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996,自愿的心理治疗功能

Ferdinand Hodler,Floraison

“连叔好,想听您说说最近程序员圈比较火的996.icu事件,加班996,生病icu。现在很多公司鼓吹996,我不反对为完成任务短期加班,但是把这个放进公司制度强制要求合适吗。我知道这个也是供需关系决定的,你扛不住,自然有一大批年轻能扛的人等着进来。但随着年龄增加以及婚姻家庭的责任,个人精力很难再承担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一些中小公司都是向巨头看齐,巨头又在鼓吹加班文化,这样会不会导致恶性循环,对于稍高龄程序员的发展越来越困难。”

首先,假设这位朋友的推理全部正确,互联网公司都实行996,所有中年程序员也都无法适应。996工作制能存在吗?

能。

那只是互联网公司亮明条件:这一行业只适合年轻人,是吃青春饭的。

吃青春饭的职业不少:职业运动员,艺人,是最典型的,幸运者,高光几年要挣够一辈子用的钱,无法出头的,青春之后自己转行,继续挣生活费。一个行业,是可以只适合年轻人的,程序员也可以如此。进入这个行业就知道中年必须转行,其实对职业规划有好处。

况且,上面那位朋友的推理并不正确。不实行996的公司有大把,只不过,可能收入更低,名气更小,优秀的年轻人未必愿意去,它们不如大公司收入高,前景也不明朗,你上班几年,它就关门了,你照样要面临重新择业的问题。要大公司的高收入,当然要适应大公司的高强度。又要轻松,又要钱多,又要稳定,此事古难全。

只要你有选择,公司无法禁止你离职,那么,996不过是提供一个选项,你愿意,就留下,不愿意,就离开。即使全行业如此,你认为他们都做错了,那你也有颠覆行业的机会,按你喜欢的工作制度成立一家公司,你更合理、更人性、更高效,那一呼百应,成功率应该很高。

人明白到一定程度,理解了契约,将自然而然成为一个自愿主义者。契约是双方的,自愿也是双方的,自愿不是我开心,对方不开心,也不是对方开心,我不开心,是各有开心,各有承诺。雇员工作辛苦,有不开心,但拿到钱,可以养家糊口,这开心。雇主发工资有压力,有不开心,但公司活着、盈利,这开心。

成为一个自愿主义者,更重要的意义是,它让人心理健康,不生各种心理疾病。人最怕心理疾病,如果是一个病态的抱怨者,那么,你年收入1000万,住大平层,你也很难感觉到幸福。心理疾病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想强制世界与他人服从自己,你是一个强迫主义者。这种强迫当然不可能实现,即使是皇帝也做不到,于是你老觉得自己被欺负,既离不开公司,又喋喋不休抱怨公司,吃别人的饭,砸别人的锅。

一个人在抱怨时,多问自己一句:我有没有选择权?这是化解抱怨的利器。一个人的自我对话将变成这样:

我的公司好烂!

我有没有离开公司的权利?

有。

哎呀,看来我的实力目前只配这么烂的公司,我要加油。

最合适的工作制度,最合适的人生状态,都不是强制出来的,是在自愿的基础上演化出来的。

推荐:受好教育,是为了吃更好的苦

上文:拥抱工作压力,它让人更健康

留下评论