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是为了说服自己,不是为了说服别人

 Childe Hassam,South ledges, Appledore

一位读者朋友来诉苦,他是一位自我雇佣者,或说,自由职业者,富人往往是这种状态,他就是一个富人。

他的苦恼是,他的老父亲,为他的生存无限担忧,认为他没有一个稳定的单位,人生将来可能很凄惨。他给老父亲算账,我收入或有起伏,有时候还亏本,但是平均下来,我一年的收入超过你在单位一辈子拿的钱,你有什么不放心的?但是老父亲就是不认这个简单的算术答案,而他,还是一个数学老师!

用逻辑,用事实,都说服不了一个人,怎么办?

同样这个问题,10多年前,我可能会和这位读者讨论出一个更高明的说服策略,会接受轻微的冲突。那时候,我还认同知识分子有所谓的启蒙任务,见到脑袋糊涂的人,当然有所谓的启蒙义务。在那个时间段,我花大量的时间和人争论、争吵。急迫地渴望世界按照自己的想法运转。

后来,我的想法改变了。我仍然在写文章,仍然在发表观点,甚至写得比原来还多。但我认为所谓的启蒙,不过是自大而已,知识分子阶层,普遍没有比别的阶层活得更好,常识也没有更多,剥去层层术语包装的观念,很多还是有害的、无力的、违背常识的,独立生存能力都没有,启蒙什么呢?

放下这个虚荣的担子后,人得到了平静,我阅读写作,但我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知识分子,我也没什么拯救任务,我要面对的,只是我自己,阅读写作,不过自己擅长的工作,凭这种喜欢的事安身立命而已,你不欠别人一个道理,别人也不欠你一个心悦诚服。

更重要的是,随着对人性的理解,我知道人不是机器,并非输入数据与逻辑,就必然得出一个合理的结果。在逻辑与事实之外,是主观的喜好,是无法言说的气场。有人什么也不做,站在你面前,你就一见钟情,知道他是好恋人、好朋友。有人什么错事也没做,观念甚至都与你一样,但你却不想和他当朋友,多聊几句就尴尬,宁愿永远不要见面。这些微妙的因素,反而是交流的重要成分。

人与人走到一起,不是因为被说服,而是因为彼此吸引。古圣先贤,他们都死了,无法为自己的文字增减一个字,无法辩论,但你们还可以当朋友,那是你内心和他们心意相通的因素发挥了作用,你拥抱了他们。

所以,前几天才会这样回答一位朋友:

如果我们活着是为了说明别人,那么,无法说服的人就会霸占你的生命。这就像你明明讨厌一个人,每一个毛孔都拒绝他,你却强迫自己给他更多时间,这么违背人性,只会带来痛苦。他人有不被说服的权利,他人有过错误生活的权利,他人有让你讨厌的权利,只要他没有伤害别人。

我们活着是说服自己,你爱的理念,实践在你爱的自己,在这过程中,吸引彼此相爱的人,在这基础上的交流与辩论,更值得追求。

回到文章开头那位读者的问题,我现在的答案是,你过你的自由生活,并努力过得更好,也不必过多在意父亲对你的担忧,就让他处于一种不被说服的状态吧,工资卡上每月固定收到一笔钱,这对于他来说,等于固定的礼拜,就让他拜吧。一个科学家儿子,如果砸烂老母亲供奉的观音菩萨,再说一堆绝对正确的科普,他是不是很牛逼?不是,他证明他很傻逼。

自己的人生按自己意愿进行。做到这点就足够了。

推荐:人人都会写作

上文:我想变坏,所以把人间说坏一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