜欢的,强加给富人,媒体圈色迷迷的家伙,还真是不少呢。

这种想当然,是普遍存在的,它提供一点想象空间,又似乎容易得到,迎合人性自大懒惰的一面。在低俗上如此,在高雅上也是如此。

前几天,有一新闻说,现在全国的读书会风起云涌,可能有几十万个之多,有意思的是,发起人多数并不读书,甚至没有读完一本厚书的能力,他们拍拍脑袋、搞搞策划、拉拉书单,以为就能把读书事业做起来,我不怀疑他们能搞到政府补贴(估计也就冲着这个去的),但靠他们教会读书,是不可能的,他们的活动,你参加越多,可能越崩溃,除了浪费时间,把头脑搞乱,别无收获。你或许能够学会伪装成一个实际上不读书的读书人,但我认为那并不是什么好事,那属于坏管教,让孩子学会欺骗自己。

你怎么判断出读书会的好坏?怎么判断一本书的好坏?如果你自己不读书的话,就只能碰运气了。你真是读书人,你的孩子一定会读书,他听都听会了。不会读书有些遗憾,可并不致命,把一件事做好,得到的道理与方法,价值很高,孩子能得到,都是好管教,就怕自己不读书,不长进,天天逼孩子读书与长进,又说不出所以然,这就是很多管教的现状,还真不如不管。

自己出息,自己认真对待一本书,专心完成一件事,这其中的价值、经验与方法,那才是最硬核的管教。

推荐:我为资质一般的穷孩子设定的求学工作计划

上文:快从波卡斯特床上起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