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会写作

 Claude Monet,Water Lilies

从小到大,写作似乎是大难题。这是由于对写作的错误标准造成的。

写作不应该是难题,写作应该是人人都会的事情。只要会表达,能够传递自己的意思,就算是文盲,即使没办法说话,用手语,让人将你的意思记录下来,就是一篇文章,你就会写作。所谓的写作,就是将你的语言变成文字而已。

我们从小上写作课,都有标准,最基本的,就是字数标准,不少于800字。然后还有许多主题升华之类的不成文标准。这让孩子觉得,写作是不同于日常的表达,于是无话可说。经过训练,少数孩子学会了,但也就变成套路,写的也不是自己的真实,由于这种分裂,一有机会不写,他们也就迅速放弃这种讨厌的事。

说实话,作文教育,能改变的不多,只要作文还要拿出来评分,就得定些字数之类的硬性标准,主题也不太可能放开。这算是学习语文付出的一定代价吧,也不是一无所获,文字与标点的规范使用,遣词造句的基本技能,再生硬的作文课都能给你,它们也是有用的基本功。

到我们不再需要考试时,写作是非常开心的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还是觉得难,那就是还没有从原来痛苦的作文标准里解放出来。你说话时,把手机录音打开,半个小时后,把你说的逐字整理出来,就是文章,你描述了某件事,表达了某种想法,一定有一两句话非常生动。当然,你可能会吓一跳,其中有大量语病、断裂、破碎、语焉不详,就像一辆车勉强能跑,但轮胎瘪了,车灯破了,油门不太给力,刹车反应不灵,这些毛病的修理过程,就是写作水平的成长。

漂亮的文章,它看起来是我手写我口,自然而然,但其实又比口语进化一些,最后带领你的口语,你在表达时,更有逻辑,更生动,最后更有说服力。这也是写作的意义所在,你思维能力的提升让你的生活更理性,最后也就更幸福。

几年前,一位20多年没见的同学,给我打了个电话:听说,你现在专门写作了?

我说,是啊。

他问,你的职称是什么?

我说,没有。

他很吃惊,鼓励我,职称还是要评的,最后问,你是哪一级的作协会员?

我说,都不是啊。

他就有点生气了,说,那你怎么可以说自己在写作!

我知道说不到一块,就赶紧打了哈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事。在我这个同学心目中,我可能是个骗子吧。我这同学很朴实,他可能认定一些标准总是要有的,无法接受一个人没有组织认可,擅自宣称自己在写作。

我不是说评职称不重要,也不反对你加入作协。我不少好朋友是作协会员。我想,如果我申请,某个作协也会接纳我(当然,这句话或许自大了)。只不过,我觉得我都靠写作养活自己了,何必再搞个证明呢?我又不喜欢开会。我也有自信,我的读者知道我没职称,不是作协会员,就是一个自我雇佣者,我们也能一直玩下去,是吧?

写作,就是一个人的生活,是你撕手指倒刺的切肤之痛,是你跑完10000米后的灵魂出窍,是所有你想对自己说的话,是你的日记,也是你的演讲,你想写作,就是你想生活。你生活得好,如实记录,就是好文章。拒绝套路,也不要迎合,诚实一点,反而容易写作,就这样开始吧。

推荐:好自由,自然贵一点

上文:高尚者尤其不能失去高能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